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7日星期五

补·又要补了!

华人最喜欢进补。补的方式也五花八门。男人进补主要为性能力,女人进补为美容。事实上真正要进补的是那些病后康复期的人, 及生活贫困吃不好的人。此外那些酒色过度的,三妻四妾的男人也要进补。但是这些人往往补不成,反而补进了阎王殿里,因为虚不受补也。

马来西亚经过了五十年“污桶”政治摧残。早已民穷国弱,奄奄一息。极需一剂清补凉来救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去年3月8日吉时, 海龙王送上一剂“惩治黑削”汤。大众好不凉快。但是当政的“污桶”人,过去五十年却荒淫无度,虽是小小清补凉也受不了,虚火上升,晕头转向, 决策频频失误,成天胡言乱语。岂止闻补变色,简直已到了药石罔效的地步。

话说北部槟榔屿副州长法鲁斯(Mohd Fairuz),几个月来饱受贪污、党争疑案传闻所累,昨日终于壮士断臂,宣布辞去州议席。不管法鲁斯是否真的涉贪。能够大方放下州长、议员的权利和荣 誉,以示清白的精神。已经把那几个青蛙议员及“污桶”的人马比了下去。你看那几个青蛙议员, 受党的裁培, 受选民的支持才当选议员。却因为一些“至今未明的因素”而倒戈,造成霹雳州政府倒台。并反过来倒咬一口, 说党亏待他们。至于“污桶”阵线的人, 不说也罢了。大条大条的摆到明, 还要左掩右盖。

“污桶”头今天又责备人家,制造补选,劳民伤财。他这翻话不难理解,从他未上台当国家领 袖,就补到脚软,几乎每选必输。你说他不闻补变色吗?其实民联的补选不能看成是刻意要补选, 或不得已的补选。其实这才是负责任者才会做的。议员是选出来为人民服务的,议员的素质和表现也代表党的形像。而我们也相信法鲁斯声称受党内同志䧟害, 未必空穴来风。所以如果就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来办。事情会很简单;按法鲁斯本来的意愿是御下副州长及行政议员之职,只当普通议员。但是这样一来,反而鼓励了不良政治文化在党内滋长。以后只要 谁不喜欢谁, 都可以以各种手段来迫自己的同志下台。这和“污桶”政治有何分别。

安华不在现有的议员中选来填补, 应该是对这种不良文化的警示。这次补选,也可以看成为清党行动。其实上一次武吉士南卬的补选,安兄不顾各方的压力,兵行险着, 推举名不经传的人士出战, 就已经略见一般。毕竟,清廉的政治必需选贤与能。一个标榜以清廉服务,为国为民的政党,一定不能容许自私自利的个人议程存在。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