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4日星期一


9月22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回答记者询问有关瑞士维权组织的布鲁诺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本周三发布报告,指控砂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家族拥有高达210亿美元(相等于642亿令吉)的资产时说:

 “不用理会这样的指控。”

其实这位记者实在不识趣,问他这句话无异与虎谋皮,当然没有答案啦,因其为朋党也。然而不管朋党不朋党,身为一国最高领导人对这么严重的国际指责,竟然如此回应。连婉转回应一下也不懂。人家可是有证有据,一条条列出了清单的呀!

对纳吉这样的回应,外国人见了一定笑得连鼻子都歪了。但是大家别奇怪;他其实是已经被各项丑闻搞得筋疲力尽,连眼皮都张不开了。才出这招 “无眼睇,懒睬你。”

从蒙古女郎碎尸案、赵明福冤死案、潜水艇弊案、428净选盟30万人大集会、牛门案、苏丹街反征地、关丹反莱纳斯稀土厂、柔佛边加兰反石化计划、彭享反山埃采金、关丹假独中批文、沙巴州非法移民,沙巴州国阵巫统高官要员在最近相继出走叛变,.........,每一件都冲击着国阵巫统政权。冲击着国阵巫统政权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胜算。

这招 “无眼睇”,懒睬你。其实是偷师学我的。这一招我早在蔡CD挑战林冠英辩论时我已经就提出了。很多有识之士和我一样,不只不赞成和马华的人作任辩论,特别是有关政策的辩论。对马华所提出的任何挑战一律当他死的,别睬他。因为:


  • 一 马华已是信用破产,无任何道德高点来谈论政治。
  • 二 卖华=马华已是除该党的死忠者外,马来西亚华社的共识。
  • 三 马华因信用破产而政治破产,民间一片讨伐之声,非将之“抄家灭门,置之死地而后已”不可。政治生命已是奄奄一息。
  • 四 在政治上他们是当家不当权,只是巫统应声虫,和拉线木偶。

因此与其听他们 “死前” 刺耳的号叫,纠缠,不如将精力投入大选固票。

果不然,林冠英与蔡CD的第一场辩论变成了蔡CD政纲的发表会,连发问问题都要受后台导播指导控制。

不久前在蕉赖敦拉萨镇,蔡CD的儿子摆下擂台要雪州大臣兼敦拉萨镇国会议员的卡立和他辩论有关“达兰”集团的课题。明眼人一看就道这小子是找碴来的。可是还是有人傻楞楞的代表卡立要和小CD辩论,结果不只吃闭门羹,还被当场羞辱,险些演成全武行。

“达兰”课题其实简单不过。第一州政府已在第一时间回应。第二为征信,州政府砸钱请国际稭查公司𥟠查,如果小CD先生还不明白他可以到雪州政府查阅。再不然他大可持 “他认为州政府作弊的证据” 到反贪会报案,反正反贪对反对党嫉恶如仇是人尽皆知的事。

然而小CD先生对所有回应充耳不闻,不断抛出自以为是的论调来指责雪州政府及雪州大臣。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的目的只为引起公众的注意而已。所以去回应他和他纠缠就正中他的圈套,遂他心愿而已。

我这招 “无眼睇,别睬他。”,用在罪孽深重的卖华党身上,让他们在沉寂中无声无息的死去是最漂亮的绝招。

但纳吉拿这招 “无眼睇,别睬他。” 结果就是自宫,绝对有害无益。因为他是掌实权的国家领导人。不只要对国人负责,也必需面对国际的疑问。对自己手下的重臣受到外国组织这么严重,而且有理有据的指控。他一句 “不用理会。。。”就推开了,当一国领袖是这么容易的吗?这不等于默认了指控,或是表示他无能为力。

东施效颦,学虎不成反类犬,邯郸学步,这几句成语都是告诉人别乱乱学乱乱套。可惜纳吉巫统之流受英殖民主义反华思想教育,数十年来奴才般的执行英殖民主义者留下的分而治之政策,而令自己及其族人无缘接触中华文化。因此也无法理解及应用中华文化的智慧。再加上利令智昏,今日国阵巫的政治人物才连连干下蠢事,干了许多人神共愤之事。

延伸阅读:东施效颦
                   邯郸学步
                   坏蛋钓引了傻蛋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