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星期四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疑绝,疑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以上这段是白居易的“琵琶行”中一段音乐描述。是对音乐描绘的千古绝句。

声音有两种,一种叫乐音,一种叫杂音。在物理学上说乐音是一种有规则的音波,不管是大、小、高、低、缓、急听起了让人觉得舒服。而杂音是一种杂乱无章高高低低乱跳的的波动,听起来令人心烦气燥很不舒服。

在中国某城市的一场音乐会上,正在演奏的音乐家突然停止演奏,并宣布中止当晚的演出,因为现场有观众的手机响了。这一举动引起了哄动。是的,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乐师用他全部的精神投入音乐演奏中,给突然叮的一声杂音插进来,这位乐师如果还能继续演奏下去,我想他不是已经练成入定的功夫,那就是次级不入流的音乐师。

不要说在中国,其实在马来西亚,也是有很多人不懂听音乐会的规举。常常不是不关手机,就是随意走动,交头接耳。让真正前来欣赏的人极不舒服。

在董教总所举办的325华教救亡大集会上就出现了一点令人很不舒服的杂音。

主办当局相当开明,允许参加者携带自制的布条、标语与会。大部份赴会的团体都很合作,把布条和标语交给工作人员,张挂在大会现场各处。







唯独下面这班小伙子,拿了三条长布条。口中不断念着“救救白小”...“救救白小”。我一听,呆了!白小事件不是已经结束了吗?白小事件虽然经过漫长的八年抗争,是华教痛中之痛。但是在308 政治大海啸后已基本得到解决﹣换名重开了。还什么 “救救白小” ?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的“保卫白小工委会”在白小重开后分裂成两派。一派认为功成身退应该解散。另一派却不愿解散。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在于白小重开后的 “董事” 之争。从上述布条,大家应可看出倪端。

 325 集会所要表达的是对中央政府长期以来,边缘化华教的抗议。争取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教危机。包括制度性增建华小,系统性培养华小所须的师资。如果他们真是为董事位子之争而到 325 集会上来献宝,是真的很不恰当。

最令人吃不消得是他们持着布条,长时间占据在大路上抢镜头,防碍路人行进至会场。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