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3日星期一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台湾,但我觉得很值得马来西亚人学习。因为目前我国也正走在民主政治斗争及转型的道路上。但大家都没有经验,特别是年轻的一群。他们走在一起目的只为扳倒现有的政权。就像当年台独要扳倒蒋家当权的国民党一样。

因为没有经验,所以只得向外取经。学习台湾、香港,欧美等国的经验。所以政党轮替,一人一票,公平选举的呼声响个不停。然而政治改良,或良好的政治真的这么简单吗?

台湾虽然实现了政党输替,得来表面的民主现像,但台湾人民给新上台的台独帮搞的更惨。

台湾人民先是被包装为台湾之子的陈水扁骗了八年,结果几万人因经济问题而自杀。导至任内被人民驱赶。陈水扁走后,换了个被外表亮丽清廉却无能的马英九,日子也不好过。马英九现在的民调跌到9﹪比当年的陈水扁当年的18%更低。

更糟糕的马英九的几个亲信先后因贪污被捕,令马英九这个国民党清廉招牌尴尬非常。


所以说台湾式的民主只流于表面的形式,并未给台湾人民带来长治久安的结果和期望。台湾的选委会看来比马来西亚好,流程也算公道。但历史遗留下来的帮派,家族,地方势力左右了选票。所以也就没能得到良好政治的条件“选贤与能”。议会民主也只是为这些利益集团服务而已。这是时下一般政政人物,特别是年青一辈。所看不到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马来西亚的民主人士当有所警惕。特别是政党更应慎招、慎用及监督党员的品德。更不应学共产党般采用统一战线的方式只为争取选票而不拒一格的录用、起用党员。民主政治,切实的良政并不只是公平的一人一票的投票,更重要的是选贤与能。

当年公正党两个叛变的议员导至霹雳州民联政权被抢夺记忆犹新。但大家只会指责叛变的议员,却没人去检讨,是谁推荐他们出来的,党本身有没有审查过这两个人的品质。这两个人如果本来就是正人君子,也就不会轻易被人设局中套而被迫叛变。再来另一个代公正党出征的黄朱强半途叛变不也是私生活有问题,造成经济问题而中套的吗?

你不能再说,因为当时没人要出来选,所以只好滥竽充数了。结果代价是什么?但就我所观察,民联三党除了回教党比较成熟外,其他两党在招党员用党员方面都存在问题。是应该警惕了。


疯子已不适任总统和党主席!
◎南方朔

马英九对王金平发动整肃式的斗争,事情一发生,我在「香港明报」的专栏就以「台湾的政治恶斗已经开始了」,做了报导及评论,那是香港媒体的第一篇正式报导。

也正因如此,所以最近几天,包括香港的「凤凰卫视」、「南华早报」等重要媒体都好意的打电话来访问,我都坦白的回覆说「马英九已经疯了」。我所谓的「疯」,不是精神医学上的「疯」,而是权力病理学上的「疯」。那几位香港记者都程度不错,当我说「马英九已经疯了」,他们都听得懂,并发出会心的微笑。

昏君诿罪变暴君

近代对权力病理学的研究已相当深入。特别是学者和知识分子早已注意到「昏君」变成「暴君」的心理机制。当一个昏庸的领导人造成国事日非,这个昏君一定不会自我反省,而会以种种阴谋论将责任「诿罪」(Blame)于别人。当他的这种「诿罪」之心出现,于是「昏君」很快就会变成「暴君」。当年的明末最后一个亡国皇帝崇祯,他自己昏庸误国,但最后他却认为是「诸臣误我」,于是一切良臣武将全都被逐被杀,只剩没有良心的吹牛拍马等亲信围绕在身旁。一个大权在握的昏君,「诿罪」于别人是个太好用最廉价的武器。这就是权力造成的疯狂。因此,十八世纪英国著名的智慧诗人波普(A. pope)遂说:「最坏的疯狂,是那种自以为最聪明的疯子!」

而今天的马英九就已走在由「昏君」变成「暴君」的路上。他治国无能,现在只剩杀大臣来证明自己道德优越唯一的毒招和贱招。因此,在权力病理学上,马英九真的已成了疯子。
当年的英国文豪萨缪尔.约翰森(Samuel Johnson)曾说过,对于这种权力的疯子,我们应该:

