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星期一

“做戏咁做”, 这是句调侃人造作、造假、装模作样的粤语。戏子是过去人们对中国传统戏剧演员卑贱称呼。戏子的社会地位虽低,但他们除了带给人们感官的享受, 也同时做了社会教育与历史传承的工作。

魔术,在旧社会称为变戏法,为走江湖的流浪艺人的表演节目。现代社会才把这等表演搬上舞台。但也只是纯粹娱乐。

魔法师;这是西洋人的称呼。魔法听起来很恐布。实际上就是中文所称的法术、道术。在中国现代的称呼就是特异功能,佛教叫神通。魔术是障眼法,而法术是有实际作用的。比如气功治病,驱邪捉鬼等。法术有正邪之分,用之于救苦救难、救死扶伤是为正。以术谋私,谋财害命,迷人心智、骗财骗色是为邪。

我曾听闻在民国初年,有位书生偶遇高人传授仙术。他时常到某佛教名山访友。有一次他应老友某寺住持之请表演仙术。他和和尚两人就坐在一张舖了布的桌子之后,然后吩咐围观的人把想要的东西写在纸条上放入桌上的小竹篮里。他就和和尚坐着聊天,过了一会,  他就说行了,叫大家掀开桌布到桌子底下找。有些想吃家乡的美食, 有想取来家中一幅画的......,结果大家都满愿了。然而时在今日真正有法力的几乎没有。绝大多是都是欺神骗鬼之辈。

马来西亚倒是出了大魔术师,不过技术九流,小孩都知他在玩魔术。管他叫吹泡泡魔术师也不赖。就是下面这位仁兄。




我本来当他做戏的,看来是抬举了他,魔法师更没可能。倒是“吹泡泡魔术师”还挺适合他的。不是吗?你看从他上台到今天 还不满三年。他所提的政治议程有几个是实在的?

泡泡1:“1 Malaysia” 。一个大马。一个花了大笔钱作宣传, 却至今不见论述的口号。到今天为止即使是那等献媚讨好的马屁友、汉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也许会告诉你,那就是一个不再有种族政治的马来西亚。其实这也是大部份人民所期望的。然而却不见官方, 政府及提出口号的人,作出明确的解说。人们所见到的只是日益猖獗种族主义言论。而且这种言论都是出自执政集团巫统所控制的的报章。

聘请外国顾问公司为大马政府作形象宣传、策划的部份开支

泡泡2: “零度容忍”。不久前一男一女的兩位中學校長公然对华、印后裔学生发出种族性侮辱。引起全国哗然。纳吉眼见群情愤慨,便声色具厉的高喊:“要对种族主义者零度容忍。”。但时至今日却依然不见对这两位校长采取处分行动。而身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的墓油丁在前日却说:这两位校长的级别太高,教育部无法对付他们。

泡泡3: “KPI (KeyPerformanceIndicator)” 。关键绩效指标是他上台后,继“一个大马”口号后的另一个政治计划。目的要提高各政府部门的效率。结果还未见成效就闹出个令人笑翻天的大笑话:给刚卸任的前总警长慕沙哈山评了个113%的超标KPI。前总警长、警察部门的效率如何, 大家心里有数。外国朋友可以看看最近揭发的马来女富商等四人被谋财害命,毁尸灭迹的案件,还有蒙古女郎碎尸案的审讯过程,中国少年许剑煌命案.......就略知一二了。这些案件都发生在他任内。

泡泡4: “牛般大泡泡”。在马来西亚,非回教徒一听到回教就心怕怕。每天早上七早八早就给回教堂的声音吵醒。数十年来没人敢提出投诉或抗议。因为若谁敢有异议不告你个破坏宗教和谐、侮辱回教,也会让你到警察局跑上好几趟。

最近反对党议员张念群因到所属国会选区一间回教堂颁发援助款项,颁完后被负责人邀请讲几句。却竟然被巫统报章“马来前锋报”炒作为为利用回教堂作政治宣传,污渎教堂的神圣。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更声色具厉的指责张念群没有载头巾进入回教堂,严重污渎回教。事件发生后,朝野各开明回教长老及宗教司引经据典展开反击,为张念群护航。本以为事件已告一段落,却想不到前天警方还要找张念群录取口供。警方动不动就找人录口供,难怪罪案日趋严重。他们连真假罪案都分不清,只顾服务政治主子, 那还有精力、脑袋去办罪案!

执政的巫统无孔不入的操控、炒作回教。弄得国民对回教敬而远之。只要听说回教无不拔腿就跑的。口不敢说什么,心中对回教却是非常鄙视。但是巫统头子, 身为首相的纳吉在前天却的向美国总统奥巴马献议协助美国消除“回教恐惧症”。 妈的!马不知脸长。

泡泡5: 超级泡泡。9月21日经过经年累月,拖拖拉拉,扭扭捏捏, 欲迎还拒的造势。纳吉政府终于公布了总值一万亿的“经济转型”计划。计划洋洋大观内容却空洞贫乏。只有提纲没有详情。国内外反应消极。吉隆坡股市综合指数 (Composite Index)从21日的1475点下滑至24日收市的1451.9点。见下图。


马来西亚朝野上下没有人会反对经济转型以拯救国家经济。马来西亚已从过去领先地位沦落至今日和缅甸、菲律宾、柬埔寨等落后国家同等地位之境。问题在于政治不清明。朋党政治,尤其被千夫所指,借保护马来人之名行利惠朋党之实的新经济政策。造成的贪污、滥权、浪费、效率低落、治安败坏、种族宗教不和谐、人材外流、资金外流,外资却步。

是以首先
有人提出,马来西亚已经连继14年财政赤字预算。资金外流,外资却步的当前情况。执政当局完全没有任何意愿、迹象作出政治改革,以消除对投资不利的所有因素。那如何找这一大笔钱来落实这样的计划。

另一个例子是落实全民宽频计划。负责讲解的人却无法说出如何落实。马来西亚的互联网用户无不对互联网的服务咬牙切齿。速度低,服务差却收取超高的费用。整体素质落在世界之后。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官联公司马电讯(Telekom Malaysia)。 根据独立新闻在线在2009年11月26日的一篇报导指马电讯垄断海底电缆着陆权,因此用户被迫支付最高宽频费用,同时却只能享受低上网速度。是造成马来西亚宽频落后的罪魁祸首。英特尔电子(Intel Electronics)马来西亚与汶莱区总经理莱兹帕特尔(Ryaz Patel)也说澳洲商家以互联网速度低为理由,而不愿来马投资。

无独有偶在“转型计划” 推介后。本土企业家亚洲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东尼·费南德斯(Tony Fernandes)也高呼官联公司退场。

所以马来西亚的经济病根在于腐败、不合理政治制度。不做政治改革,一切计划都只是空谈。尽管朝野都认同改革的必要。执政的巫统也信誓旦旦的高喊不改革便亡党亡政权。然而从大选至今的将近三年的时间里,只见执政集团内斗不断,不遗余力的打击反对党,镇压民间异议。继续, 甚至变本加厉的操弄种族、宗教课题。不见丝毫的改革意愿。

魔术师的泡泡越吹越多, 越吹越大。那又如何?泡泡始终是泡泡, 一下就破了。魔术师也不是魔法师无法把泡泡变皮球。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