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一个藏密居士的无奈感叹
(转载文章)
Unhappy experience of a Vajra Yana disciple


这是偶然在网路上看到文章。里面的内容相信凡是有理智,有心追求真理的人都有同感。这位居士憋了十年。我可是憋的比他更久。我烧掉的佛书和送走的佛像也不知多少。但是隔一段时间, 又有人送来。看了这篇文章,你就知道现今的佛教是如何的不堪。

和这位居士一样很多人都被和尚那一句,不可批评出家人的咒语给唬住了。所以即使见到许多、非常,不如法的事也都只能憋在心里。其实释迦佛只是禁止谤僧,没教 人不可批评。而一众信徒却连毁谤和批评都搞不清。更不要说能分辨, 那个穿上僧袍的人, 是否符合释迦佛所定下的﹣一个僧人的基本条件。现在许多传法的“师” 其实连为僧的资格, 人品都没有。乌呼!佛法还传得下去吗?



时间:2009-02-23 00:33:32 原作者:房放 歡迎轉載

很久没有在博客上写字了,很遗憾,重新在这里开篇,竟然要写下这样的文字。

我很清楚,自己在开办这个博客之时,绝对不会想到会有一天,竟然会写下这样的文字。

然而,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

这个世界毕竟没有所谓的净土,也许从佛陀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净土这个概念,就已然和这个世间无缘。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佛经上会称作“西方极乐净土”的原因吧。

看到著名的贝玛千布仁波切,被人捉奸在床的新闻,我压抑很久的,对如今喇嘛教的现状越来越无法接受的情绪,终于爆发了;许多憋闷了很久的,对现在这些活佛、法王们越来越抗拒的文字,终于抒发了。

按照教义和戒律,我们这些在家人,是不能、不应该、不可以,也没有资格议论这些出家人的是非,而从我开始学习喇嘛教这十年以来,我也是绝对遵守这样的规矩。从来只是在粉饰表面的“太平”,描绘外在的“金光”。

但如果大家都因忌惮于造“口业”,而心照不宣,是不是有点“皇帝的新衣”改良版的味道?明明都觉得做得不对,越来越不象话,可是“嘘”,僧人是三宝之一,是《倚天屠龙记》中的布袋和尚——说不得啊。

于是这样的闹剧愈演愈烈,各种荒唐的演出轮番上演:

有以伏藏法王之称的父子,开著豪华越野车到处在汉地寻访,可惜不是寻访转世灵童,而是看到漂亮姑娘就开始授记:“你和我有缘,你是我的空行母”;

有“龙称法王”之类的到处给人开活佛证明,只要有钱就能让你坐床,不懂佛法却处处传法的骗子;

甚至以噶陀教主之名宣扬要整顿出家人的直美信雄,自己本身也是个很有名的文物贩子,不但将噶陀寺多年珍藏的文物一车车的贩卖到国外,而且当年在印度流亡的时 候,因为没钱付房租,不惜典当了噶陀的至宝—莲师法帽,而且将自己的恩师,七十高龄的纽修堪仁波切抵押在饭店洗盘子,自己则逃之夭夭。

难道披上了袈裟就等于穿上了防护衣?难道身为出家人就可以不受世间道义的谴责?就像当年台湾著名神棍宋七力的唬人名言:“你看不到我分身,是因为你没有慧根”,以后这些得道活佛们是不是应该将此话改成“你看不懂我所作的一切,是因为你没有慧根。”

其实这样的新闻,早已经不能算是新闻了;从去年同样在台湾闹得沸沸扬扬的佐钦林喇活佛的桃色事件,到几年前《西藏生死书》的作者,在西方声名显噪的索甲仁波切被指控为性骚扰一案;我始终不愿直面这样的事实,也努力的想把这些理解为这都是“大成就者”们的“密意”。

但是当越来越多这样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们从道德和法律上都无法接受的“密意”不断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时,我只能褪去最后一抹的“天真”,毕竟,我还没有获得像这些“大成就者们”一样的“智慧”。

