2014年6月6日星期五

日前本地一名著名商家因为在一场研守会否认是老马的朋党时,招至马来前锋报的疯攻击。在野党及民间也对他冷嘲热讽。弄得他狼狈不堪。

他说的很多是事实,也有不实。前锋报所说的,不管他们所说是对是错,都别管它,因为他们已经是一份众所周知,专为巫统特别是老马集团所服务,善于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毫无公信力的媒体。

但民间特别是反对党对这些商人的戈挞却是值的商榷的。很多人都没有经商的经验,所以不知经营的难处。不论在任何一个政治环境商人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市场竞争。而在像马来西亚这种国家,除了市场竞争,还要付加 “政治成本”。而这些成本有时不只是金钱,还有比金钱更难舍,更脏的,但这些都是内幕也无法证实我就不讲了。

所以说在马来西亚那个成功的商人没有依付政治关系的?没有这种关系不要说把生意做大,要生存也困难。别看每个得益的商人表面一派风光,內里却是满肚怒火。所以杨肃斌所说和不是老马的朋党是对的也不是真实的,都没错。你要看那是迫于形势还是真的臭味相投。

很多像杨忠礼的和郭鹤年这些老企业家早在日据时代就已扎根本土了,对本土的经济也做过不小的贡献。但自从新经济政策后已经把事业逐渐迁往他国。特别郭鹤年很早就进行了布局。杨忠礼集团比较迟,但诚如杨肃斌在会上所说该集团的现在的事业说85%都在国外。不止杨、郭两家,像云顶集团也是如此。

能够成功外移保住老根算很幸运的了。而像前几年被拼吞的太平银行,前马华总会长李三春的升阳集团(Sunrise)到最近的实达集团都被生吞了。而这些被生吞的集团又有那几个没有政治关系的呢?

所以你难怪前锋报及巫统的人会暴跳如雷。因为杨肃斌在会上所说的话都是许多商人心里的话,也是他的心得。他说:


“例如在新加坡,我们拥有新加坡三分之一的电力,那里没有任何的津贴,也没有任何的朋党主义。”

“在这三个地区的好处是,我在做生意之前,不需要认识首相,我甚至不需要会晤他们,即使我赢得生意之后也一样。…因为这些透明、一致的调涨架构,我转向西方。”

他也说:“在当时…(但)我认为是时候说真话了,我们其实是十分创新的。”

这句话我也相信,因为你知道在新加坡、澳洲及英国虽不是最先进国家但竞争程度远远超越马来西亚,没有三两下散手,你以为可以在这些立足了吗?你以为做生意这么容易吗?

以前我就曾经介绍一只杨忠礼的股票给朋友。到现在他还是怕怕,我就说:“怕什么?杨忠礼的很多业务都在外国,.......”。果然那只股到今天还是派出很高的股息。所以朋友们,你们如果对股票有兴趣,不妨注意一下杨忠礼集团的股。即使赚不多,但绝不会像马航或许多官联控股一样最后变成废纸。


杨肃斌所说的都是实话,也都是本土商人心里的话。但听在巫统心里却实在不是话。老杨也太天真了,在巫统及国阵政府所主办的会说出真心话,那是自找麻烦。吃惯屎的狗,你叫牠别吃那肯定咬你。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