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9日星期三

上一篇 (1) (2) (3) (4) (5) (6) (7) (8) (9) (10) (0)
Link怒江之旅(6)

丙中洛乡

吃完了午饭,大伙就在山上到处溜跶。这里已是丙中洛乡所管辖,丙中洛当地人称为“桃花园”每当 春季来临时,满山遍野就会开满了桃花,我们停留的座大山就可看到很多桃树。啊哟!说到这里才想到忘了砍根桃木回来制斩妖剣辟邪,这年头的妖魔鬼怪实在太多 了。还有满山遍野的花草, 药草。对草药我是门外汉,要不然可能挖上不少党参, 贝母, 红景天,田七或冬虫草回来。随手摘下一片桃叶或山边小草, 揉一揉放鼻子闻都是甘香的。云南人说:“只要一屁股坐下去准能压到三株草草药”。尤其在这怒江峡谷,奇花异草更是种类繁多。单只中草药就有三百多种;数量 最多的数黄连、当归、厚朴、贝母、虫草、天麻、秦艽、辛夷花等。还有众多菌类植物,如黑木耳、黄木耳、猴头菌、硫磺菌等。花类仅兰花就有70多个品种。 (身后这棵就是桃树)

在 山上走累了,找个地方练练功,补补元气。果真不同凡响。这时对 "天下名山僧多佔" 这句话有了深切的了解。又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大凡修道者, 非得在名山大川间修行才能容易得道。我静坐了大约二十分钟,在收功按摩脸部时,竟然闻到两手充满药草香味,小赵也是如此。


丙中洛共有32个村, 人口6千余人,有十一个少数民族,以藏族, 独龙族,怒族, 僳傈族居多。这里也被称为人神共住的仙境。因为除了自然环境优美,资源丰富外,这一个小小的乡竟有天主教、基督教、藏传佛教及苯教(西藏的原始宗教)四种之多。因此教堂多。喇嘛庙也多。其中最著名的是普化寺及重丁教堂。我们停留处山上也有一间小小基督教堂。有人甚至认为这里才是电影"失去的地平线”所说的"香格里拉”。(右图为重丁村天主教堂)










左图为建于公元1783年的藏传佛庙普化寺






不同宗教信仰, 不同习俗,甚至不同语言的族群,能在这生活资源落后的穷乡僻壤,世代平共处。反观在台湾,明明只有一个民族, 加上山地人也不过两个。 宗教最多也只是天主、基督及佛教而已,有心人却硬硬要把它撕裂为两半。如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斗个你死我活。

东 南亚一些国家明明也只有三两个民族,但“政治家”们却天天在操弄种族恐布情絮。用种族屠杀来威吓别的少数民族以支技持他们的政权,剥夺少数民族的教育权, 就业权,经营权,实已经违反了自由民主政治的精神。但这些“政治家”还大言不惭的对外宣布他们多么了不起, 能把三大民族搞得伏伏贴贴;而号称民主政治龙头大佬的布什, 还声称要向他们学习。哇噻!真是与有荣焉。

而不约而同的是这些国家的“政治家”都是排华反共的老祖。看来这些地方的“政治家”应该来这里当当乡长的助理,学习人家是如何治国家的。看看中国人是如何辛勤努力, 刻苦坚强的建起一个强大的国家。

在中东更莫名其妙;同族同宗教的英雄们豪气冲天,但却不团结起抵御外侮,天天乱丢炸弹,炸得尸骨横飞。似乎非把所有人都杀到死绝不可。

这里的民众大部份还停留在刀耕火种、人背马驮的原始生产方式。生活清苦, 但是基本上身体健康,没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藏病....等等一般的都市富贵病。他们没有都市人的光鲜外着,但他们的生活是健康,和谐的。(左图是屋主邻家的小女孩)


在这里你可看到现代和原始融合一体的独特生活方式。屋子是用木头做的,屋瓦是用天然的页岩盖的。烧菜煮饭都是用原始的木柴火堆。 用马、驴当车,牛耕田。用水力推动的磨坊。但他们却家家通电,户户有电视。几乎每个村落政府都为他们装上大耳朵(卫星天线)。他们也能使用移动电话。而且 费用不贵。有些网路的收费只是一分钟人民币一分钱而已。在中国这段时间我买了一个预付卡,在五一节七天里只需人民币25元就可以无限制的拨打。




<水磨坊>













在教育上政府也没有忽略他们。单只在丙中洛就有6间小学,我们后来寄宿的四季桶小学最小, 只有老师一位,学生12人。最大的是中心完小,也是丙中洛唯一有4,5,6年级的小学,但是由于地理环境问题,许多学生都需寄宿而面对宿舍不足的问题。其他几间依次是:

同心民族希望小学 : 学生37名 老师4名
甲生完小 : 学生27名 老师4名
尼当打小学 : 学生60余名 老师4名
哏干堂小学 : 学生40余名 老师3名

在 怒江峡谷办学校条件坚苦, 有些地方是山区走路要走上8,9小时才能到达学校。但是政府和人民对教育都非常重视。一路上经过的乡村都能看到挂上"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大红标语。根据怒 江州当局所统计的资料:全州人均受教育年限达6.2年,青壮年的文盲在5%以下,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94.47%,初中毛入学率87.94%,高中阶段毛 入学率27.02%。

其实我发现,不要小看这里的物质生活落后,人可精明呢,尤其是女人。小代是搞古玩的, 很喜欢收藏一些希奇故怪的东西。他看到屋主有一把弩*,就想买回去,价钱谈好了150元。钱交了放了上车。等到要离开时却又跟小代要回,说他的女人不让 卖。在另一间屋子, 我们看到一个年青女人在织一张彩色的被单,很漂亮想跟她买。她一开口就要800元。而且不肯减价,结果也没买成。

由于屋主的屋子实在太小,无法让我们住宿。屋子前面虽然有一所空置已久的旅遊局会议礼堂, 但是门锁上了无法打开。其实屋主也介绍我们到江对岸他们亲戚家。但最后我们选择到街上找找。下午三点钟我们下山驱车前往丙中洛市区。

(下一篇......)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