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太极拳是家喻户晓的武术运动。源自道家张三丰。演变自今门派林立计有陈式、杨式、吴式、武式、孙式、和式、李式、郝式、赵堡架太极等各家。还有太极剑之类的玩意。

我小时就听说了许多练太极拳的好处及神奇。然而一来我并不好动,二来没有机缘,所以尽管心中有意却始终无缘学习。

其实太极是张三丰晚年所悟到的一种气功法。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气功。本就没什么招式。和普通拳术没什么关系。也没攻击性。太极的特点就是以力借力,四两拨千斤。也就是,利用攻击者的力反击攻击者,攻击者力度越大反击的力度越大。认真来说攻击者可能还未近身就被弹开。这种作用其实就是“气”的作用。非有深厚的内功绝对不行。

我曾经在本地的电视台看过表演,当练功者摆好马步布气后,一个参与的观众就向练功者冲过去,可跑到一半就莫名奇妙的摔倒了,试了几次都是如此。

看人练太极拳时还会看到两个人在推来推去,这种练法叫推手,是练抟击(打架)之术。今天人们挪揄一个人推卸责任的行为为 “耍太极” 即由来于此。

人生有时耍耍“太极”本也没什么;偶遇一些突发事件,一些蛮不讲理、来势汹汹人是必要耍点“太极”来应付的。但是凡事耍太极就变成不负责任了。

做人其实和练功一样。很多人都相信气功,也练气功,但最后能从气功中得益者实如凤毛麟角。别说能练得如张三丰般神气合一,说得难听点很多人甚至连长寿、健康都得不到。反倒是越练越短命。

练太极不按正确方法练终必自伤。做事待人不本良心,经常耍“太极”无异人格自杀,终必成千夫指。

蠢氏太极

以下两人也是太极高手,不过耍的是“蠢氏太极”。身手极其笨拙粗糙。


现任教育部长                                                                       副教育部长


现任教育部长墓油丁在回应华团5月20日在关丹举办要求复辧关丹华文独立中学的诉求时说:“贵为教育部长的他碍于教育法令、政策及历史协议已经阐明了独中的数量,他不能就增设独中一事回应华社”。

此言一出立即召来董总一记“阴阳掌”,阳掌击向教育部长, 要求墓油丁:“明确和具体地回答,政府到底是与哪一个机构达成协议,指明华文独立中学数量只能维持60所,不能增加新的华文独立中学。此外,慕尤丁应该公开说明,教育法令的哪个条款和教育条例,禁止开办华文独中?”

阴掌引蛇出洞。虽然墓油丁没明说什么是“历史协议”,也没说和谁达成的协议。然而常常自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领导诸公纷纷跳出来对号入座,声称他们没有“典当华教的契约(协议)”

董总接着在6月12日再发一招:出示一份由教育部政策策划组与研究组主任查利阿兹 (Zahri Aziz)博士所写的公函,力证马华在17年前准备1995年教育草案时,曾与国阵成员党及非政府组织达致“独中统考文凭维持原状的协定。”

当晚身为马青总团长兼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方吋大乱,马上还一招“满天烟雨”;这一招煞是奇观。他说:

”他中午接获总会长蔡CD来电转告,在1995年出任教育部长的现任首相纳吉已否认“契约(协议)”的存在。

“董总所出示的信函只是教育部官员当年发出的回函,而非部长名义发出。”

“有关信函并没列出相关团体的名字和当初的协定,我劝请各界勿自行揣测。”

看了这几个活宝的谈话,你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一群国家领导人之口。

国阵政府在应对这事件上实在愚蠢与落后之极。

第一:台商可以在马开设台北学校,西方国家可以在马开设国际学校,近年来甚至取消收生限制。而占马来西亚总人口近30%的马来西亚华裔公民却在民族教育上受到苛待。不管部长所持理由是什么;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

第二:华文、华语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已在全世界受到重视及引发学习热潮。至目前为止全球106个国家共设立教授汉文、汉语的中小学孔子课堂已达500多个。身为中国近邻的马来西亚政府却在教育上无理对待华文教育,阻挠华文教育的发展,在外交上失礼,国际形像上失理。

所以你能看到中国挟巨资到世界各国投资,甚至把整条铁路送了给非洲落后国。给许多不同文不同种的友好国家送了许多援助。但被称为除两岸三地外,世界上保有最完整华文教育的马来西亚,有百分之卅和中国同文、同种国民的马来西亚,你有看到有什么中国的大投资吗?

第三:巫统政权摇摇欲坠是他们都心知肚明的事。过去他们长期赖以保政权的马来票以经分崩离析,极需其他民族选票来支撑。批准建一间独中对华人而言可能每天又要少喝两杯茶了;辛苦的是华社,对国阵政府而言更本没有任何损失及负担。而这样一来却可暂时平息华社的心头火,可扳回华社的欢心,正是何乐而不为。可惜他们实在太愚蠢了。所有的思路都沉浸民族英雄的邪念里。

巫统的领袖向来都是靠排华来讨好马来族而上台的,说的不好听是踩着华人的尸骨往上爬的。然而斗移星换,时移势转。今天很多马来族都醒悟了,知道华人并非如巫统所宣传的马来人克星。反而更相信欺骗他们的是巫统。

二十多年前我教独中时就有不少马来族同学,现在连华小都有马来族及印度族的学生就读。十多年前我认识的一个巫统支部主席,就是把儿女都送进华校。他的小女儿还在我面前秀了口流利的华语,也非常有礼貌。

随着中国的堀起,华校优秀的办学素质,越来越多的非华族学生报读华校。而墓油丁等国阵高官却依然如此的迂腐,愚蠢。

愚蠢是没药医的,等死吧!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