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真的这么难和严重吗?Kodak 倒了,微软换 CEO了,印尼也换总统了,苏格兰银行 CEO,史蒂芬-赫斯特(Stephen Hester) 也即将下台了。想想世界各大企业、机构、国家领导在满任期前下台的也不知几许。而在马来西亚在撤换一个组织的领导人时却往往显的步履蹒跚。

想想过去的马华公会,为了换总会长也不知发生过几次党争了。今天的民政党就是当年马华党争的产品。还有李三春下台后的总会长之争战况更加惨剧,且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雪州大臣卡立的去留,今年来成为最热门的政治课题。 在网路上挺卡立和反卡立者互呛。昨天伊斯兰党长老聂阿兹及党主席哈廸阿旺公开挻卡立留任。不只引起行动党及公正党不满,也引起开明和保守派互呛。更有可能发展为伊斯兰党党争及进而分裂民联之豫。

在挻卡立者而言,认为卡立很好举出一大堆他的好处。而反卡立者也提出一大堆卡立不是之处。挻卡立的伊斯兰党人则认为卡立没有贪污舞弊没有理由撤换他。

而卡立本身也似乎对大臣的位子眷恋不已。一会儿说坚持出任至届满,一会儿说要换大臣不是几个人可以决定,还要看民意,再过要会又说换大臣还要苏丹同意。和他大选之初还未被再度委任为大臣时刚好像180度刚相反。那时他为了排斥阿兹敏派系的人。他当时说若他没有用人的自由,那倒不如和朋友去打高球,为什么要当大臣?

其实不管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多人都没有认识到的是一个组织问题。政权是掌握在政党组织手中。议员都是在党的组织力量下竞选的,所以必须服从及执行党的政策和指挥。因此党在任何时候都有权利要求议员下台。就如马来西亚内阁阁员是由首相委任,如果首相认为阁员已不适任,他有权力改组或命令他辞职。这就是组织的运作,没有所谓个人的愿不愿意及对错问题。

再举个更容易明白的例子。例如一间公司的董事会是由股东选出来的,CEO则是公司董事部委任的,董事会向股东负责,CEO向董事会负责。当董事会对 CEO 的工作不满意时是可以撤换,这是公司赋予董事会的权力。股东看的是公司的业绩,如果公司的业绩不良,那么董事会就必需向股东大会解释,若股东不接受那么董事会就会改组或撤销换。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组织、一个公司不依照这样的组织秩序来运作,而是随风飘的话,实在看不出这个社会和国家要如何来运作。

所以不过管卡立做的多好,卡立多不愿意,卡立的后台有多硬。不管你多么挻卡立,多么想倒卡立,希望你回到这个层面来考虑。

对于伊斯兰党中有人出尔反尔公开挻卡立也应该批评,不管哈廸个人如何不愿意,民主的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民联三党已有两党赞成撤换大臣。即使你如何不愿意,会议通过同意了就不应在会议外发表混淆视听的言论。这样做只会让人觉得伊斯兰党是个不守信用的政党,对党及伊斯兰教的声誉都不会是正面的。

而作为主⻆的卡立,是一个出身自大商业机构的专业人士,对公司的组织运作文化当然比我更清楚。与其做无谓的争扎和斗争,何不大方的自我请辞。所谓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若是弄得要由党组织撤职,或由州议会投不信任票而下台,或挻而走险靠苏丹的力量解散州议会来个鱼死网破。那对他个人来说绝对没有好处也不值得的。那时所有的污水都必将自揽上身。

上了台就不不愿下台而且挑起争论,这绝对是一种劣质政治文化。别和我说这也是叫主,民主也要有原则底线和规则。这个世界是没有绝对自由的。




Reactions:

1 条评论 :

  1. 雪州大臣卡立真啲赖死!脸皮够厚,恶统的DNA尽显无疑

    回复删除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