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完结篇

塞翁失马(上) 塞翁失馬(中) 塞翁失馬(下)

我离开乐团后就再也不知他们活动的情形。而我想“训老师”也许没想到结局是如此。不论华乐、铜乐、还是手风琴队,学校可是投下不少资源。乐队除了每年有固定的预算外, 遇有特别需要还可向董事募捐。华乐团的瓦解肯定给校长带来一定的压力


瓦解前的華樂團合照,女生制服和男生大致一樣

临危受命

高三那年年底。“训”老师讬另一位和我同住的老师来传话,问我能不能回学校教华乐。当时我刚毕业, 大学还在申请中, 最快也要等到第二年七、八月才有消息。我当时也并不知“训”老师的人格是这么有问题的。几经考虑,想想反正閒也閒着,就试试吧。

学校所给的待遇依然是每月一百马币, 交完房租,伙食费还不够。于是我向校长要求提高一点。校长说:津贴是规定了不能提高, 要不然可以试试教电子课。为此当年的电子班特别增开一班, 并分了十节的电子实习课给我。每节马币十四元,因此我的薪水增至二百四十元。

高中毕业留校任教, 在马来西亚教育改制前并不是新鲜事。但教育改制后就不一样了。独中老师的任聘政府虽没有严格限制,但必需向教育部注册。因为我只是高中毕业要教高中,教育部起初不肯, 就找了我去面试。教育部官员问我:“你有没有考MCE?”我说:“没有”。他再问我:“那你有没有考LCE?”我说:“也没有”。这时他叫了起来说:“你连LCE都没有考,怎能教Form 5的课”。我当时很镇定的向他出示了数理比赛得奖的剪报及表达了我的能力。然后他就叫我回去等。

学校也特地为我写了封推荐信, 结果后来不只我获得注册, 连那位教了几年没有获得注册的实验室助理也连带获得了注册。


招兵买马

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招收新学员。然而布告贴出去整个月都没有人来报名。我当时也感到奇怪; 全校整三千名学生, 竟然没有一人来报名。这种情形在我辞职到台升学前, 也同样又再发生。可见有只黑手在背后操控。

我想不能这样下去, 要主动出击。 但是课外活动是自愿的,学生不愿来也无可奈何。有一天上电子课时, 我就问班上学生有没有兴趣玩点音乐。结果一下子就收了十几个学员,而这批学员又到商科班找他们的朋友来参加。就这样收了整二十名高一学生。加上留下来的初一学生共有二十七位。


新乐队成立之初。没有制服。我就给男生套上红领带,而女生则绑上红丝巾。干淨利落。为此我还被人套上了红帽子。

赶鸭上树

这批学员是完全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甚至可以说是音感非常差的。有些甚至拉着耳朵教他唱 Do Re Me 他都会唱成 Du Le Mi 的。敎起来有如赶鸭上树,其苦可知。敎会了唸谱、看谱然后才开始学习乐器。不过幸好学生还听话也有很大的学习热诚。

然而时间有限,我心里总想一定要在离开前把乐队组建起来。于是在离开主教学大楼较远的地方,找了个弃置的独立式房子改装成音乐室。就躲在面不停的练习。尤其是学校假期每天都从早上九点练到下午两点。中午吃饭也是打包在音乐室吃, 吃完就练。而校长也很关心, 经常来巡视。

这段期间我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干扰。“训老师”也表现的很安份, 很友善。也没有作什么干涉的行为。那批阴谋家也没什么动作。我想他们作梦也没想到我会出此奇招。第二也可能是他们看不起我。第三我袐密训练,没对任何老师提起, 连和我住在一起的那位老师也没提起。

这段时间也幸好一位“小左”派同学的帮忙。介绍他姐姐来帮忙教琵琶, 减轻了我许多负担。


一鸣惊人

就这样紧密的操练了六个月, 在学校第二学期结束前一个星期,学生都考完期末考。我就让学生把乐器袐密搬上学校大礼堂的舞台上排好阵。并吩咐他们下课钟一响就要各就各位。那一天,当午休钟声一响。学生开始从课室走出来时,舞台的垂幕慢慢的拉开,乐队开始演奏了那首狂烈的“金蛇狂舞”。顿时吸引许多学生跑前来看。在楼上的教员办公室也伸出了许多脑袋来观看。

