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大选已如箭在弦。尽管执政党国阵迟迟不愿解散国会。然而朝野政党已铆足劲展开选前工作。

当朝的国阵政府尽管掌控了所有主流媒体,经常为自己涂脂抺粉,抺黑反对党。但在近日几场公开的造势活动中,从纳吉在槟城的“韩国江南”演唱会到黄燕燕在马六甲的团拜;国家领导人在公众面前被公开呛声说:“NO”,是马来西亚史上前所未有的。因此可见,国阵政府在主流媒体自吹自擂,声称选民已经回流根本是在自我麻醉。

这一片民间反对之声。可以说令国阵政府寝食难安,焦虑不已。尤其是纳吉及一些重大贪腐官员。他们不止面对因失去政权而失去利益的风险,还将面对法律制裁而身陷囹圄,甚至死刑。所以他们也必将“奋不顾身”竭尽一切所能作困兽斗力保政权。近日发生在沙巴的菲律宾武装分子入侵事件,加深了民间对国阵政府采取不正当手段来拖延选举以保政权的猜疑。人们之所以会猜疑:

  • 第一:从事件一开始,政府就一如既往对任何关系国家的事件保持封销,不透明的做法。
  • 第二:事情处理时间过长。被武装入侵,对一个国家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应不止是驱除出境这么简单。但国阵政府竟然可以和这些武装份周旋三个星期这么久。实在耐人寻味。也难怪民间猜疑连连。
  • 第三:事件发生和大选日期非常接近。沙巴的严重非法移民早已是众所周的袐密。在不久前开庭的 “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上也揭露出菲律宾的回教武装分离分子领袖也在沙巴取得马来西亚公民权。
  • 第四:苏禄苏丹皇朝早以覆灭。尽管过去马来西亚和周边国家如印尼、菲律宾曾有过磨擦。马来西亚的一些政治人物也和菲律宾的回教叛军及泰南回教叛军和爱昧关系。但从来没听说过有苏禄苏丹的武装部队。而且从报导中所知他们所持有的武器都不是很落后的。一个没落,甚至可以说已不存在的皇朝有维持一支这样的军队的能耐吗?
非法移民进入沙巴如入无人之境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因此不论这是否一起单纯的入侵事件。都突显了由马哈廸一手倡导的,为保国阵政权的非法选民计划,实是引狼入室。也是今天和外国武装分子发生流血冲冲突的根源。

更希望沙巴的武装冲突不会被纳吉政府利用作为拖延大选或甚至学他父亲一样中止宪政来延长国阵政府的统治。那将是国家的大灾难。若是如此,立杆见影的将是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将被远远的抛在国际发展之后。前途难以想像。



新闻转载(当今大马):马来西亚军队向苏禄军发动总攻,

  • 中午12点40分:根据马来文《每日新闻》报道,一辆救伤车在12点12分左右,抵达拿笃医院,相信载有来自Sahabat垦殖区的伤者。
不过,医院方面目前还未证实这项最新的消息。
  • 中午12点26分:依斯迈揭露,我国安全部队进入甘榜丹多后,苏禄入侵者仍然拒绝投降。
他也促请所有单位,勿传播任何谣言。

“我们目前无法证实死亡数字,但我们相信没有平民受伤。请跟随安全部队的指示,停止聆听或制造谣言,这只会让局势恶化。”

总警长说,安全部队已经进入现场搜查,行动仍在持续。

他表示,安全部队在10平方公里内展开行动,而安全范围则是4平方公里。
  • 中午12点09分:根据《马新社》报道,依斯迈在拿笃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这项军警联合行动名为“苏禄行动”。
他称呼这批苏禄入侵者,为恐怖分子。

他指出,安全部队在早上7点派出战机时,当地并没有平民在场。

他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安全队员受伤,至于敌军的伤亡情况则仍不清楚。
  • 11点45分: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发表文告说,军警于今早7点开始携手攻击位于甘榜丹多大武装分子,至今我方仍遇到敌方开枪的顽抗。
他指出,当局目前正进行地毯式搜查,但仍无法确定敌方的死伤人数,而大马方面无人受伤。

