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7日星期六


“邯郸学步”出自《庄子·秋水》:“子往乎!且子独不闻夫寿陵余子之学行于邯郸与?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

战国时期,赵国国都邯郸的人走路姿势非常优美,特别好看,邻国人很都很羨慕他们。燕国寿陵一个少年,特别迷恋邯郸人走路的姿态,竟专门到邯郸学习,他非常用 心观摩、效仿、练习,过了一段时间,他没学会他们走路的姿态,反而连自己走路的方法也全忘了;结果像乌龟般的爬着回来。

这个成语故事就是告诉人们,不能刻意的模仿别人。学习任何一种学问也要衡量自己的能力。要不然学虎不成反类犬,吃亏的还是自己。但是在现代激励式教育和商业 式的教育底下,许多人都踏入了“人定胜天, 只要苦干就能成功” 的䧟井中。曾经有位学生告诉我,她弟弟因为听了收音机的广告,而去报读电子工程双联课程。结果第一学期考试都不敢去考,因为考一次试要US$500-, 不管及不及格。而他自知无法通过考试。最后去了新加坡当工人。

另一个初一女生, 我教她时已是第二年留级生。她的哥哥, 姐姐都唸理科, 成绩也不错,就只她满江红, 学业成绩常拿最后一名,再加上一个不成器的父亲, 常把她假期打工赚的钱拿去赌,满腹委屈。但是她的美术和手工都很好。我任教时她和我特别有缘,经常来找我谈。也许受了我的激励,第二年她竟然考了第四名。 我只教了她两学期就离职了。后来再见她时, 她告诉我她决定放弃了,因为太辛苦了。后来改读美术班。结果中学毕业后她获得了奖学金进入了美术学院。

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后,我去参加一个经济讲座。在问答环节,有人提出了马来西亚的国产车问题。主讲的专家一语道破, 根据经济原则,汔车工业必需要有每月六千辆的产量才能生存。以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二千万人口的国家, 自制汔车根本不符合经济原则。

廿余年前,在向东学习的政治狂风吹出来的马来西亚国产车,人民在政策下被迫买单来维持国产汔车的生存。说是国产车, 廿余年来却连最关键的部件, 引擎都无法自行设计及制造。和国家汔车工业设立前的汔车组装其实没没什么两样。马来西亚既没有这样的工业基础与技术,在既有的各种政策下也培养不出人才。 就像一个天资不足却好高骛远又不肯努力的人。一支爉烛两头烧,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在政治自大狂催生出来的马来西亚国产车不止没为国家带来好处,反而牺牲了公共交通发展,使国民生产成本上升,丧失国际竞力。成为国家的负担,也沦为国际笑柄。

但是利令智昏。当权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并未从各样教训, 包括308政治大海啸中醒悟过。再来一次“邯郸学步”,又想学台湾对付陈水扁的方法来对付政敌。以肃贪为名对政敌展开疯狂、吹毛求疵的调查。然而几经周折,非但没有重大的发现却 弄死一个証人赵明福;勉强提控一个黄传好。放着明显涉及千万, 数以亿计的“大鳄鱼”不敢捉, 却以捕风捉影的方式去调查涉及一、二千元的政敌。有能力及机会去干那数以亿计弊案的人, 在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环境中,除了当权者的朋党外, 绝无可能是他人。因此, 反贪会至今只能落得个臭名昭彰。亳无公信力可言。

就以最近闹翻天的吧生港口自贸区弊案为例吧。就连自家人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阿兹米卡立也不禁质疑反贪会的能力而问:“为何普华永道与反贪局都使用一样的资料,但两者的调查结果却不相同?(详阅:)受交通部委讬调查吧生港口自贸区弊案的私人会计公司普华永道,使用和反贪会相同的资料,结果查出了弊端,而反贪会经历2004年到2007年两次开档调查,却以查无实据而关档。

当政者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人们不会因为他们的动作而相信民联的议员是贪污不可信赖的, 反而会给予更多的同情。即便是有成功被定罪的, 人们也会相信他们是因为经验不足而犯错, 而不是犯罪。事实上,当权者这一招犹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没有达到目的,相反已招至民间对政府更深的反感, 而且:
  • 第一,台湾的陈水扁与民联的案件更本是南袁北彻。台湾的政治尽管混乱, 但三权分立显著。检调单位、司法相对独立;最少没有像马来西亚的法官一样,判案没有说明理由、十几年没写判书的,或是要求律师代写判书的。
  • 第二,检控单位及反贪会不向国会负责而是向当权者负责。成员都是当权者委任,没有独立性。长期以来的办案行为及案例已深受人民质疑,没有公信力。

当权者只知道拼命疯狂的演奏“抺黑挖倒”进行曲,却不知民间已在组装闷雷。所谓“唔声唔声, 吓呢一惊。”(大家不必多讲)“下次大选呢就知?”(下次大选哼哼)。

所以奉劝各位,好学是优良品德, 但要学的其法,千万不要“邯郸学步”自取其辱。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