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青蛙放大镜
[ 1 ] [ 2 ] [ 3 ]

在马来西亚,人们喜欢称蝉过别枝的议员或人民 代议士为青蛙议员。为什么称青蛙,是因为牠很会跳,跳来跳去?但袋鼠更会跳,为什么不叫袋鼠议员?不过青蛙也好袋鼠也好, 都是动物,动物的本能就是吃、喝、拉、撒和交配,并不会像人类般会思考。而青蛙更是冷血动物, 你把牠放入热水中煮, 牠也不会有感觉,皮肤也不会变红。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称之为青蛙而不称为袋鼠议员呢?

还记得十六年前(1994)沙巴州拜林州政府倒台吗?当年拜林领导的沙巴团结党赢得48议席的25席位, 以简单多数票执政。但当拜林宣誓就任不久, 就有三个议员变节跳槽国阵而倒台。此后陆续有议员叛离,就连他的亲弟﹣超级蛙王﹣杰菲里也背叛他而去。令拜林这位卡达山人心中的英雄暗垂泪。这是不最早的青蛙议员不得而知, 却是哄动一时的事件。而主导这次变节事件的正是现今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及公正党灵魂人物; 当年的副首相安华, 及现今的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

剃人头者, 人亦剃其头。十六年后的今天,安华领导的公正党也发生了类似事件。继霹雳州两名公正党员及行动党员被撬变节,导至霹雳州民联政权倒台。这几个星期陆续又有 三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变节。当然当年沙巴事件和今天公正党议员退党事件的背景不同,因此所造成影响也不尽相同。

放大细看

对于变节的看法可说见仁见智。对敌对阵营来说当然欣喜若狂。对被叛的一方肯定没好话。对那些“泛自由西洋选举派”人士来说不管如何,变节都是不对的。我的看 法是必需视情况来评定。自古即有“弃暗投明”之说。“弃暗投明”也是一种变节行为,但从来就备受讚扬。从政者所为何物,为国家社稷,天下苍生谋利也。如果 你所在的集团, 与你从政的目的相违,作出伤天害理, 鱼肉人民的事情,那你的离开绝对值得讚许。就如前首相署部长再益; 受前首相委讬进行法制改革,但最后发现那只是拿他玩玩而没有真的改革意愿后, 毅然弃官退党。这就是所谓的“弃暗投明”。

现在我们来看看最近变节议员的退党理由:

1再林(Zahrain Hashim)
:第一位退党的国会议员。

他说: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是“沙文主义、独裁者、共产思想者”的批评,在在形塑人民公正党无法代表马来人、靠向民主行动党的印象。对槟州首长林冠英及民联失去信心。再林也指林冠英剔除他担任岛屿高尔夫球产业公司主席的职位,这“显示林冠英崇尚沙文、独裁及共产主义”。


2. 陈智明:
是继再林后退党第二个退党者, 论调基本和再林一样, 冲林冠英而来,他有4点理由:
  • (1)对公正党内部没有提供诉求管道,投诉无门感到失望;
  • (2)不满民主行动党领袖,包括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幕僚长黄泉安及第二副首席部长拉马沙米,指责他滥权及干涉公开竞标事宜,他将起诉对方;
  • (3)公正党领导层为了夺取中央政权,不惜牺牲党尊严,换取友党支持;
  • (4)不愿屈服于林冠英的独裁领导作风,包括把公正党华裔议员“当狗看待”。
3. 莫辛法兹立(Mohsin Fadzli Samsuri):他之所以会选择退出公正党是因为民联处理"阿拉"事件的手法让他感到不满,而他已通过各种党内管道传达自己的意见,但却不受理,因此感到失望而离开公正党。

这三位退党的理由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党不理会他们的意见。投诉什么, 为什么党不理他, 外人不得而知。也无从评论。