因此,他敦促各方不要胡乱揣测,因为目前行动仍在进行中,任何不确实的消息将会破坏行动。

他也促请民众无须担心,因为这项行动只限于甘榜丹多。

军警联合记者会的背后,挂着一条横幅,写着“苏禄行动”。
  • 11点57分:针对菲律宾媒体报道我国战机投弹时误中马来西亚人,依斯迈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表示,目前无法证实此事,但根据指挥官的回报,苏禄行动正按照计划进行。
此外,武装部队首长祖基菲里(Zulkifli Mat Zain)强调,行动现场并没有平民。他证实,武装部队使用了“一些炸弹”,以确保地面部队可以安全进入现场。
  • 11点半:根据《星报》引述警方消息称,保安部队完全击溃苏禄军,唯这仍未获得当局证实。
  • 11点16分:根据《前锋报》新闻短讯,当局对武装分子的空袭已经停止,目前将由陆军挺进。目前所有保安部队成员安全无恙。
  • 11点15分:全国总警长依斯迈举行记者会表示,当局的行动仍在进行中,并且遇到一些顽抗。目前大马军警人员并无受伤,但对方的死伤人员不明。
  • 11点15分:在Bandar Sahabat的垦殖区,当地唯一油站所有汽油已售罄。该镇距离甘榜丹多15公里之遥。
最靠近的油站坐落在珍特拉华希镇,距离战区约30公里,也只是分配汽油给军车。
  • 41岁的油站经理哈金(Hakim Razim)说,“油槽车拒绝载送汽油来,我只剩下1千公升的汽油,全部保留给军队。”
无论如何,经过一番讨论,哈金允许《当今大马》记者添油。
  • 11点02分:靠近战场附近的一个油棕园,所有工人被聚集在一个临时帐篷,以便警方进行搜索。
49岁的沙比利(Sabri Abdullah)也与这群油棕园工人一起,他申诉,由于警方封锁进出口,导致他无法回家。

他告诉《当今大马》,“我从今早开始就等着回家,我肚子很饿,没有食物。”

“我也无法出去市镇买食物,我们都是穷人,没有钱,所以都是自己准备食物。”
  • 10点45分:警方扩大冲突地区的防卫线,封锁所有进入甘榜丹多的入口。
手持来福枪的警员伏在油棕园,以防备敌人逃脱。
  • 10点43分:驻吉隆坡的菲律宾大使馆揭露,该国外交事务秘书昨日午夜与大马外交部长阿尼法与国防部长阿末扎希会面。
有关会面是在吉隆坡举行,以便讨论如何和平解决拿笃的冲突。
  • 10点30分:菲律宾媒体报道,艾奎诺的发言人表示,菲律宾已竭尽所能阻止暴力冲突发生。
“我们已经竭尽所能阻止这一切发生,但是最终,嘉玛鲁基兰的人选择了这条路。”
  • 10点20分:首相纳吉今早出席逾1万人出席的宗教师大会上致辞时,汇报最新军警携手在拿笃发动攻击的状况。

他说,今早10点,保安部队开始发动大型的攻击行动,对抗入侵者,先是大马空军部队出动军机空炸,随后陆军部队就发动迫击炮。

“而当我在这里致辞时,陆军部队与警方已乘着装甲车,去捉拿这些侵犯(国土)尊严的队伍。”

“我们一开始就抱着谨慎意图,不想沙巴留下一滴血,不管是来自我方或是入侵者。”

“但难过的事,我们出自良好与崇高的意图,遭对方用残忍方式枪击与杀害(我们的)警员。”

