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传统上元宵是华人新年节庆最后的一天,过了元宵才算正式过完年。今天才是新的一年的开始。今年的“过年”气氛明显比往年差。今年的除夕夜和初九的“天公诞”我都睡了个好觉,因为今年的#烟火、爆竹声不像往年般的吵翻天。#烟火、爆竹声是华人新年免不了的节庆用品;不管如何三申五令的禁止,#烟火、爆竹声年年不断。但今年情况特别差。


尽 管首相纳吉最近兴高采烈的宣布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已从负数转为1.5%, 并有望在今年取得6%的成绩。但新年前所流传的一些情况;过去一年半有超过五十万高收入国民移民外国,国家外汇存底减少了25%, 资本流入为流出的50%。外来投资远远低于隣近几个国家。而这些隣近国家的经济也早以在两季前复甦。

所以,所谓一叶知秋,与其听政治人物的吹嘘,看政治人物的团拜场面,还不如听听新年的#烟火、爆竹声实在。
不要忘记华人虽然是这个国家的少数民族,却是撑起半边天的经济力量。

过 去一年天灾、人祸不断。席捲全球的美国次贷金融风暴、地震、风暴、水灾、冰雪灾、旱灾。把整个世界搅的一塌糊涂。预计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在印尼南亚大 海啸前, 就有宗教界人士告诉我,2016年前世界上将会发生大灾难, 和马雅文化的预言只相差了数年。2016年未到,现实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 真正的大灾难会是怎样, 你尽管想像吧, 信不信也由你。这是人类长期贪婪的代价。解铃还需系铃人;但至今为止还看不到人们认真并采取积极的行为来纠正贪婪的缺失。尤其是罪魁祸首的西方国家,丝毫 没有悔改与负责的心态。

无独有偶, 在写这篇文章时,天上连接打了五、六分钟的干雷,接着是大雷雨。是我这一生所从未经历过的。这是什么征兆?

世事无常, 也非常无奈。但死亡是肯定的。

小时候每逢过年, 家长在除夕夜派了压岁钱不会忘记说上一句,过年了又长一岁了, 要懂事了。小时后都希望快快长大, 能像“大人们”一样“威风”。然而当真正长大后面对现实生活时,才发现那不是想像中那般好玩。现在每过一年、一天都觉得生命在消失中。谈起死很多人都很忌 讳,尤其在这新春佳节期间。我有位朋友也是这种人,不但怕听死字, 连一些日常不吉利的字、语如“倒了”、“输了”...也怕。有一次他工作上碰到了大问题来找我。替他解了套后, 我问他 “你今年贵庚?你还能做几年”。这以后再谈“死”字,他再也不排斥了。

你怕死,你活着很快乐,你不想死?你就不会死了吗?这是不可能的。 死既是不可避免的, 那你还忌讳什么?倒不如大方的面对它。作好死亡的准备。对普通人, 不认识生命的人来说,要准备也无从准备;顶多做好遗嘱,交待好后事。这些人其实无法摆脱死亡的无奈和痛苦。只有真正认识生命的人才能有机会作好准备。

生 命本来是不生不灭, 如如不动的。就是修道人所要追求的“真如”。说得浅白点, 人死有如换衣服。生命的衣服就是你的外貌, 你的际遇,你生老病死的经历。生命的死亡犹如衣服破烂了不能再穿了, 必需换新衣了。因此死亡只不过是去换衣服罢了, 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你放不下此生的种种喜、怒、哀、乐, 种种割舍不掉的欲望、亲情、牵挂。这才是人类最大的痛苦。

所以每当朋友问我 “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总回答他们说:“我在准备死”。在一些人听了总觉得怪怪的。有些觉得我这人很悲观,会说些安慰, 鼓励的话。有些也许会在背后骂我。这都不怪他们。毕竟他们不认识生命。说实在得,我这一生, 从小到大,经历了无数磨难。从两岁时病得差点死去到今天二十年不曾见过医生。从学业、事业的高峰到今天如乞丐般的生活。对人世间的一切, 我已无甚迷恋或割舍不下的。更庆幸的是人世间再也没什么需要我牵挂及割舍不下的人和事。简单的说一句, 我在世间的工作已完成了。这一生或将会是我到人间的最后的一次。我现在要做的是修练控制死亡,让自己要死便死。

大家不要以为死是很容易, 尽管你现在有点明白生命的常识了。你会如何死, 怎样死?也还是由不得你呢?要死得如意, 相死便死, 想活便活一点也不容易。即使你知道方法,你能不能做倒也还是未知数。但有一点大家都可以做到的是;坚定相信死亡是一定的, 生命是无常的,尽量放掉各种牵挂。那么到了死亡那一刻, 你也不会有太大的痛苦。

希望我有一天学有所成, 能预知死期。到时会很萧洒的向各位道别,或许还能为各位指点未来。但至目前为止我还没这能力,无常还会找上我。因此在这里和各位预告别,如果这部落格连继两个月没有更新, 就代表我已不在人世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