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李煜《相见欢》


今日本该是本部落告别人间之日。然消息传出之初,即有不少朋友、同学来电鼓励继续写下去。更有网友要求FB联系。几经思量,还是继续吧。反正我还没这么快走。

剪不断,理还乱。纷扰多时的雪州大臣事件已经落幕,然而因此而括起的满天尘埃尚未落定。

作为事件乱源的始作俑者伊斯兰党,输尽党格、人格,成为过街老鼠。伊斯兰党最大的错误其一、主席哈廸阿旺私自推提名大臣人选,撕毁了伊党代表在民联会议上所达至的协议及中委会的议决。



其二、在卡立开除所有不支持他的行政议员后。以各种理由支持伊党的四位行政议员留任。而不是要他们和其他民联行政议员共进退。

其三、伊党长老及一些领袖无礼公开批评原来的准大臣人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指她没能力当大臣。有歧视女性之嫌。

其四、身为党主席、宗教师及长老的哈廸阿旺,竟在党代表大会上出口不逊,攻击自身同志--两位支持民联议决的州议员;称他们为走狗。失礼失德。

其五、破坏君主立宪制。制造机会,不轨引进皇权干预民选立法议会。破坏君主立宪法制。

伊党的言行暴露了伊斯兰党的真面目。尤其是向来备受争议的党主席哈廸阿旺。在此事件中尽显伊党背信弃义、颠倒是非、种族自大、宗教自大、独裁、保皇,无知、无礼、保守的原教皆主义的本性。令众民联支持者傻了眼,出了身冷汗。

尽管伊党中也有不少开明人士,奈何压不住恶浪翻滚。人们对伊斯兰党本就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为了早日改朝换代,加上伊党 “支持者大会堂” 的操作。人们给了伊党机会,让伊斯兰党从垫伏多年的吉兰丹,登州走了出来,成为全国性政党。2008年民联成功取得五州执政权后,由于初任大臣的霹雳州伊党党员尼查表现出色,伊党获得了空前的信任。

然而现在人们对伊党却是一片挞伐声。皆要求把伊党赶出民联,以免在下次大选拖累民联的改朝换代大计。

如果大家看一看历史,这些忧虑不无道理。第一件事,伊党曾在一1999年执政登加楼州,主席哈廸阿旺时任该州大臣。但之后 2004, 2008, 2013三次大选伊党再也无法夺回政权。大家应更注意的是,2008及2013年这两次大选都是反风最盛的时期,伊党在哈廸阿旺领导下都无法再受人民委托而当选执政。为什么?

第二件事,在2008十二届大选斩获的吉打州,在上一届第十三届大选,吉打州在众所 “意料之中” 失去了政权。吉州和登州失去政权的原因大同小异,皆因当政的伊党背信弃义,没有达成人们的要求实行新政,改善民生。而是推行比巫统更巫统的种族、宗教政策。例如哈廸阿旺任内就在州内拆神庙,迁养猪场,还要向华人抽特别税。

而上任吉打州务大臣阿兹占阿都拉萨和哈廸阿旺如出一辙,专断独行。推行比巫统更巫统的政策。阿兹占在任内不足一年就被选民大吐口水。和党内及民联议员也冲突不断。然而伊党高层郤不惜一切的保护他,即使在他已病入膏肓下也不愿将他换下。而结果就是在反风最强的上一届大选丢掉了政权。可以预见的是民联要在未来取回吉打州将犹如缘木求鱼,高山掘井。

不只吉打州无望,即便被伊党长期盘据的吉兰丹州政权也芨芨可危,一般预测下届大选极可能失去政权。

唐太宗曰":“……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失民心者失天下。

伊党之所以一败再败,而且一败涂地永难翻身关键在于失去选民的信任。因为国阵政府长期扭曲施政的结果,企图通过捆绑宗教来控制民心。以抺黑,打压其他宗教的手段来讨好占大多数的回教选民。人们对回教本就怀有恐惧及厌恶之心。而且五十余年来,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欺骗与摆弄,大多数人对政治欺骗已经恨之入骨。哀莫大于心死。这是国阵政府在上两次大选惨胜的最大原因。

所以以伊斯兰教义为党纲的伊斯兰党,经历登州、吉打到今次雪州大臣事件,已彻㡳打破了人们对他们短暂的信任。所以即使勉强留在民联,也难再留住人们对他们的信任。因为人们对政治欺骗、政治失德已经恨之入骨。

现在人们更相信伊斯兰党只是想借反风、民联作跳板,最终实现他们把大马变成伊斯兰教国的梦想。一是个不切实际、无能、无耻的伪君子。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Reactions:

1 条评论 :

  1. 那野蛮党如果离开民联它将会连吉兰丹都保不住!

    回复删除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