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星期三

25年了,6•4这个数字就像不散的阴魂,癫痫病(发羊吊),每年六月四日就发作。今年还漫延到了马来西亚。在这日子之前我就在写与不写之间排回。最后忍不住还是写了。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支持谁, 反对谁。而是要大家看问题能客观点,别肓从。

从台湾反服贸到今天的包围中国大使舘,年轻的叛逆运动就像传染病一样四处阔散。我之所以称它为叛逆运动,也就是因为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帜但行为却是反民主的。他们所要的只是表达自己的不满,发泄自己的情绪,有时更多是政治集团在背后操纵的木偶戏。但很多人包括一些人们所期待的独立媒体,都把这种运动认同为民主,反抗暴政的行为,为之推波助澜,实在让人叹息。

我这里不想和大家谈太多的理论。只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干嘛你要民主?什么叫民主?希望大家好好思虑。

民主有一条基本规则叫少数服从多数,在这基楚上才能发挥百花齐放,集思广益,共寻良策的效果。如果每个人都要坚持己见,至死不屈,你觉得这是民主吗?这种民主对集体又有什么利益?

但你看看台湾反服质学生的态度及行为,简直就是强行拆解民主。做了事又不敢承担去面对法律的考验而躲闪在“民主”,“保护弱者” 的旗帜下。可这样的年青人,这样的行为竟还有人抢着替他们歌功颂德。

6•4 事件说起来是别国内政,关你屁事。但今天还是有几只小猫在中国大使舘前上演闹剧。


六四是大屠杀吗?但至今没有人可以提出有公信力的数据。

有关六四事件众说纷云。但是每年演出的内容都是一样, 一面倒的针对中共发泄,再加一点丧失人命的人道主义及个人的仇恨。表演的人和围观的人都没有去探讨事情的另一面。当然我也不知事情的真相,但我相信事出必有因,一巴掌拍不响,绝不会只是一方的问题。在网上有很多关于六四的资料,盖也盖也不了的。

如果你仔细研究,就会发觉六四天安门事件本是可以和平落幕的。造成流血事件的主谋不是别人,而是学生自己。

(1) 学生得吋进尺,不屈不饶。和台湾反服贸的学生一样倔。在赵紫阳、李鹏等高官出面接见会谈后,还坚持要政府马上接受他们的提议。

(2)在北京当局发布清场及宣布戒严后。 6月2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刘晓波、知识分子高新、周舵及台湾歌手侯德建到天安门广场开始绝食,燃起学生激情,原本逐渐离开天安门广场的人潮再次聚集。

(3) 学生内部分裂,分鹰、鸽两派互相争夺控制权。对解散或坚持意见分裂。

(4) 西方媒体推波助澜,火上加油。让意见分歧的中共领导层统一起来,认为西方国家想借学生运动推翻中共政权,而议决武力清场。

你说中共清场不对,但美国对占领华尔街不也清场了吗?台湾反服贸不也清场了吗?学生占据天安门广场已经五十余天,国家最高领导也出面承诺了,你还要坚持,你要马上解决一切问题?我想那一个政府都不可能做到,也一定会清场。

你说为什要动用军队?那你先去问问天安门有多大,当时有多少人?看看下图学生不也使用暴力了吗?如果中国军队真像他们所说的残暴,还可能有下面的场景吗,喂那是坦克装甲车不是货车?你若不是脑残的就知道是不可能的。






你说那为什么要死人。以暴制暴还会像按摩那样舒服吗?

讲多没用。你是否同意假如刘晓波、高新、周舵及侯德建不在人潮开始消退时入场,激起人潮回流。流血清场也就可以避免?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要怎样?你要一直仇恨下去吗?

六四的学生运动目的是什么?反贪腐,国强民富?从江泽民到今天的习近平,大家都看到中国在改变中,特别是在反腐上,习近平上任才多久?多少高官落了马?如今中国的经济规模已是做亚望冠,不日可望超越美国了。在民生方面,中国改革开放了这几十年人均GDP是USD9300。而自认是亚洲民主橱窗的印度,实行一人票制选举比中国改革开放的时间还长的印度人均GDP也只有USD3900。

还有对抗日本、越南的无理取闹,美国不怀好意的挑拨离间。中国都应付的可圈可点。对内对外,现在的中国早已不是晚清或蒋介石时期的中国了。看到了这些,冤魂们你们当初所争取的不也是这些吗?现在是不是可以安息了呢?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