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0日星期五

很快一个月又要过去了,刚见面的上师昨天也回去了。

那天早上去见了阔别十年的师尊。出乎意料之外,那一个早上没有人要见他,一个人清闲的坐着,像是等我到来似的。虽然十年不见他依然记得我,一见面就说: “你很久没来了,有十年吧?” 我说:“是的,我没来的原因你知道。”


20年前我就认识他了。那时常常在他身边帮着做事情。买东西叫我去,发传真回尼泊尔也叫我去辧,就是不叫中心的执事人员去。

我当初并没想过拜他为师,只有是有一天我去找他时,谈了两句,他突然大喊一声(念了一句咒语) 站了起来,叫侍者拿来一把剪刀剪下我一小撮头发,就这样成为他的弟子。不过惭愧的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并没有好好修行,整天打妄想。

我告诉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把唯一的财产-半间双层排屋给了我兄弟。我说我现在真正是一无有了。我很平静的说,他听了只是微微一笑。

其实我并非向他诉苦,这里面的意义,不是学佛者,不明因果者是不会明白的。一般人没有几个会像我这么做。我已经落泊到差点脱裤当乞丐了,还这么大方?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我这么说你也许会明白;一个瓶子、罐子如里面装满了废水,脏物,你不把他倒掉弄干净,那么你怎么装进新鲜的东西。如果你还不懂那慢慢的参吧。

我也把我的一些当前的疑难处告诉了他,他听了静静不出声。很多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以为他答不出或不愿帮。事实上大乘佛教的修行者是不会拒绝任何人来求助的,更何况是弟子。根据过去的经验,他没有教告诉你如何处理一是时机未到,或二是那些方法弟子做不到,他只有私下里替你解了。所以在密宗里弟子对上师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有人催他出行,我只问了他一些修行问题,尽管他来马前早有提示,现在见了面也是如此说。没有更详细及更明确的指示,心里总有点不安和疑虑。现在他回去了。明年还有没有机会见尚未可知。只好硬着头皮修下去了。

佛学是一门实修的学科,而不是一门膜拜的宗教更不是一门谈玄说妙的文学。师传了法,弟子就是依修而已。其中的困难也要自己去刻服。过去的修行人都是如此过来的,就像女成就者移喜土嘉措,莲花生传了她修行的方法后就离她而去,让她只身在冰冻的大雪山中修行。历尽千生万死的折磨才修成正果。破烂的身体转化成16岁的少女身,活到了两百五十岁。你就当故事听好了,今天的人能做到的犹如凤毛麟⻆。

今天的密宗迷不知修行,只会盯着上师,如付骨蛆。不但不知修行,即连一点慈悲心都没有。佛门弟子尚且如此,其他不信因果,不信神鬼,不信宗教的又会怎样呢?这是人类社会演变的过程,只有喊叹而已,莫可奈何。

大乘佛教流行的一句话: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升极乐国。

但释迦牟尼佛走了,莲花生大士走了,达摩祖师走了,上师也走了。你本有心照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能渡的早已渡走了,留下来都很难啊。既无渡人之缘,又无渡人之能我还留着干嘛?闭关吧,以求早日了断。

今天日是闭关的第三天。我闭的方便关,所以还可以写点东西。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