索达吉堪布有一篇在网络上流传很广关于正确择师的文章,他呼吁大家要擦亮眼睛,不要盲目的相信那些来自藏地、穿著法衣、念著咒语、打著手印的骗子,他们冒充 活佛、喇嘛、法王,在汉地骗吃骗喝骗感情,不懂佛法却到处传法,只会收钱不会念经;他希望汉地的居士们去依止真正的上师,像真正的善知识求法,这样就不会 轻易的受骗上当。

可是我不知道当索达吉堪布看到上面这则消息时,会有何等的想法,会再发出什么样的呼吁。

首先,大名鼎鼎的贝玛千布是被众多喇嘛教高僧们认证的转世再来的活佛,是十六世大宝法王的得意弟子,因此他是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换的真上师;

其次,他是诸多大德们一致称赞的“具德上师”,贝诺法王曾亲口宣说:“凡是听过贝玛千布仁波切的法音者,将三世不堕恶道”。也就是说他是教内共认的真正善知识。

最后,35岁的年纪正是而立之年,在年轻一代的活佛中是不容置疑的翘楚之辈,而且曾参加过寻访十七世大宝法王,更被认为将代表喇嘛教的未来。

所以当这样一位的“大成就者”被通奸者的丈夫捉奸在床的时候,我真的不得不对我一直视做比生命还重要的信仰产生由衷的怀疑。

贝玛千贝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而他注定是迄今为止最倒霉的一个。他没有其他的活佛、喇嘛们那么幸运,能“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之所以那 些前人可以潇洒的离去,而将种种缘由怪在弟子们身上:是有人造谣诽谤、是弟子派系之间的斗争、是语言不通造成的误会;说到底,都是因为缺少一个捉奸在床的证据。

从将这则消息公布在博客上起,有很多网友在这里留言,大部分都还“虔诚”的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是一个圈套是一种陷害;我们就姑且认同 这种观点吧。可是一个修行多年的得道高僧,你怎么就那么容易上套呢?怎么就那么容易像一个凡夫俗子一样起心动念呢?怎么就那么容易放弃自己精神领袖的身份和荣耀呢?这种应该是发生在《案件聚焦》里的故事怎么老是能和喇嘛、仁波切扯上关系呢?

而正如索达吉堪布所言,我们要亲近真正的上师,可是就算让你遇到真的又如何???

上述这些著名人物,有哪一个不是喇嘛教的顶级大法王认证的?他们都能拿出一大叠证明自己身份的认证文件,可是这些认证又能代表什么?除了一堆神怪陆离,能把 你唬晕的转世传说,还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个个都宣称自己曾是阿弥陀佛、地藏菩萨、观音菩萨等等的转世,怎么做起种种龌鹾之行时,和佛菩萨的品格半点都不沾 边呢?要知道当年佛菩萨们在世的时候,可从未做过这样的行为来教化世人啊!

以我的真实经历而言,也许是所谓的“佛缘深厚”,在学习喇嘛教 十余年的过程中,我有幸从未接触过那些假的喇嘛和上师,我学习的都是在教界中地位极高的法王和活佛。可是我摸著良心说句实话,在花费诸多的时间和大量的资 金完成修证喇嘛教的愿望后,在亲近过的几十位上师、活佛中,我从来不曾觉得有什么佛法上的获益。

除了有点实际意义上的放生之外,做的最多的就是会供、灌顶、火供等等,对教法的讲解和佛法的传播能起到多少地推动作用?但是却能吸收大量的fans和数量众多的“供养”。

也许可以归结为语言不通,但是这些活佛仁波切,几乎每年都会来汉地一两次,有的甚至常驻汉地。如果是初来乍到,不熟悉汉地环境,没做准备可以理解,然而已经 对汉地的风土人情熟门熟路之后,怎么就不知道带上一两个能说汉话的翻译,在佛法的传播上大开方便之门呢?其实现在藏地会说汉语的藏民已经越来越多,二十年 前可能稀世罕有,如今在语言的交流上根本已不成问题。

