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多年前有两人个门锁专卖店职员被派去处理一件偷鸡摸狗事件。处理完后就回去交差。这交差的程序也不知怎么的,外人大都不知道。想必是登记交还执行任务时的配备,现场所取得的物件,出门及归来时间,办事报告等等...。

我想这都是一个有组织,组织良好的组织所应有的基本程序。

可是不久后这两个人却在派往海外公干时,被人指控营私舞弊,而从海外被捉回来。最后被判罪名成立。

可这两个人心有不甘,作出上诉说他们衣服里的东西是被人栽賍的。也即是在他们不知情下放进去的。

可是控方律师紧咬着说,“他们离家时。家门钥匙在他们身上,怎么可能被人栽賍”。这也就是说,这门锁上了别人无论如何是进不去的。

这时法官问道:“那么贼呢?贼偷东西是不是先要偷得所要偷对像的屋子钥匙才能进去?”

办方律方律师接着道:“偷东西的贼是不是一定要从大门进入?”

“我问完了。” 辩方律师接着说。

忘了一点,当前法官认定案是他们干的时,却没有人去追究他们干案的动机。

最终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儿戏,儿戏,是小孩子完的游戏。老少同乐无所谓。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