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星期三

秋风落叶,好不肃杀悲凉。这也许就是纳吉现在的心境。

本已像楚霸王被围困于乌江般的纳吉。今天再中一箭。




据当今大马报导,当年影响“蒙古女郎碎案”中的私家侦探巴拉(P Bala Subramaniam),更改他的法定宣誓书的地毯商人迪巴(Deepak Jaikishan),今日改口承认涉入影响巴拉在24小时内推翻自己立下指称现任首相纳吉和蒙古女郎有关系的法定宣誓书。

他在接受当今大马记者访问时如是说:

“我受一名朋友的要求协助。我答应协助她,因为我可以预见,整个后果将影响他们整班人。但对我来说,我卷入这个巴拉风波是一项错误。”

“我在这里不关事,我是一名商人。我后悔帮这名朋友,我以为她是真诚的……我本来不应该卷入这出占士邦电影中。”

询及他懊悔什么,迪巴在不语良久后,回应道:“当你卷入一些不清不楚,涉及谋杀与许多负面事情的东西时,难道你不会后悔吗?任何人都会感到后悔。”
他补充,整起风波已经导致他作为商人的形象,染上负面色彩。

巴拉


2008年7月1日巴拉曾发表一分法定声明,内容提及纳吉和碎尸案中的蒙古女郎有性关系。(7月1日巴拉声明全文

但在不到24小时内,立场急转弯发表另一份法声明推翻早前所发表的法定声。并且宣称本身是人胁迫下,才立下有关宣誓书。之后全家失踪。

巴拉撤回的7个段落


第8段

8. 当我询问这蒙古女郎到底是谁,阿都拉萨告诉我,她是一名朋友。阿都拉萨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她,这名人士要求阿都拉萨在经济上照顾她。

第25段

25. 在讨论过程中,阿都拉萨为了说服我继续留下,告诉了我以下这些事情:

25.1 他是在新加坡的一个钻石展上,通过拿督斯里纳吉的介绍,认识了阿米娜。

25.2 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米娜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25.3 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米娜,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25.4 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米娜3人,曾经在巴黎共进晚餐。

25.5 阿米娜要阿都拉萨支付她一笔钱。阿米娜认为,她有权获得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第28段

28 在我和阿米娜的谈话中,她告诉了我以下事情:

28.1 她是在新加坡和拿督斯里纳吉一起时,认识了阿都拉萨。
28.2 她曾经跟阿都拉萨和拿督斯里纳吉,在巴黎共进晚餐。
28.3 她曾被承诺,可获得一笔总值50万美元的佣金,作为在巴黎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酬劳。

28.4 阿都拉萨曾经在蒙古买了一所房子给她,不过她的兄弟后来把房子重贷(refinance)出去,她需要一笔钱来赎回房子。

28.5 她的母亲患病,她需要钱来支付母亲的治疗费用。

28.6 她曾在韩国和阿都拉萨结婚,因为她的母亲是一名韩国人,而父亲则是蒙古人和中国人所生的混血儿。

28.7 她询问我,如果我不允许她会见阿都拉萨,是否能代为安排,让她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第49段

49. 他们接着连续7天,每天从早上8时半至下午6时不断地录取我的口供。我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阿都拉萨巴金达和阿米娜所告诉我的一切,关于他们跟拿 督斯里纳吉(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的关系。不过,当我准备签署我的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第50段

50. 我在莎亚南高庭对阿兹拉、西鲁和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审讯中提供了证据。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我相信,他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他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第51段

51. 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在凌晨6时30分时,我与阿都拉萨,身处其律师的办公室,阿都拉萨告诉我们,在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纳吉发了一则短讯,因为他不相信他将会被逮捕,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第52段

52. 过了不久,在早上7时30分,阿都拉萨收到纳吉的短讯,向我和其律师出示有关短讯。有关短讯写着,“我在今早11时见过总警长,问题将会被解决...保持冷静”。

2009年11月,失踪的巴拉突然透过网路短片现身,指控当初时遭地毯商人迪巴(Deepak Jaikishan)和一名名叫苏列斯(Suresh)的警官,以500万令吉和其家人安危,威迫利诱致使他收回第一份宣誓书。

而目前逃亡印度的巴拉于2012年11月4日,对马来西亚反贪会下达艾的美敦书,要他们在7天内公布这起行贿案的调查结果,否则将把所有资料公诸于国际。

反贪会在11月8日给巴拉律师阿美力(Americk Sidhu,右图)写信表示,它已经对巴拉的投报展开“彻底调查”,并将调查报告提呈总检察署决定是否进行起诉。

惟总检察署在检视证据之后,判断证据不足以援引任何形式法令来起诉任何人。

无独有偶,受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人民之声”委托的法国律师在新加向马来西亚国会议员汇报,法国法庭对马来西亚购买潜艇案的调查进展。汇报会上法国律师阿波琳卡娜(Apoline Cagnate)指出,法国司法机构接受该人民之声提呈的7证人名单:


  1. 首相纳吉。
  2. 纳吉亲信阿都拉萨巴金达。
  3. 国防部长阿末扎希,
  4. 蒙古女郎案死者阿旦杜亚的父亲沙里布(Setev Shaariibuu)。
  5. 莫实得控股(Boustead Holdings Berhad)董事经理。
  6. 署理主席洛丁沃(Lodin Wok Kamaruddin Lodin)。
  7. 以及被指是巴金达重要助手的贾比星(Jasbir Singh Chahl)。
阿波琳卡娜也指出若纳吉拒绝供证,则法国司法单位或会发出逮捕令。

她举例说明,法国当局最近针对西非赤道几内亚的农业部长恩格马(Teodoro Nguema Obiang)所涉嫌的贪腐案件,向这名该国总统之子发出逮捕令。

一叶知秋,今天廸巴的改口加上不久前的民统署理主席兼斗亚兰区国会议员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前沙巴州斗亚兰国阵主席退出国阵及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长职位的拉京奥的退党潮。民间此起彼落的阵阵反风。

树未倒猢狲已散。纳吉政权正步入致命的寒冬已是不争的事实。随着巫统纳吉政权的逐步崩溃,大势所趋之下,预料有将有更多人为明哲保身而叛离贪渎的执政集团投向改革的队伍。民联的领袖应当作好收编的准备,给那些愿意弃暗投明者给予带罪立功,既往不究的宽大待遇。如此将能加速保障政权的和平转移。

延伸阅读:相关文章下载
Reactions:

1 条评论 :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