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句话出自《庄子·胠箧》:“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小偷会因为偷一只钩而被杀 死(判刑),而王公贵族等权贵却可通过各种便利,钻法律漏洞来窃取国家财富(贪赃枉法)而逍遥法外。这是2300年前的中国社会。然而2300年后的今 天,这种情形却未因人类的文明进步而减少。


贼有大贼、小贼。小至偷条底裤, 大至偷了整间公司的, 甚至整个国家这就是庄子所说的“窃国者侯”。一般的小贼偷东西都是不得已,为了维持生命不得已而偷。这种小贼在国家、社会发生经济问题时最多。而大贼却是 无时无刻存在, 他穿金戴银,吃山珍海味却依然要偷。而且还是从普通老百姓、穷人家下手。这种贼不是因为活不下去而偷,而是因为贪。

话说当年中学毕业后留校执教期间。敎师办公室和校长室、教务处同在一层楼,但位置有一段距离,学校也没装内线电话。当有外电要找老师,或校长、教务处要找老师时,就必须劳动书记走出来传话。学校老师多,一天下来那书记也不知要走多少趟, 叫苦连天。

有一天我去见校长,那书记就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校长听了也赶紧说:是啊!是啊!有没有办法装个电子装置之类的东西,多少钱可向学校申请。我说可以就装个扩 音器吧。于是就动手做电路板, 銲接了个小功率的IC电子音声放大器。业余电子制作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很难像商品般有个漂亮外殼。做好的电子扩音器我就把它装在一个普通的塑胶盒内。而发声的喇叭一时买不到, 就接上我自己作实验用的一个60W喇叭。连喇叭箱也没有, 就直接依靠喇叭的强力磁铁吸付在天花板下的铁栏上。其实这是不正确的, 会影嚮音质。但由于急用,而且不是播放音乐,只好因简就陋权宜安置了。

从此书记传唤老师再也不必走进走出,只要按下键对着 MIC 说话, 老师们就知道了。书记和校长都很高兴。

那知不到一个星期,挂在铁栏上的喇叭不见了, 被人偷走了。校长知道就要我申请损失,要把喇叭的钱还给我。同时也谈起学校常常被偷窃。每年年底放长假后,第二年开学, 所有教室的喇叭都被偷光。学校的通讯传播全部中断。几乎年年如是。言谈间他们又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我当时就建议学校采用一种新产品 ﹣平面喇叭。这种喇叭和传统的不一样,长方形,厚两吋左右。只是功率、频宽不大,用来播音乐效果差些, 作人声播放还可以。我建议用这种喇叭,然后把它藏入墙壁。这样做虽不能防止偷窃,但是挖出来后也变成了废物。要偷也得花多点力气。不像传统的喇叭把电线一 剪就拿走了。

校长一听马上叫好,准备向校董提出。消息传出后,我顿时成了箭靶。校内, 校外流言诽语满天飞,对我大肆攻击。特别是校外商家的流言,特别耐人寻味。当然这些话我不可能亲耳听到, 是一些老师和学生说给我听的。我只能默然以对, 感叹无奈。

說实在的,学校广播用的喇叭素质并不太好, 不如听音乐那般Hi-Fi。年年如是,偷这么多喇叭干吗?但是你只要算一算一间三千多学生的学校有多少间教室?材料加按装费要多少钱?这“贼”是谁也就呼之 欲出了。偷喇叭的人始终没有捉到。知道捉不到的“贼”, 也只能无奈的感叹了。

几十年来500余万的华人以自己的血汗钱,支撑着自己的民族教育﹣千余间的华小及六十间独中。却让这些大贼、小贼,看得见捉不到的贼一点一点的偷了。看了只能哭在心里。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