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日星期四

尼姑杀尼姑
[1]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杀生是佛敎首重的戒律。释迦佛在觉悟之初即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佛性, 只因痴迷执着而不能证得』。每一个生命不论其外形如何,都是因“业”而不断生生死死轮回。在仙(天人)、修罗(嫉妒之神)、人、鬼、畜牲(动物)、地狱等环境中转变。其中只有“人”比较有机会修证成佛, 永脱轮回。基于这个原理,这地球上的众生都有机会成佛。你杀牠来吃,牠除了会痛苦也会生慎恨,由于慎恨心更使牠难以摆脱畜性等恶道而转生人道。也等于绝了牠修行的机会。

也由于轮回的原理,众生之间也互有关系;比如说你吃的那只鸡有可能是你前世的父母或那一生的兄弟。兄弟、姐妹、父母、儿女相残相害本就人间惨事,更何况吃其肉。只是凡人只看到眼前事, 看不到过去多生多世的事。但不管你看不看的到, 真相本就是如此。

所以佛对人们提出的第一个戒律就是戒杀生。这也是慈悲的基本。然而尼姑谋杀尼姑的事情竟然在科学、教育相对发达的现代社会发生了。而且是我亲身经历的事件。整个事件堪称曲折离奇,牵涉台、港、马、泰。绝对可以拍成一套电影。在经历这件事后本来对现代佛教修行方法有所保留外的我, 对所谓的“大乘佛教”及出家人更是敬而远之。

运乖处处黑

话说当年, 也是倒霉的年代。经济不景气加上工作上小人作怪。在百般无奈下只好向公司请“长假”。一有空就到附近的一间佛庙(其实是尼姑庵)静坐。这间佛庙是我姐姐不知在何机缘下结下的缘, 时间大概在我留台时。该庙礼请香港一位老和尚当住持。

一天早上我又到庙里去。一进庙就看到两个从未见过的尼姑,一胖一瘦。而庙中的当家师正在为胖尼姑涂药。他们向我介绍两位尼姑来自台湾, 曾拜香港老和尚为师, 算起来也是同门。

见那胖尼姑满头伤痕,我于是问是什么原因弄得这么伤?而回答说是在云顶观光时跌倒的。她们见我狐疑的样子, 又说被山上掉下的石头打伤的。我这时更纳闷, 云顶我去过无数次, 怎会有地方会落石头把人弄的这么伤。我向来都不会去“追究”人家的私事。更何况她们还是出家人想来也不会说谎话。也就一句“噢噢, 是啊”就不再追问了。

吃午饭时,庙里的当家就问我有没有空, 她们两位因为急于疗伤, 行旅还在云顶酒店,可否帮她们载回来。于是吃过午饭就载了这一瘦一胖尼姑直上云顶。一进房间就看到从浴室到大厅的地面一大片湿湿的水迹。还有斑斑血迹。我当时心中直嘀咕:“怎么搞的,那儿弄的这么伤”, 但也不便多问。把行旅搬上车后就直接下山, 也不见她们去柜台结账。

那知,不知是霉运找上来还是护法神来警告。下到半山时我车子的四个轮子竟然冒起烟及发出焦臭味。下车一检查原来煞车皮烧了。我当时驾的是日产SANNY 130Y,煞车皮还是原装的。这是我驾车多年从未发生过的事。说真的我驾的虽然不是名贵车子,但保养绝不马虎。因此常常从吉隆坡到槟城南上北下, 甚至从东西大道绕到泰国边境。从未发生半路抛锚的事。后来只好走走停停的挨到山脚下找人修,花了RM80-把皮换了。

以后几天她们就住在庙里疗伤。从云顶回来第二天庙里又来了一位台湾女人,说是她们的在家弟子听说师父受伤了特地从台湾来探望师父。在那几天里不断听她们谈到要找地方修行。而且要去找槟城极乐寺的前任住持白圣老法师参师。我当时听了也觉得很奇怪, 台湾不缺高僧大德为什么要老远到泰国去找师父。她们见我疑问又说她们在台湾终日忙经忏(为死人做超渡法事)很忙,想找个清静地方真正修行。我想也是, 现在的出家人多是以此谋生。如是一连几天都在谈要去找白圣法师。也问我认不认白圣老师及住处。


千里参师

我看她们真的好像是要找地方修行。就说不认白圣老师,如果要真正修行实在要找个离尘世远点的地方。就介绍她们去找一位高僧, 因为我知道这位高僧最近开了道场, 是一个山洞, 远离市区非常合适修行。她们一听很喜欢马上就要我她们带去。其实我也很久没见这位高僧了也想见见他。因为不赶时间我建议驾车上槟城再乘车到曼谷, 省机票钱,顺路还可以去金马仑看看。

