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星期五

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运动是危险和无知的。最近的台湾 “反服贸” 学生运动在本地也引起了一点争论,虽然没有引起很大的共鸣,但是在网路上所出现的一些文章却借此鼓吹,向台湾的学生学习。

首先就是由丘光耀所写的一篇文章《大马反对运动太温驯没突破》接着是《当今大马》的《大马社会运动太“乖巧”?》黄剑飞所写的《马来西亚与反服贸》黄国富的《打开民主想象的占领行动 》。他们认为我国的反政府运动太过温和,应该像台湾反服贸那样强硬。我想这是危险的。

为了支持他们自己的论调,不惜歪曲,避开 “台湾反服贸” 运动的事情真相。强调人多势众、强势、不曲不挠。简单一句话就是为反对而反对。包庇学生的暴力野蛮行为。完全绕过法治,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抺黑台湾政府。例如在《马来西亜与反服贸》一文中如是说:

“……当中前九个月存在了太多非合法性却不予以纠正程序,而一夜之间宣布“视为生效”,当然引起民愤。既然强行立法通过先已经存在着种种的不合法,那么退回服贸,重新立法,再重新审议,才是以法治解决争议的唯一途径。”

这段文字已经反映了作者完全是依据反贸学生的说词,自己没作功课就写出这样误导性的文章来。而且作者完全不了解台湾国会的运作。而《当今大马》连这样的文章也登出来,可见《当今》的水平也有问题。民主自由是有原则的,你让歪曲事实的文章刊登出来只是在损耗自己的公信力。

(1) 服贸协议不是新法令,而是早已通过立法程序的 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中的一个项目。属于后续补充协议,由行政院研拟实行细节后送交立法院审核。是无法修改及退回的。若退回即表示台湾政府食言,要再重新谈判。对以后的国际谈判影响深远。

(2) 案件送立院已经九个月,但一直受反对党民进党的拖延阻挠而无法在立院排案审查。而根据台湾立法院程序若一法案超过若干时间不审议即自动进入表决程序。所以国民党立委张庆忠的宣布并没有违反民主操守。反而是民进党滥用民主操守千百计阻挠法案的通过。

在民主议会制度里,少数服从多数是基本原则,若要做到人人同意才执行,我想那是不切实际的。作为执政党的国民党完全可以迳行表决而不必理会在野党。但很多人不知道台湾国会不像马来西亚的专断独行。国会中设有许多由执政及反对党护员共同组成专门委会,在提案未排期表决前先行审议,已经是充份尊重在野的议员。

而民进党就是一个反民主原则之道而行的政党,只要自己不喜欢就无所不用其极的去阻挠。用霸占主席台、锁门、动粗打人制造混乱……等等行为使立法院无法开会。而这种 “民主” 的后果却造成台湾各种法案不能及时生效,对内政及外贸造成严重的伤害。当然国民党及马英九背上最大的黑锅----“无能”。

而且由于这种民主,台湾政府也不能像其他国家一样对策略性的行业及时给予大力支持。结果本来是领先的亚洲(除日本)各国的电子、电脑、半导体业完全被韩国赶超了。

所以我想问问写这些鼓吹 “台湾反服贸运动” 的人,你的 “民主运动” 的目的是什么?你今天的行为就是明天别人的榜样,你今天可以这样赶人下台,明天别人也可以同样方式赶你下台。而且你会下的更快,屁股还没坐暖就被人替下来了。

民运、社运必需有正当性。如果撇开正当性,那么就是为反对而反对,结果只是制造社会动乱,对国家、人民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所以:

第一:台湾的 “反服贸” 运动,没有正当性。只是政党之间的不正当斗争。“反服贸协议” 运动的成功,只会给台湾的带来无法估计的经济创伤。而非学生们所提的维护台湾利益,更非他们所提的黑箱作业。

第二:礼貌是人的基本道德。你现在指鹿为马,颠倒是非的指责别国政府不是,是不是没礼貌了。如果这些写文章的有一天上位做了国家领导人,那岂非常常引起外交纠纷?

第三:国情不同。例如台湾没有像马来西亚的种族、宗教问题。台湾有相对独立的选委会,独立的公务员系统。台湾没有跳糟议员这回事,不久前王金平被开除党籍即是例子,议员离开党就会失去立法委员资格。

所以如果你想把台湾学生反服贸式或泰国式的强暴民主运动用于马来西亚,后果及代价会是如何?请计算好了才说话!

最后也请别误会我反对政治抗争或同意国阵政府。我与很多人一样希望国家能走向光明。但却是要再提醒大家,民主是有条件的,民主也不是可以无限上网的。希望那些民运人士及领袖更有智慧一点。在谈民主前先要搞好自己,即格物致知(学识),修身(品德),  那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

煮白米饭或糙米饭目的都是充饥。但过火煮糊了,焦了那一样是饿肚子?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