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2011年最后一天晚上,应朋友之约参加了中华总商会主办的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晚宴。嘉宾冠盖云集自不在话下。我在意的宴会上的红酒。已经好几年没喝过酒了,连啤酒都没喝, 更不用说这么好喝的红酒。不是想不想喝的问题, 而是喝不起。哈,连啤酒都喝不起你相信吗?

我虽不是那种千杯不醉的酒仙,也不是那种几杯下肚就变形的酒客。我酒量有多大一时也说不清。记得当年在高雄离职回马前, 公司的同事设宴为我们饯行。筵开四席,最后大家都轮流来敬酒。那酒杯就像马来西亚 F&N 气水公司送的玻璃杯那么大,喝的是我们用来炒菜调味的绍兴酒。那时凡来敬酒者皆无所拒,一饮而尽。喝到送行的工友都怕了。

大家一定以为我一定嗜酒如命吧。那却不然。除了偶尔买点啤酒外。我几乎没用自己钱买过烈酒喝,都是别人请客我才喝。有时出国会买一两瓶免税酒, 大都送人或拿来罢放。所以我能喝酒, 却不会因无酒喝而不欢, 周身痒的那种。

有些人两杯下肚就变形, 口吐真言;我也见过醉到大便都出来的。而我却是越喝越清醒的怪物。所以对那些动不动就指责喝酒是罪恶的“圣人”我甚不以为然。

这篇文章本该在元旦发布。可是一觉醒了看到外界的种种癫癫倒倒现像,种种的糊言乱语。我还搞不清是我宿醉未醒, 还是外面这群人喝醉了。

*用国家的钱把牛养在有空调的公寓里。一大群人大喊有问题,一大群高官却说很正常没问题。

*因狠挑蒙古女碎尸案而被迫逃亡英国多年的拉惹柏特拉;曾是反对阵线坚决支持者的他。前几天突然一改常态。在新加坡的记者会上,影射反对党领袖安华是同性
者, 并说因此安华无资格当首相。

估不论安华是不是同性恋者。在安华鸡奸案下判前夕发表这样的言论,你说他不是落井下石是什么?

他又为甚要这么做?难道又是5百万, 一千万作祟?也难怪人家这么猜,毕竟不愿和“富贵”交媾的人很少。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是中华文化中的名句。很多受中华文化教育者尚且做不到, 更何况一个中文字不识的人。
 
人们关心安华的案件判决,力挺安华,不在于他是否有罪或无罪, 也不在于他是反对党领袖。人们关心的是司法公正。

案件由始至终都不断被本国人民及世界各国, 特别是英、美等先进大国关注及批评。外国传媒更一针见血的直斥安华案件是政治迫害。

*今天内政部长说:“....政府汲取净选盟709大集会的经验,绝不允许有策谋的反政府集会发生。"


这句话就像一个公司的高级职员对老板总裁说:“你不可以批评我, 不可以责吗我, 更不可以开除我,不然我就把你锁起来。”

哎呀!我的妈,是我宿醉未醒还是这些人喝醉了。不过不可能, 这群人不是不能喝酒的吗?那一定是优心过度, 失心疯了。


                                              ..................................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李白《将进酒》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