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6日星期日

阉了,还能怎样?

上周,行动党老将林吉祥在国会公布民联已经取得84位国会议员联署, 要求首相在国期间挪出一天来辩论ISA(内部安全法令)课题。这84位议员中除了在野的民联议员还有一位执政党的议员及两位独立议员。

而最近刚完成改选, 高喊要对巫统“硬起来”。不要再在国阵中做“Yes man”。要求修改ISA及释放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人士的两个华基政党,竟没有一人签名联署。

林老先生感到很奇怪。他说联署只是要辩论 ISA 并没有要求废除ISA,为什么高喊要废除的人却不联署。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如果林老先生了解什么叫宦官就不难明白。宦官又叫太监、公公、寺人、阉人、内侍、中官、中涓、内竖、中贵人。也就是在皇宫中工作的男人。要在皇宫工作的男人首先必需“去势”,俗称阉了,也就是把睪丸割去。男人“去了势”, “那话儿”也就再也硬不起来,更不用说传宗接代了。

在中国的帝制时代, 要从政当官一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饱读诗书,参加科举考试录取的正科生。另种是付出代价买来的, 叫捐官。严格说起来宦官和一般捐官不同。一般捐官是因为朝庭不够钱用,用卖官职的方式筹款。官职不大, 也难有升迁机会。宦官虽然不是用钱买来的, 然而宦官所付出的代价最大。

被阉割了的人不止生理不正常, 心理也不正常。只除老死宫中别无出路。因此争权谋私成了他们的另一出路。宦官是最接近皇帝﹣权利中心的人。他们的生死、荣辱也全系于皇帝一人。所以他们必需竭尽全力讨好皇帝及其后宫妃嫔, 尤其是得宠的妃嫔, 以取得信任。春秋时齐国有个名叫竖刁的人,为了表示对齐桓公的忠心,自行阉割。齐桓公也因此深信了他, 而不理大臣管仲遗言劝告。结果竖刁乘桓公病危时作乱, 活活气死齐桓公。而齐桓公的五个儿子也䧟入权争, 无人为其收尸。

一但取得皇帝信任。朝野百官百姓就可以任鱼肉。也由于如此, 中国历史上许多朝代就因为宦官弄权而覆灭。而这些弄权的阉人也大多不得善终。千古以来宦官能干出一番事业名留青使的也只有郑和一人(1371年-1435年明朝成祖三宝太监,航海探险家)。

其实大部份当官的不管是正科还是宦官。有那几个敢摪龙须,惹怒龙颜。那可是要丢官丢脑袋的。

子孙无根领导的命正党有位巾帼英雄也坦白的可爱。在大发雌威之余不禁说道:“不是说要退出国阵就退出, 也要考虑兄弟姐妹们的吃饭问题。”

嘿!看官草民们看明白了。当官就为了吃饭,还要照顾老老小小的喽囉。现在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争的死去活来, 争到脱裤子,脱到连那话儿都看到了。原来只为一口饭吃罢了。其实也不止吃饭啦, 上了位;即使阉了也有人叫你“公公”,何其爽哉。什么争取民心, 为民争取权益,啾!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