在很多人都大谈自由民主的今天,其实很多人都不明白自由民主的原则及真谛。民主原则赋予团体参与者人人都有言论、提议、思考的自由。从而集思广益,得出对群 体最有益的决策。并不是说每个人的意见都会, 都应该被接纳。被接纳的意见不一定是绝对对的,不会出问题的。不被接纳的意见也不一定是亳无用处的。最终的决定是由当时与会者及被选出赋权作决定者的智慧。一但作出了决定, 团体内的人就必需尊从决定而行。这是民主的原则。

如果要求党(团体)来满足每个人的意愿,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可行的。若个人意愿凌驾党(团体)的意愿,这个党(团体)是不可能生存的。这个党才可能真正成为独裁的组织。

陈智明等人如果认为他们的理念是对的,他们个人的能力比公正党现任领导更强更能为党带来利益的。那他们应该留下,以竞选高职,以証明他们的理念及能力是被大 多数人接受的。如果他们的理念不被接受, 则应该好好检讨,而不是像泼妇骂街般的大喷口水。这不只是作为一个政治家应有的风范,而是普世的道德。

*所以从他们的这一点理由, 可以看出他们对民主的无知。

再林到底懂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如果不懂应该去读读中国温家宝,胡锦涛这些彻头彻尾的共产头子的故事,看看他们如何受中国人民爱戴。如果林冠英真有那么好, 你还反对他?

林冠英崇尚沙文、独裁及共产主义。有什么具体例子吗?林冠英有三头六臂, 靠他一个人能完成一个政府的工作吗?说老实话, 我并不欣赏林冠英的造型,他公开发表谈话时,展现不出身为一州之长的风范。或许这是因为他受英文教育, 用华语发表谈话辞不达意之故。

我不敢说槟州政府是完美无缺的。但是一个亳无执政经验的团队,又在中央政府不合作、打压及巫统等各种恶势力的干扰之下。整体的表现及政绩却普遍的得到肯 定。即使由中央政府控制的国家总稭查司也作出好评。身为民联的一份子,他们应当检讨, 他们对他们的战友作出了什么帮助?他们即使没有施展的空间, 也不应落井下石或扯后腿。

*所以他们对林冠英的攻击是无的放矢, 只为发洩个人的怨气。

再林这么憎林冠英的理由恐怕就是他自暴被林冠英除去失去岛屿高尔夫球产业公司主席的职位。那是个人得失, 与党何关。可能因为他来自巫统,难忘巫统坐地分赃的治理方式。但他别忘记他之所以会中选国会议员, 是因为选民憎恶巫统“坐地分赃式”治理方式。就是这种“坐地分赃式”使到马来西亚失去国际竞争力、失去法治,国际声誉声名狼藉。

莫辛法兹立(Mohsin Fadzli Samsuri)的理由更离谱,因为党不反对基督教使用“阿拉”字眼。这更显得这人不止不懂民主, 更不懂宗教及历史。而是彻头彻尾的顽固不化。他说他以“阿拉”的名字退党,不知他取得“阿拉”的批准了吗?

坊间及公正党本身对这退党潮普遍持正面看法。认为这是为公正党清理门户,让公正党更干淨。公正党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是由于成立之初,很多党员是由巫统过档而 来, 保留了巫统的习气, 又不能与时并进的调整思路而引起的。民联三党之所以能在308大有斩获, 意外的打破巫统五十年的政治垄断;是因为对巫统的腐败、无能、霸道, 坐地分赃式治理感到愤怒所致。如果公正党人的作风,理念与巫统无异, 选民为什么还要支持你?

很多人都说, 马来西亚已到了非换政府不可的时候了。马来西亚能不能重生或继续沉沦就要看能不能彻底击溃巫统国阵。而最大的障碍是策反长期受巫统种族主义毒害, 还未醒悟的马来人。这是千秋万代的功业。身为民联党员, 不去辅助党进行燃眉之急的作业, 却为一己之私而扯后腿。嗟!这算什么?

[ 1 ] [ 2 ] [ 3 ]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