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2日星期五

最后的惨叫

这首打油诗是我生平第一首诗。我才学浅陋实在不会写诗,只是最近很多事有口难言,手痒难当。敬请大家多多包涵, 体会体会。

阿末,
不知是芥末还是什么粉末。
但肯定厉害过C4粉末。
C4无声无息, 无影无踪,
只把尸体弄得四分五裂。
阿末的声音,
石破天惊,
恍如如来狮子吼。
更像受伤垂死恐龙的惨叫。
曾经;
在某个5月13日,
被几把巴冷刀,吓的阳痿的,
卖华人和命正人。
也给阿末之声,
惊的阳起回春。
更把那群吸血巫毒的美丽衣衫,
震的支离破碎,
赤祼横陈。
原来!
狗终究改不了吃屎。
从今以后,
若还有相信巫毒是神仙、菩萨,
能拯救万民于苦海,
那肯定是没有LP者。
谢谢你,阿末。
你代表巫毒所发出,
最后绝望的惨叫,
再唤醒了许多还在作梦的人。
让我们每人一口涎沫,
造一条大河,
把巫毒僵尸冲到大海喂王八去。
让这片属于万民的国土,
长治久安。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