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6日星期三

那讨海的日子
[ 1 ] [ 2 ] [ 3 ]

东海搏浪


“讨海”是渔民的话,即向大海讨饭吃的意思。那一年,高中一辍学两年后左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也可说半被骗半自愿的被介绍到渔村﹣螃蟹岛(Pulau Ketam)磨练,问始了大约两年的海上生活。

我在岛工作了一年后。遇见了一位在吉隆坡认识的渔村朋友。他因失业而回到渔村,却又因当地的拖网鱼船过多,鱼产日渐稀少。因此和一些渔民兴起外移的念头。就这样我随他们几兄弟从螃蟹岛到了丰盛港。


丰盛港是位于柔佛州东海岸的一个小渔港。面临南中国海,风大、浪高、水深,海水是青蓝色的, 空气清新凉爽。和西海岸混浊的海水、闷热天气简直是天渊之别。几年前我因为抽到大奖到刁曼岛 Berjaya Group 的渡假村住宿三天两夜, 而重临旧地。但见丰盛港因刁曼岛等外岛旅遊景点的开发, 而变的丰满起来。昔日清秀的小家碧玉情景已不复见,连当年渔船停泊的码头也分辨不出来了。

捕鱼的方法有很多种。主要有“捉龙”(潮语)和 拖网,还有一种就是马来人喜欢用的“簊笼”。“捉龙”的成本低,一只小船就可作业。方法是在海上放下长长的网,放网后就可以觉个大觉。鱼儿随洋流经过渔网 时,鱼鳃就会被网扣住不能游走。几个小时后收网把各种挂在网上的鱼取下。渔获就要凭经验及运气。是较落后的捕鱼法。

而拖网是比较先进的方法。渔获丰富,因此拖网渔民都较富有。但成本重,杀伤力也大。拖网的方法是,把渔网用两块重木板沉下海中,然后开动渔船向前走,所经之处鱼、虾、蟹... 所有海中的东西都等被收进网尾袋。三个小时(时间因地点及季节而不同)一起网。大部份的海生物非死即伤。
拖网捕鱼示意图

深海拖网

丰盛港面临南中国海,是浪高水深的大海洋。这里有两种拖网鱼船,太空网和普通网。太空网是捕鱼的,渔网不沉海底而是悬浮在海中,渔船速度要快才追的上渔群, 所以要装比较大马力的引擎。渔网、绳索也要较粗较大的, 成本较重。而普通网多为浅海渔民所用,主要用来抓虾,虾子都住海床, 不像渔类在海中游来游去。因此渔网要沉海底。因为浅海,洋流及风浪不大,所用的绳索较短,引擎的马力也不需很大。

我们用的鱼船是螃蟹岛用 的浅海小拖,只能容纳两人。比下面这照片的还要小上50%。也没有起重机(高柱子即是)。因为这里水很深渔船的马力又小,不能在海床拖。风平浪静时,虾子 都在海床,出海也没用。风刚吹时, 海浪的波动还未到海底, 也不能出海。必需等到海风快要息的时候才能作业。这时在海床的虾都被翻搅上来, 在海中漂荡,这时出海才能有收获。


拖网渔船,A 处是连结到引擎的滚轮,用来绞起渔网。

博浪捉兔

但是这时的余浪也是最凶猛的,通常都要结伴出海。两艘平行作业的船, 一个大浪来时, 旁边的另一艘就看不见了,好像给海浪吞了似的。另一个要命的就是晕船,这么小的船在十数尺的大浪中行走,即使经常出海的人也会晕。一晕船轻则疲倦无力,重则呕吐,渔民管叫“捉海兔”。我这种“城里人”更不用说了,吐的连胆汁都出来了。一吐当然再也吃不下东西, 身体更疲倦。但是工作还得做。每三小时要起一次网,起了网把渔获倒在甲板上再下网,然后要赶紧把鱼虾分类, 冷藏保鲜。

如果遇到下雨天,更要命,雨水淋湿了衣服再被海风一吹,全身冻的发抖。只好把衣服脱了, 拿个大胶袋开了三个洞, 伸出头、手。顶着晕、吐、冷继续作业。

这里的出海口离码头近, 因此都是当天出海当天回。

碧海逍遥

工作虽然辛苦危险, 却也有乐的时候。有时浪息了,没有渔获。几艘船就会合一起, 把船头绑在一起。然后煮个糖水或什么的吃。聊天, 交换情报。海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只是偶而微风带起的少许涟漪。海水清澈见底,有时会见鲨鱼、海龟、各种鱼类及活珊瑚在水下游戈, 摇晃。其乐也融融。

这里的海产种类和西海岸也大不相同。海产量也很多,船在行走时常会有鱼随浪跳上船来。鲨鱼也是最常见和捕获的鱼类。除了白鲨还有剑鲨、锯齿鲨、班鲨...。 班鲨(我取的名字),这种鲨鱼最常捕获,身体粉红色,有白色的班点, 鼻端很长。我们就只切下牠的鼻子煮咖哩,这鼻子其实就是一种软骨,煮后成了胶质很好吃。鲨鱼肉除了小条的白鲨一般都不吃,当臭鱼卖。 大条的还可切下三片鳍(背上一片,鳃下两片),中餐中的鱼翅就是从这三片鳍中来。

海龟的种类和产量也很多, 但网到海龟一般都会放回大海,不是因为环保, 而是相信龟是灵兽不愿杀。

海上钓鱼也是别开生面。大海洋的鱼是成群结队,拖网时如果遇到鱼群, 只要一网就满载而归。有一次在海上停泊时就遇上一群硬尾鱼,老师父们赶紧拿出渔钩来钓,我一看傻了眼,那鱼钩是整串的,即一条钓鱼线上绑了十几个钩, 钩上也没放饵。只见他们把线垂入海中, 不到一分钟一拉上来就是一串的鱼。

这里也盛产“苏东”,大条的“苏东”晒干了就是我们所常吃的鱿鱼干。捕“苏东”的方法也很简单,一般在早上天未亮时用手电筒或灯光照着海面,不一会就见海上出现一点点的光点,这是“苏东”眼睛反射的亮光。这时另一人就要眼明手快的,用捞往水里捞, 把“苏东”捞了上来。

因为情况特殊,每月最多只有二十天的出海时间。没出海的日子就泊在岸边码头休息。吃喝拉撒都在船上,睡也是睡船上。夜间有时到街上走走, 看看电影, 就再没什么娱乐了。由于空气好休息多, 吃的也新鲜。身体长壮了, 气色也好了。我在这里只呆了两个月就回到了螃蟹岛。

[ 1 ] [ 2 ] [ 3 ]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