他说,作为国家领袖,他决定大马是时候不再给予任何考量,并用一切力量来应付。

台下对纳吉的言论,还以如雷的掌声。

随后,他在致辞中也不点名的抨击,在警方殉职其家属悲伤时,有人指控当局在做戏(sandiwara)。

纳吉表示,当他去迎接殉职警员的遗体,有一名寡妇怀孕一个月,还有一名五六岁孩子说父亲被炸弹炸了,语气仿佛父亲还会回来似的。

他接着说,这时候却有人可以说出“做戏”的话,令他对这种人感到无言以对,这是没有良心的话。

纳吉严厉的说,"这是一个很卑鄙的行径,因此我们必须拒绝这种人。
  • 10点17分:InterAksyon.com引述ANC新闻频道,指大马军方的炸弹击中阿兹姆迪与其人马的1公里之外。
阿兹姆迪表示,他们无法确定这些炸弹的目标是谁,但是他们依然安全无损,并且准备反击。

另一方面,在马尼拉,一群示威者聚集在马来西亚大使馆,谴责马来西亚当局的攻击行动。不过,当地警方制止示威者靠近大使馆。
  • 10点15分:阿兹姆迪接受InterAksyon.com电台访问时,不满菲律宾政府对待他们的态度。
“政府下令逮捕我们的同志,就算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好像我们不是菲律宾人。”

此外,阿布拉罕则告诉《dzBB》电台,阿兹姆迪已致电通知他们正受到攻击。

他另外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做了”。

他重申阿兹姆迪早前的誓言,即将会斗争到底。

“我们不是入侵者,他们(马来西亚人)才是占领我们传统土地的人。”
  • 10点17分:InterAksyon.com引述ANC新闻频道,指大马军方的炸弹击中阿兹姆迪与其人马的1公里之外。
阿兹姆迪表示,他们无法确定这些炸弹的目标是谁,但是他们依然安全无损,并且准备反击。

另一方面,在马尼拉,一群示威者聚集在马来西亚大使馆,谴责马来西亚当局的攻击行动。不过,当地警方制止示威者靠近大使馆。

  • 10点15分:阿兹姆迪接受InterAksyon.com电台访问时,不满菲律宾政府对待他们的态度。
“政府下令逮捕我们的同志,就算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好像我们不是菲律宾人。”

此外,阿布拉罕则告诉《dzBB》电台,阿兹姆迪已致电通知他们正受到攻击。

他另外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做了”。

他重申阿兹姆迪早前的誓言,即将会斗争到底。

“我们不是入侵者,他们(马来西亚人)才是占领我们传统土地的人。”

  • 10点09分:警方已经在丹绒拉边的大路上设立路障,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里。丹绒拉边距离总攻击现场大约5公里。该地区方圆50公里禁止人们进出。
《当今大马》特派记者表示,现场爆炸声已经停止了大约1小时。不过,记者不能确认,我国是否已经派遣地面部队进入甘榜丹多,因为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不允许记者进入。
  • 10点05分:在马尼拉,大马驻菲律宾大使馆前出现了一批警员与记者。他们估计待会将有一批示威者,前来大马大使馆前抗议。
  • 9点55分:据菲律宾《ABS-CBN新闻》,阿兹姆迪在接受《dzMM》电台访问时表示,马来西亚保安部队在这次的行动中,出动战机攻击他们。
他遗憾,菲律宾总统艾奎诺三世处理这次危机的态度。

他宣称,马来西亚与菲律宾政府显然已经不再聆听他们的诉求,拒绝以和平方案解决这次的对峙。
  • 9点45分:根据菲律宾《ABS-CBN新闻》,在今早马来西亚发动攻击前,自称为苏禄苏丹的弟弟阿兹姆迪告诉菲律宾电台《dzMM》,他并未因为马来西亚派出更多军队前往沙巴的计划而受到影响。
 阿兹姆迪也是领导甘榜丹多武装分子的首领。

他表示,虽然马来西亚与菲律宾政府都不断呼吁他们投降,但他们不会轻易弃械。

“现在是时候了,为了我们的权益,我们将决心斗争。我要求他们(菲律宾人)做些东西,支持我们。”

