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0日星期六

半个多月?一个月?还是一个多月?都搞不清楚这霪雨棉棉的日子已有多久了。滴滴答答,西西沙沙的雨声听的人都迟钝起来。最难受的是长得肥美、茂盛,眼看即将丰收的长豆、苦瓜活活被淹死了。正在丰收的小西红柿也因水份过多几乎每粒都暴裂。


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呢?连气象台也说不准。再这样下去连新培的秧苗没没法下种了。



人常说马来西亚的天气是终日都是夏,一雨便成秋。炎炎夏日,偶下阵雨的确令人神清气爽,舒服无比。但这几年来天气反常,要不数日暴阳,闷热难当,连脱光光了睡觉都会出汗。然后来几天大雨。一下雨便交通阻塞,到处淹水。输水管暴裂,水供中断。一不小心,后备水糟脱了水,水管进风那就一个头两个大了,小则水流细如丝,大则滴水不出,必须花钱请工匠放风了。


小时候我很喜欢下雨天,一下雨我就心情舒畅。也说不出个什么原因。也许那时住的是锌板屋,一到中午真是热气难当,再加上父亲的暴力火气、大厨房的柴火气。小小的身心聚集了无法疏散的怒火,借老天的几滴眼泪来降降火吧。

小时除了喜欢雨天,也喜欢看天。每当被父亲无理责打后。母亲虽心疼,面对暴君却也无可奈何。我只能躲在冲凉房对天哭诉。

除了喜欢看天,也常常问天、问自己为什么要到这世界来?我到底来做什么?两岁时的那场病其实是挣扎着要离开的,却不知那个好事的神仙一脚硬把我给踹下来。害我在人间受尽折磨、遍体鳞伤。那天给我知道是那个老家伙把我踹下来,我准揍他一顿。

说起下雨,说真的吉隆坡目前所下的大雨,比起吉兰丹州的雨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年在吉兰丹种烟的日子,当真体验了毕生难忘的雨水。那雨下起来就是滴滴答答的十天十夜下个不停,十分凄凉。

无法出门工作购物,成天躲在屋子里。当雨停的那一天,到处淹水,车辆无法行驶,进出要乘小艇。所以吉兰丹要根绝水灾那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中央政府必需投入很大的资金,单靠州政府的力量是很难的。可惜的是过去的几十年,贪腐的国阵中央政府只会捡便宜,括取民脂民膏,盼望他们投重资去解决民生难题直如缘木求鱼。

倾盆大雨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过,但相信很多人都没遇过。有一天晚上我从吉隆坡驾车到吉兰丹,在经过哥打峇鲁要回Pasir Putih 路上就遇到了倾盆大雨。雨水降落车顶,就像有人把一大盆水往下倒一样。前面的挡风镜只见不断流下的水,隐隐约约的路面,可以说简直看不清。只能凭着感觉驾车。

小时被父亲打,被老师骂还会感到害怕;但那时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大概心已死了吧?也竟然没滑进大沟或冲下山涯。也不知是否那可恶的老神仙嫌我苦难还没受够,暗中拦住不让我这么快解脱。

除了凄风苦雨,也经验过狂风暴雨。当年在台北,每当夏天必有台风。虽不如香港频繁,却煞是可怕。台风来时,门窗早已关紧。只听窗外风声狂啸,窗户不断幌动。严重的话也会停水停电。第二天出门一看,满街的广告灯,广告牌碎落满地。树木东歪西倒。听教授说,某年的台风还几乎弄到无树不倒。

在那几年讨海的日子里,还经历了冻入心肺的海雨。在马六甲海峡里捕鱼本没有大风浪。但若遇到起网时下雨,那就苦不堪言了。网上来的鱼获必须马上处理分类,然后入冰箱保鲜。虽然下雨也得工作。海上不比陆地,四处空荡荡,气温变化很快。那早已被雨水、海水显透的衣服,经海风一吹,冻的直哆嗦,全身发抖苦不堪言。只得把衣服脱下,找个胶袋剪了三个洞,露出头和手继续工作。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