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青蛙放大镜
[ 1 ] [ 2 ] [ 3 ]


事实,心中话


不久前,向来由民政掌握的峇都国会选区协调委员会主席被巫统抢走了。民青团长林时彬说: 他认为如果真要退出国阵,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现在已经冷静了2年,也想清楚了,要有策略性的离开,退出的理由是局势没有改变,国阵也没有改变,是时候 离开了。”“如果是在大选后,或许子根照片被撕破时退出,人家会说你意气用事,或者忘恩负义,那时不是退出国阵的最佳时机。””

无独有偶, 林时彬的父亲, 人称“傻仔医生”的林敬益在接受媒访问时就说:“民政党不可能再取回槟城州政权。”当然他的这这番話,受到黨內不少人的攻擊。但是大家不要忘了, 林敬益縱橫政壇40餘年, 也是國陣政府的三朝元老,以他的身份绝不会无的放矢的。而随后的民意调查结果有92%讚同他的看法。

林时彬的这句“局势没有改变, 国阵没有改变。”很值得玩味。巫统国阵自森州补选胜出后,就开足宣传机器猛吹选票回流了,国阵信心回复了。一方面武打、文打双掍猛攻民联。制造烟幕,混淆视听。而事实上选民因赵明福事件及霹雳州政变而对国阵更加离心,特别是华印裔选民。而根据消息, 第三电视特别为纳吉量身订制电视节目(Soal Jawab), 收视率奇差。从这些蛛丝马迹你就知道“局势没有改变”这句话的意思,我说不只没改变而且还在恶化中。而这一切都因为后半句:“ 国阵没有改变。”要看巫统国阵改变就等如想看公鸡生鸭蛋一样奇妙。

这局势没有改变还有个意思就是,民政党、马华公会、印度国大党...等这些向来靠巫统派发马来票仓选区庇佑的傀儡党,都没有把握再有翻盘的胜算。

接下来巫统为了保住政权老大地位及安抚党员, 会不会进一步削减这些傀儡党的议席或取回发放给这些傀儡党的安全区。我想对纳吉、巫统及这些傀儡党绝对是头痛难挡的问题。但是从纳吉提出招收国阵直属党 员,及取走原属民政党峇都国会选区协调委员会主席的职位, 你大概可以知道巫统在打什么算盘。所以马华公会还在内斗,争得头破血流,实在让人看不出他们的政治智慧及骨气在那里。有人形容他们为太监, 实在太传神了。

隐忧

虽然民心思变,改朝换代已是大势所趋,民联总体看俏。但大家必需小心以下几个隐忧。

1) 民联三党中组织最紧
的回教党。从过去的历史及最近处理问题议员哈山阿里的手法及吉兰丹州的内哄。显示党内亲巫统派势力佔上峰。令人担忧一旦执政中央, 会不会推行回教极端上义, 及在回教国的课题上纠缠不清。回教党现在在民联的架构下所表现的开明,是否只是欺骗选民的权宜动作?

远看;哈廸阿旺在掌政登加楼州时所推行的极端政策,登州人至今心有余悸。“哈廸阿旺”精神令回教党即使在308政治海啸的情况下,也无法在登州重新得到委讬。近看 有哈山阿里事件; 哈山阿里的言论与举止不只干扰雪州政府的操作, 而且破坏了回教党的形像。然而回教党纪律局所给予的处罚却只是警告而已。相反同是回教党的卡立沙末因为批评哈山阿里却遭到冻结党借六个月的重罚。这种包庇极端言行的行为已经告诉了选民, 回教党并未去邪归正。很多方面和巫统相似。还有回教党在掌政的吉打州乏善可陈, 甚至引起308时支持者倒戈相向的局面。很多人预测下届大选吉打州将步登州后尘。

2) 防伪民主

随着308海政治海啸, 许多民间组(非政府组织),都开始活跃起来。其中有一些人;我称这些人为“泛西洋自由民主派”。这些人为数不多, 却讲话最大声。这批人一直逼着民联政府施行所谓的第三票-地方选举。尽管民联政府提出了因为法律问题暂时无法实行, 但这批人依然不死心,不断的以这课题纠缠民联州府。姑且不论地方选举应不应恢复, 能不能现在就跨过联邦宪法去实行。“泛西洋自由民主派”在这个时刻挑起这种问题实在有点那个!

马来西亚现在的情况就像一栋要倒塌的危楼。 请问要修复危楼先要对付大樑、柱子, 还是先掘地换地砖?道理很明白,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更换政府,整顿法制、行政系统。接着是修复经济。能够掌握国、州议会就足以推行这些重要的改革。民联掌政 至今才两年,也只是少数多数票,掌政几个州。要收拾前朝留下的烂摊子,加上中央政府的不合作及打压。要管好整个州已经非常困难。为何要在这个时候, 把一些不是迫切的东西压在他们身上?何不让他们把精力放在重要的工作上。现在应该是精兵简政, 拾烂摊子, 养兵修整为下一次改朝换代备战。他们的动作似乎有和巫统一鼻孔出气来打压民联之嫌。

据说槟州政府也曾委任几位非政府组织人士进入市议会, 然而因表现奇差而最终被剔除。所以说空口说白话是没用的。放他上去就知斤两?所以选民不应被这些“无限选举”论的“泛西洋自由民主派”所影响。

太多的选举并非好事。台湾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一年到头都在选举。政客、政党无时无刻在为选票算计, 投入数以千万计的金钱为候选人包装。政党、政治人物都把时间放在选举上。那还能有精力和能专心治国?所以行政素质不高,人民生活水平不只没有提高反而下 滑,经济低迷, 贫富距离继续扩大。这都是马来西亚人要深思的。不要为了外表的民主评价, 而滥用选举, 那是伪民主。

3)兴权会是另一 个阻挠改朝换代的隐忧。兴权会斗争目标本来就不对。他们美其名要为印度人争取权益, 控诉印度人被边缘化。马来西亚的印度人处境的确堪怜。但这最主要是由于国阵违法施政之故。不只印度人, 其他族群以至整个国家也深受其害。兴权会只为自身族群权益而斗争与巫统的为马来人而斗争有何分别?不就是种族主义吗?只要政府是贤能的,能依法施政,这些 民族压迫都将不复存在。这是各民族都必需明白的。

对印度族的劝告就是离开不切实际的兴权会,加强和民联的联系和沟通。别像兴权会一些领袖一般幼稚的把选票当作换取利益的工具。另一方面 人助还需自助,不能光坐着等人救济,
要学习华人般自力更生。华人和你们一样处于不正常的政治处境, 但是华人也能在艰辛的环境下, 用自己的血汗钱经营着六十间独中, 一千多间华文小学及三间学院。

如今兴权会已分裂成数个组织。有
被巫统收编, 有者自组政党,有者依然和民联保持合作。实际上兴权会已经分崩离兮, 溃不成军。加上原有的国大党和进步党,印度人可说是马来西亚最散的族群。但印度人毕竟是马来西亚的第三大民族, 发挥着一定的选票力量。要如何去争取这些票, 防止再度被国阵操控, 应是民联另一个重要的工作。

[ 1 ] [ 2 ] [ 3 ]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