如果是有心,语言的障碍早就可以化解。只可惜绝大多数的上师、活佛们来汉地的都是为了募钱和疗养,再加上旅游观光。还有各种各样能让你升官发财,一家老小四季平安的仪式,这已经足够吸引人的了。

哎,罗罗嗦嗦写了这么多,好像是一个受了多年气的小媳妇,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呢。

就算是对我这么长时间学习喇嘛教以来的一个纪念和祭奠吧,对于耗费在所谓的“修法”上的时间,真的觉得有些深深的懊悔。对于那些还十分狂热的“拜密士”们, 希望大家终有醒悟的一天。更希望不会再有人如我一样,花费了十年多的时间,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精力、金钱,换来的只是一声叹息。

就在这篇文字快要结束的时候,正值西藏事件的爆发之时,本来我想谨尊母亲大人的教诲,不要议论政治事件。可是还是忍不住再多说点良心话:

人都要学会换位思考,更何况是出家人,佛陀的弟子,况且让任何一个曾经的伟大的宗教灵魂重新在世, 他们都会在宣传自己的信仰和拯救的同时,会让更多的人去过 一种正常的、世俗的生活,因为这是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原则;而不是过多地干涉信徒的世俗生活方式,从而来证明自己的无所不能。

而作为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大昭寺的僧人们,你们也该知足了吧。且不说政府每年要拨多少款去改善你们的生活,还有极其优惠的民族政策,再加上各大寺庙,官方的民间的,真的假的那些活佛喇嘛们每年从汉地募回的善款,你们自己摸摸良心看,还少吗?

汉地的百姓再有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辛苦劳动而挣来的。说句玩笑话,这些钱放在股市里,不知道要解放多少全国各地被套牢的股民呢。而你们吃著、喝著、花著、拿著这些汉地信众们辛苦“供养”的同时,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个佛法中最基本的教条呢?

如果没有现在的中国,你们的日子能过得这么好吗?真的以为所谓的独立了,有了西方国家的支持你们就能活在天堂中?叫嚣西藏独立最厉害的印度和美国能给西藏带来什么呢?他们能像中国政府这样支持西藏吗?

而历史的印记足可以证明一切:宣称“西藏完全独立”的二十世纪上半段的头几十年里,噶厦政府的统治是多么苍白无力:经济崩溃,教派内斗频繁,农奴生活苦不堪 言……一个英国蹩脚的政客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藏区的最肥硕的土地骗走,而噶厦政府竟然还天真的把所有的“独立”的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

撇开政治因素不谈,就现在这些活佛喇嘛们的作为,你以为开放的、自由的西方社会就能允许和接受?

当年噶举派的一位举足轻重的大活佛(在这里我也不指名道姓了,咱也心照不宣一回)在美国为了娶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女弟子为妻,不惜脱下僧装还俗一事不也 在最自由、最开放的西方闹得满城风雨,找来一片骂声吗;最后在舆论的压力和谴责下,不得不掩人耳目,而将道场搬至加拿大遥远而偏僻的峡谷中。

了解过西藏历史的人更知道,自古西藏的喇嘛从来就和暴力、斗争划不清干
,19世纪的四大教派的争斗导致了多少教法的灭亡,迫害了多少信众;如果不是伟大的蒋扬钦哲罗卓尊者发起的不分教派运动,现在的喇嘛教早就不堪设想。

而历代的达赖喇嘛,有几个是正常死亡的,在他们的生平记录中最常看到的一个词就是“暴亡“,生命最短的第九世尚活不过11岁。对于一直被藏人们奉为神明的达赖喇嘛传承尚且如此,其余的你尽管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了。

哎,啰裡啰唆的又寫了這麼多,越寫越沒勁。就像對喇嘛教的現狀瞭解得越多,接觸得越久,也越來越沒勁。不但是一塘渾水,更是一地雞毛。

最後我也大膽的預言一句,要不了多久,那句著名的網絡名言就要改成“防火防盜防喇嘛”了。能騙得了人家一次,兩次,你還指望騙一輩子啊?

人啊,還是要悠著點。

• Buddist
• Vajra yana
• Tibet
• Rinpoche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