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星期日

粵、港、台人喜歡吃野味。舉凡天上飛,地上行、走、爬,水中游,土中藏,樹上生。都吃。吃法還相當驚人的。在吉隆坡,和蘇丹街平行的中華巷,以前也是野味天堂。也是我曾常光顧的地方。但已經很久再也不吃這種東西了。我也勸各位別吃。不是因為宗教問題,更因為這些野生動物身上有什麼病害也不知道,吃了對人體健康是一種冒險。


吃野味的方法有些是非常殘忍的,比如生吞小鼠。人們相信把剛出生還未長毛,通身粉紅的小鼠生吞可以治五勞七傷,可能滋補強身; 我看過人吃,只覺的非常惡心。

華人相信以形補形,所以相信吃猴腦可以補腦。吃猴腦是最殘忍的。據說是先把猴子用鐵錬鎖住,然後燒起一個小火爐,爐上面放上一片鐵板,然後把猴子放在鐵板上。猴子踩在火熱的鐵板當然亂奔亂跳,這時用刀把猴子的頭劈開,用湯匙掏腦漿吃。看到這裡相信有些人想吐了。我沒親眼看過,卻聽不少人說過。

還有生吃龞血(廣東話叫水魚),蛇血。當年初到台灣。幾乎所有僑生都會被學長上第一課。那就是帶去逛萬華夜市。萬華夜市有兩個特點那就是通街妓院,怡紅院、萬春樓,大紅燈籠高高挂。第二個是野味店及小吃。

在進入萬華前學長們都會先吩咐口袋裡別放貴重的東西,如鋼筆、錢幣、筆記本等。放幾張廢紙就好了。載眼鏡者尤其要照顧好眼鏡。這兩件事不是防扒手而是防妓女。這邊的妓女拉客不是用口而是用手,常常趁人不備把你的眼鏡或口袋裡的東西拿下,你若要取回東西,那麼進屋來吧,下面不說了你懂得。

萬華區的野味店還賣一種東西即生蛇膽及蛇血。客人要的時候店家就把活生生的蛇用小釣釣住蛇的頸部吊起來,一手揪住蛇尾,一手拿鋒利的小刀從上到下沿蛇肚割開,用碗承接蛇血,然後挖出蛇膽。弄完後蛇還會翻動。

生吃龞血則要龞頭砍下。話說那班我在前文 “盗法” 一文中所提的那班密宗迷。在吳姓師父死後有如無頭蛇,不知如何是好。其實那時已經有不少從尼泊爾來的,真正受過良好訓練的密教喇嘛來馬傳法。但他們的文化水平最多只有小學程度,而且不懂英文,更糟的傲慢成性,排他性很強。所以無法安居人下。於是轉而找了位在香港稱為留上師的華人師父。

這位留師父是個半路出家的。是位中學退休教師。曾找了陳健民等幾位藏密學者及藏傳密教上師都不肯收他。最後陳健民介紹他去找寕瑪派的一位教王。也是機緣巧合,雖然他們一個是不懂藏語的漢人,一個是不懂漢語的藏人。卻甚是投緣,很得法王歡心,最後封他為漢地代表,  代他傳法。

有一年這位留師父在香港傳大法,希望在星、馬一帶的弟子能去的都到香港參加。他們這班人也去了幾個,其中有一位是在檳城行醫的中醫師。法會完後,當地的師兄就和師父培同星馬的弟子遊玩夜市。其中一位師兄就請師父喝龞血,說是師父宏法幸苦要補補身子。

這件事後來在馬傳開引來許多評論。我是從檳城這位中醫師口中得知的。而他非常不同意上師的行為,認為佛教禁殺生,連肉都不吃,更何生喝龞血。最後檳城的弟子也不再跟隨他學習了。

還有一段插曲。這位師父當年第一次來馬時我也份接待,住在我租來的房子。第一天見面,我就很恭敬的向他請教一個個問題,那知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破口大駡說:"你別高高在上!”。當時我,在旁的其他佛友也都楞住了,氣氛好不尷尬。結果第二天他大概也覺得不好意思,沒帶別人,親自請我和另一位朋友到咖啡店喝茶吃炒果條。

幾年後這位師父也死了,死於癌症。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