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佛门怪事(8)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那年离开RX公司后就到霹雳州北部一个著名旅遊胜地的小山城卖电脑。在这里我开始接触到密宗。虽是小小山城却有一间相当大的佛教会。但和很多华人组织一样明争暗斗,派别林立。其中有一批人是搞密宗的(我说搞,是这些人根本不懂佛理乱搞一通)。

这批人大多只有小学程度, 最多只有中学程度,都是从事工厂工及劳力工作。领头的“大师兄”小学还未毕业,但是天资聪颖,自修看了许多佛书, 能言善道。他们最初是拜吴润江为师,吴润江是曾受国民党册封为国师的诺那呼图克图*的弟子。星、马、港、台一带的藏密宗据说就是由吴润江传开的。虽未能証实,但不少受华文教育者是从他所学却是事实。

吴润江死后他们就转而皈依香港籍上师刘锐之为师。刘锐之是藏密红教(宁玛巴)法王敦珠活佛的入室弟子。

我是因替台北大乘精舍印经会分寄佛书而和他们的“大师兄”搭上。那时我对密宗一窍不通,都是听“大师兄”介绍。后来我问他是如何进入佛门及修密宗的。他告诉我他本来是学神教“金英教”的,后来见他师父死时很痛苦,信心大失, 而转学佛教。﹣﹣大家注意了这是他的学佛动机。

他常常对我说学密宗最重要第一尊师, 要好好学“事师五十颂”*。第二要供养, 对上师一定要供养,即使没钱也要去借来供养。第三要守戒, 尤其是金刚乘十四根本堕*。此后就经常跟随他们出席一些密宗灌顶法会。而且他们是蓬顶必灌的。

而这灌顶的密宗师父通常都在槟城及怡保住持法会。甚少在像这样的小山城主持法会。原因很简单﹣没钱也。一来、在这个地方信密教的不多,就他们一小撮人而已;佛教会掌控在大乘佛教徒手中,他们一向排斥密宗, 根本不会出钱请密宗上师来。二来他们是穷光蛋也出不起请上师的费用。因此经常用我的车载了他们几位大师兄,怡保、槟城两地跑。

有一日他们听怡保的师兄说来了一位很厉害的师父,能灌很高的顶。于是他们就计划请他到小山城来灌顶。我和“大师兄”就负责到怡保请师父和接师父。来接我们的是上师的洋和尚(奥地利籍)弟子,一见面“大师兄”就要求灌最高的金刚顶“阎德曼加”(Yamadaka,中译为大威德金刚),洋和尚一听就皱眉头说到:“为什么你们要灌这样的顶?这可是不好玩的东西。”。经他和上师遘通后,上师最后答应了。

这位上师是格鲁派(黄教)的, 和达赖喇嘛是近亲。这位上师也实在很认真及大胆的传法。他在小山城就开创了过去所有传法上师所未做过、未敢做的大灌顶。而且灌的是十六臂的“大威德金刚”他的灌顶是依足真正灌顶的仪轨,一灌就是几天几夜。灌完接着还有几天修习及运用的讲解。接着是闭关修满十万遍的本尊咒。我记的闭过最长十三天的关。此后到现在再也没听说过有上师这样子的传法。而且他灌的大威德金刚顶不只一次, 而是很多次。而根据金刚乘的修法,金刚法必需父系(阳)母系(阴)一起修,大威德金刚属父系,因此把他特别专属的金刚亥母法也传了出来。

这位上师虽说普传,但也一再叮嘱灌顶者守戒及依法修持。有一个夜晚他甚至说道:“灌这个顶不一定会带给你好处,也许会使你生意失败, 破产,生病或发生意外。你可要想清楚了,自认受不了的人请退场”。当真很多听了马上就离场。其实认真修学佛法的人刚开始时的确会发生很多不好及倒霉的事情,这是因为修持的力量把你的恶业提前迫了来。忍受过去了就海扩天空。乘经典金刚经也说过:




「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但是问题来了。因为上师的做法大出他们意料之外。“大师兄”,开始出怨言了,但不敢明目张胆的表露。有一天晚上师在讲课。我和大众坐在大堂听课,就听见“大师兄”从后面一路走来,一露念念有词的说道:“真不知是什么上师。这样灌顶也有的....”

你看你看平时讲的头头是道,要如何如何尊师重道,考验一来什么饀都漏出来了。其实你知他为什么这么“肚憜”吗?因为上师没有为他们这班“密宗大师兄”特别灌顶而是普传。在他们看来他们修了这么久,跟了这么多师父, 灌了这么多顶, 都没有这样灌过顶。有什么理由像我这样的门外汉一下子就可以灌这么高的顶。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他们是在搞佛教, 不是学佛。佛教最讲机缘, 也是最讲因材施教的。在密宗尤其如此。该给谁灌顶,灌什么顶完全是上师的把握。一个有资格灌顶的上师也必定有能力知道谁能灌谁不能灌。何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你不服就不必来学。

其实现在的人都很傲慢, 特别是学密宗的。 样样要比别人强, 要比别人多。上师为某个人多摸顶一次,他就不高兴了,要想办法让上师摸多两下。我是 Committee 我就应该比别人多得一些。

我现在拥有的佛像, 本尊像很多都是师父送的,没有几件是花钱请得。几部重要经典如法华经、楞严经、大智度论都是偶然的机缘下得到的。有时东西太多没地方放就送给一些刚学佛的朋友,还一在叮嘱他要好使用。但有些听我说是师父送我的他反而收起来不用。他心想像他“这等人物”师父也该亲自送他, 这样才有价值。哇噻!真要命。还学什么佛呢!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