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最毒蠢妇心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这是中国哲学家庄子所写下的一首诗。

庄子有一天遇见一位妇女在哭坟。只见那妇女一边哭一边用扇在扇坟地。庄子觉得很奇怪, 就问那妇女。那女人说:『我丈夫死前说, 只要等坟地的泥土干了就准我改嫁,我现在用扇扇它, 是希望泥土快点干。』

庄子听了很可怜她, 就用法术把坟地弄干了。妇人见坟地干了, 笑了起来,飞快的下山去了。

回家后,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太太。太太听了骂道:『这女人怎么不知廉耻。你怎可以帮助这样不知廉耻的人。』

庄子又问他太太说:『那要是我死了呢?』他太太说:『那我一定守寡, 绝不改嫁。』庄子听了就想试试太太是不是真心的。

于是有一天庄子装死。让灵魂出窍,化成一位英俊的青年,讹称是庄子的学生。说老师死了当来守孝。就在守孝期间,尽力钩引师母,就在两情相悦, 打的火热时。青年突然头痛起来, 说是宿疾, 必需吃刚死的人脑。庄子的太太一听。马上到厨房找来一把斧头,打开棺盖, 就要辟开庄子的脑袋。这时庄子叹了口气, 从棺木里爬了起来, 写下了上面那首诗。

从现在人的眼光来看, 庄子未免小气了点。人死了, 还要控制着活人,未免太自私了。然而在那时代, 妇女不守节却是大事。被最亲密的人背叛,还要拿自己的器官给人吃,也难怪庄子说她心毒了。

其实历史上,比上述两个女人更糟的女人还有很多。比如:妲己、武则天、刘邦的太太吕后...。尽管有历史学为她们作出平反。然而错了就是错了,更何况因为自己的错误而伤害、杀害许多人。

马来西亚政
坛近日也出了个毒妇。她就是已退党的前公正党槟州妇女组主席,阿敏娜阿都拉(Aminah Abdullah)。阿敏娜也是即将于本月31日举行的,槟州本南地州议席补选的独立候选人之一。

据说她设局邀请了两位前同志到家里吃饭, 然后动用全家,有的录影,有的录音,把饭局过程全拍了下来。然后对外宣布,公正党的人用数万元及高官职引诱她退选。又报警、又报反贪局。顿时成了报章的头条人物。她这样做的目的,明而显之,然而却是愚蠢之极。

第一:姑不论她所说是否属实,她已输了人格。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人再敢和她接触交往合;分分钟会被她暗中录音, 录影。还怎么服务选民。她的政治生命到此,应可以划上句号了。

第二:大部份选民现在的心态,都希望改朝换代。任何攻击人民阵线的言论都会被视为亲国阵,反民主。

第三:补选的州议席是公正党的老巢。连财大气粗的国阵都弃选,可以说胜卷在握, 又何需怕她参选, 要劝她退选?

作为政治人物, 对时局这么不敏感,决策这么愚蠢, 行为这么卑鄙。选到她当立法议员,那选民是真的比她更蠢。

其实不管女人、男人, 特别是政治人物。他们作出伤害别人、有亏德行的行为。其实说到头就是一个字“贪”,自私。当“贪”念一生, 把持不住,或想要的得不到,就会发怒、发狂。于是错误的决策、愚蠢行为就了开始了;这就是“嗔”和“痴”。当人陷入这样的漩涡时,一般不会清醒过来。所以 会一错再错,以更大的错误行为来掩盖以前的错误。最后,当被这些错误行为影响的人们实行还击时,就会彻底崩溃。

所以佛称“贪”、“嗔”、“痴”为人生三毒,为一切恶报之根源,要人们戒除,免入地狱。不无道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