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日前霹雳州前行政议员行动党的倪可敏揭露,有慈善家欲捐款三千万供半私立大学“拉曼大学金宝分院建学生宿舍。这位损献者多年前就向院方提出建议,但都被校方以各种理由拒绝。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事件已揭发数日, 但依然未见校方回应。而控制这间大学的国阵成员党马华公会会长被问起这件事时也一头雾水, 摸不着边。

昨日倪可敏继续揭露; 以该大学一万名学生在外租房子, 每个月420令吉计,一年单只房租就高达5千200万。一年五千四百万马币, 那可是笔大生意了。据倪氏指出,行动党接获许多人民投诉,金宝拉曼大学没建宿跟某些马华领袖在金宝拉曼大学谋取个人私利有关,据悉该大学四周的土地由马华 领袖拥有,每年向学生收租赚取丰厚的利益。至于事实是否如倪氏所说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但是这件事却又令我想起一件性质相似的陈年往事。

这件事发生在我当年任教的一间私立学院。这间学院的院长也是马华党员。这是一间历史相当久但规模很小的私立学院。也是没有提供学生宿舍。外地学生必需自已 解决住宿问题。有些新生家长因人地生疏,为了省麻烦就讬院方代为寻找。该院的学生事务主任脑筋转的快,觉得这是一门生意。于是就在学院附近租下一些空置的 商业楼,把约22X75平方尺的办公楼间隔成十几间小房租给新生。而更绝的是他知道以这样的住宿条件, 新生熟习环境后一定会搬离。因此每个要住他房间的新生必需一次过交六个月的阻金。

这个人也真无良财迷心窍。办公楼一般只有前后有窗口,  空气流通不良, 也没装上空调。也只有一个楼梯出口。不只对身体不建康,万一发生火警意外后果堪虞。然而更绝的还在后头。

他的改装宿舍后来还是被人投报, 被市政局拆了。于是他脑筋一转, 转向一般的住宅区。 但住宅区的房子很多都被老生租了去难找。他就找屋主要屋主把原有的学生赶走,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向屋主租下再转租学生。例如原来租四百元他出六百再租给学生八百。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这个无良的事务主任也在十多年前死了,死时才五十出些。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