─「当一个这种疯子,拿着棍棒跑到房里挥舞,喊打喊杀,我们就要懂得自卫,我们必须用棍棒先将他打趴,然后再回头来对他表示悲悯!」

因此,在权力病理学上,马英九真的已是疯了。他这次公开的站了出来,对王金平展开追杀式的整肃斗争就完全是权力疯狂的行径。上个星期,我为了了解此案,特别访问了很久不见的国民党的相当高层人士,得出了这个事件的完整故事。

四人帮灭王大计

─马英九真正决定对王金平下手,是在八月份他前往中美洲访问,过境美国时,马和他的第一号亲信、现任驻美代表的金小刀见了面。当时就已决定了「灭王大计」,返回台湾后,马又和另外的亲信江宜桦、罗智强、黄世铭等三人,编好了「灭王剧本」。因此,马斗王的整个计划,除了马本人外,台湾政坛上的「四人帮」已由暗处正式走上了台前,这四人就是金、江、罗、黄!
─马对灭王大计自信满满,「四人帮」成员也态度张狂到极点。九月八日「灭王大计」正式展开前,府内召开了五人小组会议。出席者有马英九、吴敦义、行政院院长江宜桦、国民党秘书长曾永权、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在那个会上,曾永权是个没声音的圈外人,只有吴敦义对「灭王大计」唱反调,据内情人士所告知,吴因为唱了反调,曾受到江和罗的围剿。知情人士表示,江和罗对吴的围剿,口气凶狠,完全不像是对副元首谈话,而像是长官在训部下,最后马居然与亲信附和,暗示要吴闭嘴,那次五人小组会议后,马还架着吴去开记者会。在那次记者会上,吴铁青着脸,不发一言。事后吴和亲友说「我已触怒了龙颜」,国民党高层则已有人说,「这次是王金平,下次就是吴敦义!」

「道德法西斯」权斗

─马这次动用司法机器,靠着非法监听,而展开整肃式的权力斗争。这种方法在当代政治学里,叫做「道德法西斯」,它是指没有道德的权力者,透过非法违法的特务监听,搜集政敌、反对党及不满人士的黑资料,然后摆出一副很有道德的面孔,将别人斗垮斗臭和进行权力的恐吓及勒索。当年的美国联邦调查局长胡佛,即为「道德法西斯」的原型,他透过窃听监听,搜集了三分之一国会议员的公私黑资料,因而可以为所欲为。他并窃听到马丁路德金恩召妓的床上录音,希望借此将金恩斗垮斗臭。后来尼克森搞出水门案,就是受到了胡佛的启发。美国总统居然用特务当工具搞出水门案,这乃是不可原谅的大罪,所以美国国会才一致决定弹劾罢免,尼克森在弹劾案通过前只得主动辞职下台。而今天台湾的领导人对国会院长及反对党党鞭非法监听,而且将监听的材料自鸣正义的展开权力斗争,非法还自认有理,这已是对台湾人民最大胆的藐视。马以特务手法斗王,这已不是手段粗糙的问题,而是绝对不可以的问题。如果一个政党还敢把这种事称之为党纪,这个政党就已不够资格称为民主政党,如果台湾有严格的宪法法院,人民其实已可要求取消它的政党资格!

权力病理学的疯子

因此,马英九恶整王金平,对台湾社会其实是上了宝贵的一课。台湾人民已知道权力病理学的疯子是什么样子;也知道了国民党的党纪原来就是一个人无法无天的旨意;人们也知道了不只中国有「四人帮」,台湾的国民党同样也有亲信乱政的「四人帮」,他们原来如此相似;人们也才知道马英九表演的温良恭俭背后是一张多么残酷无情的面孔。现在王金平在司法上确保党籍上已赢得首胜,这显示马斗王将会有得拖,在拖延中马的垃圾步将会愈来愈多,他的疯子程度将会变本加厉曝现在国人面前。

台湾人应该想一想,这样的疯子还能再干总统吗?国民党员也该自问,他还有当党主席的资格吗?

(作者南方朔为文化评论者)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