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9日星期四


“垓下酣战”是著名琵琶曲“霸王御甲”中的一段。“霸王御甲”和“十面埋伏”同为描述秦未汉初刘邦和项羽逐鹿中原之战。不同的是“十面埋伏”描述刘邦战胜项羽的景况。而“霸王御甲”是描述项羽战败的情景。

“霸王御甲”全曲十六段(一)营鼓 (二)开帐 (三)点将一 (四)整队 (五)点将二 (六)出阵一 (七)出阵二 (八)接战 (九)垓下酣战 (十)楚歌 (十一)别姬 (十二)鼓角甲声 (十三)出围 (十四)追兵 (十五)逐骑 (十六)众军归里。




中学时在一个交流会上初次听闻已故陈松宪学长弹奏这首乐曲,就深深被它吸引着。很想学琵琶,但可惜我的指甲很软,一直留不住。绑假甲又嫌麻烦,故始终没有学成,而转习二胡及笛子。

四根琴弦,十只手指,弹奏出整个战场情景;战鼓声,操步声,兵器、嘶杀声,悲泣声。你不得不佩服作曲者的高超水平。

楚汉之争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一次内战。“垓下之战”是汉高祖刘邦打败楚霸王项羽,从新统一中国的一次决定性战役。

汉四年(公元前202年)八月, 楚军粮尽被迫与汉高祖刘邦以“鸿沟”为界签下“鸿沟协议”停战。此即中国象棋盘上的楚河汉界由来。

当年九月楚霸王项羽率领十万大军回彻楚地。而刘邦在准备西归时却受到张良及陈平的反对。他们的理由是“汉”已经占有大部份的领土且得到大部份诸侯的支持,而楚军已经粮尽疲惫不堪。应该乘胜追击。

刘邦接受建议片面撕毁协议,发兵追击楚霸王项羽。当年11月,70万汉军从西、北、西南、东北四面将10万楚军围困于垓下(今安徽灵璧南)。12月刘邦领军队20万,联合韩信的30万大军向楚军发起总攻。张良率汉军于半夜向被围困的楚军唱起楚歌,令离家多时,饥寒交迫的楚军军心溃散。终使项羽 “霸王别姬”、“乌江自刎”。楚军全军溃败。

论英雄人物,楚汉战争中只有项羽和韩信两人。韩信本来也在项羽手下服务,但因为不得重用才投向刘邦。剩下唯一的谋士范增也因为项羽不肯听他的劝告而选择告老还乡,弃他而去。

项羽的才能,特别是打战的能力和资源本胜于刘邦。但最后不只败给刘邦而且败的很惨。项羽致命性弱点就是刚愎自用,说白一点就是傲慢、霸气、自以为是。

反观成为汉主的刘邦根本就不入流,后世很多人更把刘邦批为忘恩负义的小人。但因 “能曲能伸” 而招揽了许多一流人才为其拼命。例如在围攻项羽之前,刘邦传召韩信及彭越前来协助但不果。后来接受张良献议给二人增加封地,才使二人领军前来合围楚军。

所以说做任何事特别是政治人物,有勇无谋,不能审时度势,最终将饱尝失败的苦果。


以古观今

若把纳吉和国阵来比喻项羽和楚军那实在太抬举他们了。但是若以他们当前处境来论也和楚霸王当年被困垓下时差不多了。

纳吉和楚霸王一样霸气十足,你看他在推倒霹雳州民联政权所用的手段即可知一般。

常言道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


唐太宗问魏征:“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魏征对唐太宗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是故人君兼听广纳,则贵臣不得空蔽(遮盖),而下情得以上通也。

唐太宗听后对侍臣说:“开皇十四年大旱,隋文帝不许赈给,而令百姓就食山东,以至本年,天下储积可供五十年。杨帝侍其富饶,侈心无厌,卒亡天下……朕,兢兢业业,犹恐不合天意,未副人望。”

魏征悄悄地对唐太宗说:“君主如果兼听广纳,慎终如始,则善矣。”

但纳吉和他的伙伴如楚霸王一样自负。自负之人常常听不进、听不懂 (人民) 忠言。他们不只听不进,而且一听他人说自己的不是就马上反击。纳吉偶尔也上上电台,上上面子书和民众交流以示自己想听取民意。但演技实在奇差无比,让人一看就知他在作秀。

就因为自负,自以为位高权重而听不进民间各种反对的声音。对各种重大课题反应迟钝,应对无策。赵明福冤死案,司法丑闻案,蒙古女郎碎尸案,净选盟大集会,反稀土厂,牛门案,雪州水供问题,独中建校课题......等等。每一件处理的手法给人的感觉就是包庇及将结论强压人民接受。结果不止未释民疑,还被反对党揪着打,让更多的民众失去信心。

以上这些案件,领袖如果稍为聪明一点早就了结了。例如赵明福案;案发之初,若能当机立断把涉及的反贪会官员绳之于法,就不至于到现在还在持续发酵。但他们蠢到连断尾求生都不懂。

再说“牛门案” 吧,只要纳吉及时令沙丽扎以避嫌为由请假下台。事情即使无法再掩盖,也可以止止血。让人们感觉他们很都重视的样子,也就不至于天天被反对党从城市唱到乡村。结果使本来对国家经济不太懂,也不太关心的乡巴佬也跳了起来。

“牛门”案到底对巫统政权赖以生存的巫裔铁票冲击有多大,那就套一句老话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再来“独中案”。若国阵政府能有刘邦那点大度,最少在紧急关头能届能伸,大方把封地给了韩信等有所依赖的大将。能大方的开放独中办学各种自由,也就能堵住部份华社对国阵政治的不满。这样的开放对纳吉政府完全没有任何损害,政府也不用出一分钱。辛苦的只是华社。

而他们偏偏自以为是坚持马来人至上、马来文至上的顽固过思想。他们完全没有看到许多马来人也把儿女送进华小,独中求学,有些甚至到台湾、中国深造。他们更不知道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关丹独中虽然很不甘不愿的批准了。但也让华社铁下心不再对国阵有任何的寄望了。不是吗?连马华的人都说华社的支持率只有20%。我说这20%还是高估了。

饱受国内外抨击的新经济政策,是造成马来西亚政、经、文、教,整个国家衰败的主因。但是他们因为自私自利,为了续继以保护“马来人利益”为幌子大捞 easy money,而拼死抱着“新经济政策”不放。他们完全看不到,要是国家的经济继续这样下去,结果是鱼死网破,他们最后连汤水都没得喝,也可能下半生要在牢房中渡过。

他们就像楚霸王一样刚愎自用,结果从2008年3月8日之后,他们就没有一天安静日子好过。弊案一件件的涌现,党员,前高官相续叛变,党内势力三分天下各怀鬼胎,曾为蒙古女郎碎尸案作出反覆法定宣誓书的私家侦探巴拉,也连日站出来大爆被收买威胁的内幕,即将在法国开审的潜水艇贿赂案,.........。

纳吉现在的处境不是像楚霸王当年所面对的“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垓下酣战"的情景吗?会不会也像楚霸王一样“别姬”,无颜见山东父老,来个“彭享河”自刎呢?还是那句话,骑驴看唱本......


“十面埋伏”演奏欣赏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