结果上路当天车子就出了问题。车子走到接近打巴(金马仑山脚下的一个小镇)的时候离合器出了问题, 车子不能进档(进牙), 开不动。就在附近的小店修了几个小时, 花了几百马币。

在金马仑一天, 在槟城一天, 第三天终于到了曼谷。但是还不能到高僧的山洞,因为那山洞离曼谷还有百多公里, 要另顾车辆才能到。当晚就住在高僧朋友的精舍里。精舍的主人是一位从香港到曼谷讲经的和尚;当时正好太平洋战争暴发,回不了香港就滞留在泰国至今。那晚和他聊天时也还能体会他思乡的情怀。

第二天刚好高僧的妹妹要去看望他, 我们也就搭上顺风车。车子走了约两小时就在一条小路停了下来。要改乘电单车才能到山洞。一到山洞就见到高僧,他见到我也很高兴, 就叫我住多几天。然后安排我们的住处, 接着就是过堂吃午餐。老实说我很想见他又怕见他。每次见他就被他问:『喂还不修行啊!』。他口中的修行就是出家。

吃过饭后我就把两位尼姑的事告诉了他。高僧听了就叫我随意走走, 他然後就带两位尼姑及那位女士走了。我随处走走, 走到一颗树下见到两位老人在喝茶和我一见如故, 就和他们一起喝茶。一坐下他们就叫我多住几天, 然后很勤快的给我倒茶。一路聊就一边教我诸葛孔明的算命法。我一时轻松也就一杯一杯的喝, 也不知喝了多少杯,才猛然发觉不对劲。肚子开始饿了,佛堂是过午不食的。刚刚喝的还是浓浓的铁观音。心想今晚可有得受了。刚好这时高僧差人来叫我去。就借此机会开溜了。

高僧一见我就对我说:让两位尼姑留下,要我明天马上就送那位妇女回台湾去。他明明很喜欢我留下, 才几个小时就立时改变主义一定有什么蹊跷。我素知他有神通,也就不再追问。两位和我喝茶的老人听了也很失望, 其中一位还说要去找师父谈谈让我留下。后来想想高僧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有神通。也就打消了念头。

当晚就睡在山洞,其实应该说是地洞才对,因为这个山洞在地面十几米下。洞里没有电灯只有煤气桶改成的灯。睡就睡在一个个像鸡笼般的长箱子里, 笼子外面套了防蚊网。第二天一早我和那位妇女就离开山洞到曼谷乘机回马。想想实在有点失望, 花了这么时间跑了这么远, 满以为可以和高僧学点东西,结果竟是如此结局。

看到这里各位也许觉得我很囉嗦。别急,故事正开始呢!

回到吉隆坡那妇女也就回台湾去了。而我就找我的生活去。包括庙里的尼姑,也都相信她们的故事,也满意我的相助。虽是萍水相逢, 我也尽了佛弟子的道义。大家也就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真相大白

一个月后,本地报章刊出一段新闻才把真相揭了出来。

原来这胖瘦尼姑本是好友。而那后来赶来的妇女一家人是他的信徒。那女人是妓女出身, 而他丈夫是黑社会。真正做什么生意就不得而知。也不是何原因这三人财迷心开窍,设计了这套谋财害命的勾当。那男的为胖尼姑买下四百万保险。然后就由瘦尼姑引胖尼姑出外旅行, 趁机杀掉胖尼姑骗取保险金。

那男人在尼姑们出行后随后跟踪到云顶,乘胖尼姑在沐浴时, 和瘦尼姑合力用汽车的驾驶盘猛击胖尼姑头部欲置其于死地。而胖尼姑在奋力抵抗下, 冲出房门大叫才逃过一劫。而那男人见事机败露马上离马回台, 然后派其太太来马帮忙监控胖尼姑。

当日我离开泰国后不久, 那两个尼姑也离开回台。一到台湾就被那一家人拘禁起来,后来胖尼姑的弟子得知消息报警才把胖尼姑救了出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结果主谋的男人被判终身监禁,儿子、媳妇被判十九年, 而瘦尼姑也被判十九年。听说后来瘦尼姑因特赦提早出狱,最终患癌而死。


世态炎凉凡夫心

为了这件事, 我受尽那些所谓“金刚兄弟”的佛弟子冷嘲热讽。就连高僧在怡保的徒弟也不高兴。有一次我带了几位朋友到高僧在怡保的山洞想讨杯茶喝, 那山洞中有一口井水质特好。那知一出来见到我, 只说了一句:『嗯,是你』就走到后面去没再出来了。倒是后来高僧来怡保,一见到我我还没开口就安慰我说别管别人怎么说, 功德你就拿起来就是。其实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错,只要问心无愧,又何必在乎别人怎看。

[1]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