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2日星期五

贪、嗔、痴在佛学中总称三毒。也是世界一切痛苦灾难的根源。在释迦牟尼家族被灭族的故事里很好的说明了因果及贪、嗔、痴三种恶习相生相成的祸害之厉害。即便修成正果,智慧,能力强大的释迦牟尼佛也爱莫能助。但世人贪、嗔、痴成性积重难返,终有千佛出世也难减世间灾难。


话说在一大海中有一番薯王国。国有一平民之子,名马马大,是杂种子。母亲为蛇族没落贵族后代女子,父亦为羊蛇混种儿,以教席为生。

自小家境贫寒,年青时因倭寇来犯,无法上学堂,因此当上了街边小贩。但和唐太宗一样混血儿的智力都过于常人。于是倭贼战败退兵后,马大大复学并考上了狮子国的著名医学院成了大夫。

这杂种子和混血儿唐太宗同样虽然才智过人,但成就却天差地别。唐太宗成为名垂千古的帝王,而他却成为万人唾骂的承相。

他和释迦牟尼佛时的琉璃王一样,心中充满仇恨。琉璃王是释迦佛家族的姻亲,但忘不了八岁时被释迦族人羞辱的仇恨,还有自己的母亲竟然是婢女假冒的释迦公主。因此立志要血洗释迦家族。而马大大除了出身贫寒,而且是杂种子的身份,当小贩时的卑躬曲膝种种怨恨,也令他要把这个国家特别是占多数的羊族灭掉。

但马大大必竟是读过书的人,不像琉璃王那样明刀明枪。而是仿大不列癫帝国那样用阿芙蓉膏毒害龙族,令其族人不事生产没有活力而亡国。但他也不用阿芙蓉,因为那太显眼了,本钱也太大了。于是他从龙族借来一招“慈母招”。

马大大虽只有三分一的羊族血统,但为了挤进由羊族掌控的权力核心。他极力羊化自己,讨好羊族权贵。甚至不惜污蔑其他种族。因此形成另一股反传统少壮势力。终于导至了一次利用种族流血冲突的政变。少壮派羊族挤进了统治阶层。

在流血政变后,马大大继续其计划,写了一本叫“羊族的困境”的书,杜撰羊族被龙族及蛇族欺负。其他民族对羊族的威胁。这本书在年青的羊人身上发了酵,像传染病般影响了不少羊族年青人。

少壮派掌权后,以 “羊族的困境” 的描述,吹嘘羊族被压迫、弱势,美其名保护羊族,提升羊族竞争力。半吓半哄的非法的强行剥夺了其他民族应有的权利。举凡教育、就业、投资、宗教信仰无不优先礼待羊族。

马大大上台后,也一次又一次以尚未达30%之目标。撕毁当初少壮派上台所许的诺言。继续而且变本加厉的推行扶羊政策。

但是事实上扶羊计划并没有为马大大所称的弱势羊族带来好。在扶羊政策下羊族做生意借钱优待而且容易,但有者借到钱便花天酒地大把撒钱去了。有者不懂做生意亏死去。国家、银行的钱有如大水入海有去无还。

教育学额也是优待有加,学额是固定的了,不管入学程度如何,百分之55肯定留给羊族,最吃香,热门的学系留给羊族。学额满了,政府再派钱送海外。结果其他民族被迫自淘腰包送子女留洋升学。

更笑话的是很多拿了钱留学的羊青,在洋国待了数年,连洋话也不会讲。回国时只得了一张上课证明书,因为他只是交钱上课,没考及格毕业。

表面上羊族受尽各种优待。但现实是在残害他们的前途及子孙的前途。结果是什么都有优待,什么都有保护,什么来得易。所以大家都不必努力,不必珍惜。不用苦心经营,买人现成公司就可以了,经营亏本不够钱用,想办法找个有权的老大把别人赚钱的公司吞了就有钱了。

大家以为马大大傻了怎么看不到。他说你傻他还未傻,他那会不知羊族已成败家子。他就是要这样,那他才有可捞。那些扔给羊族败家的钱又不是他的钱。他自己却没这么笨,他照样利用扶羊政策做门面。事实他利用不少龙族替他守财生财。这就是“明撒溪钱养小鬼,暗供大神招财来”。

所以今天他马大大终于把真话说出来了。他说他在位廿余年就是无法改造羊族的三大缺点。

  1. 懒惰
  2. 没有羞耻心
  3. 以及没有诚信
却不说出这恰恰是扶羊政策,及他在位时变本加厉推行此政策所培养出来的。但他说的一点也没错。羊族已经是沉沦了。而国家如任由沉沦不堪的人掌政,不论如何政党轮替,这个国家也难有翻身之日。羊族沉沦成富国中的穷人,他马大人功不可抺。

朋友你只看到日出日落,难道看不见喜马拉雅山的冰雪在溶化了吗?那淹死别怨。


___@ 本故事实为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切莫自动对号入座 @___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