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6日星期二

得道多助

“得道多助”出自《孟子·公孙丑下》: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 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意思是若行为是正义的会得到多数人的支持与帮助;违背正义的必陷于孤立。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这已是人世间常见的事。更何况是一个政治人物, 特别是在马来西亚这种金、权联姻的假民主政治环境。离开了权力核心;特别是被人敌意的驱离,就意味著失去一切,包括“朋友”。众叛亲离, 因为你已经没有能力再给这些“朋友们”任何好处了。

然而十年前被老马阳谋踢下台的前副首相安华却是一个异数。在他倒下来的那一刻, 成千上万的民众湧上街头表达他们的拥护与愤怒。而且在没有任何利益可得之下生死相随十年至今。在被强暴的套上各种罪名时,法律界众多律师挺身而出为他辩护。其支持者虽然以马来人居多,然而华人和其他族群的支持者也不少。

十年后的今天, 他依然受到政敌无情及卑鄙的攻击。但每在紧要关头, 总有意料不到的人物出来相挺。

第一件。据传安华鸡奸案的始作俑者,马来西亚现任副首相纳吉。被蒙古女郎碎尸案中的一名証人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 a/l Perumal),于Jul 03, 2008 立下法定声明揭露与死者阿尔丹杜雅有性关系。(声明全文 ) 。

第二件。安华在 Jun 28, 2008 被其党义工,23岁的赛夫布卡里(Saiful Bukhari Azlan)举报鸡奸。 而安华在连原告报案书都未接获的情况下, 于 Jul 16, 2008 被警方出动10辆警车及20名蒙面特警强行逮捕。尽管这案子疑点重重,从首相到部长及巫统控制的传谋一面倒的支持原告对安华的指控,這在强调民主法治的国家裡实在是匪夷所思。

在政敌的野蛮操控下,实在令安华头痛不已。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Jul 28, 2008,网路流出赛夫布卡里(Saiful Bukhari Azlan)报案前的医检记录,证明赛夫未有被奸的痕迹。这份记录击破了施于安华的指控, 让更多公众相信这是政治阴谋。

而为赛夫检验的医生,莫哈末奥斯曼阿都哈密医生(Dr. Mohamed Osman Abdul Hamid)更立下法定声明,坚称赛夫肛门正常无鸡奸迹象。

第三件。今天进入竞选最后一天的峇东埔补选, 堪称马来西亚史上最肮脏的选举。执政的国民阵线扙持掌握国家资源及宣媒机器, 使尽各种手段。威迫、利透、栽赃嫁祸、抺黑、挑拨离间、人身攻击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面迫安华跟随赛夫发誓, 一面利用德国纳粹党的烂招﹣“谎话说一千次就变成真的”, 铺天盖地的宣传赛夫在回教堂发誓被安华鸡奸的录影带。这件众所周知本来不是案子的案子, 在如此操作下竟在愚昧的马来村民中发酵。使本来稳操胜券的安华选情告急。

就在竞选期结束的24小时前,曾见证赛夫发誓的联邦直辖区回教堂宗教司蓝兰波立基(Ramlang Porigi) 突然现身人民公正党的记者会,承认赛夫的发誓并不成立, 因为:

  • A 正确的双边宣誓(sumpah mubahalah)必须是指控者与被控者都在场,而且是在法庭无法搜得证据后才采用的方式。因此赛夫进行的只是单边宣誓(sumpah laknat),在回教法庭无法成为证据。
  • B他进一步指出,双边宣誓适用于夫妻之间指责对方通奸,却不适用于肛交案。
  • C “赛夫把当天发誓的日期(8月15日)念错成为8月26日(峇东埔补选投票日)。”他进一步指出,身为一名穆斯林,赛夫在向上苍宣誓时的表情完全不害怕,也没有悔过之意。

他甚至做出惊人揭露,声称自己是在“上头”指示下见证赛夫发誓。他不否认,赛夫选择在补选提名日前夕(8月15日)发誓,是一项政治阴谋。

由回教专家出面解释比任何人说更有说服力。蓝兰的出现可以说一举击破巫统的技俩。但是亳无人性的巫统, 鬼惑技俩层出不穷, 安华能否安然过关, 我们只能祝他福大命大, 吉人天相了。

正如评论家们所说:这次补选其实不只是安华个人的胜败问题。而是人民能否战胜假民主的决斗。安华不止要胜出, 而且要狂胜。因为巫统仍然未从308大选失败中醒悟过来, 也没有丝毫悔改之心,很多人都想在这次补选中狠狠教训巫统一番。

让我们一齐祈祷吧,愿马来西亚快快走出黑暗。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