“他们不能吓我们,因为我们是为了自己的权益斗争,也就是为了苏禄民族与菲律宾人斗争,如果菲律宾政府仍把我们视为菲律宾人。”
  • 9点41分:菲律宾电台《dzBB》报道,自称为苏禄苏丹的弟弟阿兹姆迪(Azzimudie Kiram),通过发言人阿布拉罕(Abraham Idjarani)证实,大马保安部队攻击苏禄军。
他声称,其中一架战机起码投下了两颗炸弹。

不过,阿布拉罕声称,这些炸弹并没击中苏禄军,反而误中马来西亚人。

《dzBB》电台也报道,这次马来西亚的攻击行动,是苏禄人自107年前Bud Dajo战役之后的第一场战争。

Bud Dajo战役是美菲战争中的其中一场战役,据称美军在这场战役中杀害了1000名苏禄的道苏人(Tausug)。
  • 9点37分:根据一个军方消息,军方派出战机、火炮及步兵,参与这次的行动。
  • 9点15分:在拿笃市镇,当局正在市内医院做好准备,以便能第一时间接领死伤者。
拿笃市镇距离总攻击地点大约120公里。
  • 9点11分:据悉,军方已经调动7营士兵,增援警方。此前,警方一直主导行动,直至昨日傍晚,军方派遣大批军力进驻苏禄军藏匿的甘榜丹多附近。
  • 8点54分:一名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官员抵步,他要求甘榜恩巴拉的村长拉乌夫,点算与登记其甘榜逃出来的村民。
他们大约有300人。他们目前逃到一条油棕路,以避免受到战火波及。
  • 8点45分:距离枪战地点大约2公里的甘榜双溪美拉(Kampung Sungai Merah)有许多村民逃出。他们纷纷挤进罗里中逃亡,一些罗里甚至挤入大约50人。
他们目前把罗里与车子停在前往甘榜丹多(Kampung Tandou)的大路上。甘榜丹多也是目前正在发生总攻击的地方。

村长拉乌夫(Rauf Bani)表示,他们本来逃到甘榜恩巴拉(Kampung Embara Budi),但当地的守卫却不允许他们进入村子。

“守卫说,他们不让我们进来,所以我们来这里。”
  • 8点28分:根据《马新社》报道,首相纳吉今早发表文告宣布,我国保安部队于早上7点开始,向入侵的苏禄军发动攻势。
纳吉在文告中指出,自武装分子于2月12日入侵拿笃以来,政府一直采取不流血的方式去解决。警方会晤武装分子进行谈判,希望对方同意和平离开,而不会面对严重的法律对付。

不过,纳吉指出,当入侵事件拖延下去,当局发现入侵者没有意愿离开沙巴,并且在上周五向当地值勤的警员开枪,导致两名警员殉职;隔日,还有6名警员在仙本那遭入侵者杀害。

“自从第一次攻击开始,我就强调,入侵者必须投降,否则我国执法当局将会采取行动。”

纳吉指出,身为一个爱好和平与提倡和平解决纠纷的伊斯兰国家,我国努力避免拿笃发生流血事件并不成功;相反地,我国的保安部队成员受到攻击与杀害,大马人民尤其是沙巴人民担心本身的安危。

“政府必须采取适当的行动来维护国家主权与尊严,这也是人民所要求的。因此,在今早7点,保安部队已经向甘榜丹多发动攻势。”

另一边厢,菲律宾总统菲律宾总统艾奎诺三世也警告这些相信是苏禄苏丹追随者的菲南武装分子说,“你们不会成功。”
  • 8点24分:一名38岁的村民纳西尔(Nasir Asrama)说:“他们开始轰炸这个地区。”
“我们看见空中有战机,他们炸了这个地方4次。”

这些村民是来自甘榜丹多的隔壁村甘榜双溪美拉(Kampung Sungai Merah)。

甘榜丹多是坐落在丹绒拉边与甘榜双溪美拉的中间,两者分别距离5公里及2公里。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