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星期四

雪州大臣卡立最近可以说多灾多难。除了面对党员迫宫外,也面对友党的围攻。卡立有今天的灾难可说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这点暂不去谈。


在民联三党组成的雪州政府中,三党议员除公正党外其他两党都曾大力支持卡立甚至在他面对党内的批评时站出来撑他,大有非卡立无人可能领导雪之势。曾几何时,在今年初暴发卡立和公正党其他领导的争执事件,导至制造加影补选后。行动党人一反支持卡立常态,在州议会内外大呛卡立。

今天又看到行动党的黄泉安公开呛卡立,要他下台为制水问题负责。他说:

“我是一名雪州纳税人,我在梳邦再也拥有一间屋子。我现在定居槟城家乡,每两周回去一次,即便是回家睡个觉而已。”

“我最近每次回家,都会碰上制水。实际上(我)每次仅能随便冲凉(mandi kerbau)!”


梳邦再也的制水情况我不清楚。但我这区早在上星期已经没有水供问题了。制水的确是很恼人及不便的。但只要作好准准备,其实也不会像黄泉安所说的那么凄凉。

我的做法就是先准备一些大胶桶,这些胶桶是向面包厂买的,四十公升RM5.00一只。一桶水把身体洗的干干净净绝对没问题。其次个人的习惯也有影响,这是关系个人品性的问题;我见过一些人冲凉,那可真吓人,只听那冲水声一直冲,一真冲个不停,也不知是否有停下来擦皂擦身。像这样的洗澡法用水肯定惊人,在制水期你不能过隐只能怪自己,怪自己平时养成的坏习惯。

像以上这种洗澡法的人相信不少,你看现在很多旅舘的客房都只有水洒澡浴设备而取消了以往的浴缸泡澡设备。

所以黄泉安的说词看似头头是道,实际却是有点跨大。所以政治人物,政客所说的话大家一定要仔细听,还要仔细想。尤其是一些只靠文告起家的政党。

他因此要求开除卡立,似乎也有点过份及小题大作。雪水的水供管理问题本就非常难搞。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现在的水供管理权不在雪州政府手里,而卡立也没什么权力去管。整个雪州的水供问题都是国阵搞出来,企图迷糊、扰乱雪州民心的花招。其实在这次制水之前,雪州水供也曾发生了几次制水事件,其中一次就是说水泵坏了,另一次就是说某条河被污染了要封泵。

上一届行动党在卡立领导下如鱼得水。这一届听说卡立大关水喉,不准别人乱用水。但卡立所关的 “水喉”不是那水喉,不准乱用的 “水” 也不是那水。本来得 “水” 的鱼现在没水可辛苦了,蹦蹦乱跳乱叫一点也不奇怪,求生本能也。

所以行动党人这次以水问题来呛卡立是不是别有蹊跷?

我不是在顶卡立,反之我希望公正党快刀斩乱麻,赶快解决大臣的问题。卡立除了在和中央政府恰谈收购水供的黑箱作业无法服众外,最近对制水问题的口气也越来越像国阵,接近同调之境。

水对卡立来说可是祸水?佛经说:“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作佛作魔其实只看自己的的“心”(想法)而己。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