当人们都以为华乐团已经魂飞魄散, 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消散时。却又平地一声雷,骤然出现在人们面前。当时全校为之振动。

华乐团练成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董事部。刚好那星期有政府官员到校巡视,董事长也倍同出席。于是校长就安排了华乐现场演出迎宾。那天之后,董事长夫人特地派了她媳妇(也是学校老师)带来了裁缝师为女团员量身定制了制服。董事长夫人本是学京剧出身的,对学校的乐队支持不遗余力尤其是华乐。而男团员则保留以前的设计。


這些女團員身上穿的演出制服是董事長夫人捐贈的,特地請裁縫師到校為女團員量身定制。邦咯島演出後攝於邦咯島海灘上。。


终于不负所托完成了任务。但也是我要离开的时候了, 因为我也在此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学生们则依依不舍。回想那几个月地狱式的训练,也为们他感到难过。我这时想,有付出必有收获。为了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定要设法奖赏他们。于是构想为他们办个公开演出,只有这样才能提高他们水平,激励他们向前跑。于是向“训老师”提出了我的看法。结果一拍即合, 连手风琴及铜乐一并算上作一次全马巡回交流演出,也顺便旅遊以作为对学生的奖赏。

再攀高峰

这次的演出应该是学校有史来的第一次。乐团成员一百四十余人, 以铜乐队人数最多。共租用四辆巴士。随行老师八位, 从槟城到柔佛。为期一周作了五场的演出。

而“训”老师就在这时开始露出了狐狸的尾巴。在安排行程及出版刊物上独断独行。在没出发前就发生了许多争执。结果整个行程使学生饱受舟车劳累,有好几个中暑病倒, 几乎影响了演出。也错过了许多观光的景点。

担任铜乐队指挥的学校乐团顾问“许”音乐家也对我作出了投诉。他说“训”老师并没有事前通知他要演出的曲子,待到临演出才时通知他。作为顾问平常他并没有经常到校,只有在重大庆典时担任指挥。他说:"好在我看谱的能力还不差,不然准出洋相。”在安顺演出时,“训”老师看到演出越来越成功, 就很不礼貌的要求许”音乐家让他指挥一场。

“训”老师在这次的活动中却完全暴露了他权力狂、阴险狡诈的性格,在老师和学生间留下了非常坏的印像。

虽然如此, 整个活动还是很成功的。在居銮中华中学的第一场演出。华乐有好几个团员发病了,但没有一个请求退下。而敲击组的鼓手就再最后一曲,敲下最一槌后晕倒了。在安顺的一场演出,有位校友在听完华乐演出后特地赶回家写了张二千元的支票捐给学校。除了“训”老师,所有老师都在介绍华乐团成立的奇蹟。对学校的声誉及对访问学校学生的激励都产生了极大的效应。

而“许”音乐家后来还亲自来看我们练习, 想看看我们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练成一支乐队。然而他始终不能明白。


分道扬镳

演出结束后,校长和董事部都要求我向大学申请保留学一年,留校继续把乐团搞稳才走。当时我很犹豫。一方面发现了“训”老师丑恶的一面,又和他发生了争执。心中很不快。另一方面又很舍不下这些学生。而这一点点成功的甜密也几乎淹盖了我本来的志愿。直到我再次招收新生时才让我下定决心回拒了校方的挽留。

回校后, 大家都信心满满。借着巡回演出成功的势头想把乐团扩大。于是就开始发布告招生。结果和第一次招生一样情况, 也还是没人报名。这一次戴着巡回演出的光环还吸引不到学生参加。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这时我确信的确有只黑手在操弄。于是下定决心回拒了学校的挽留。

你看这不又是一个“塞翁失马”的例子吗?我之所以能成功是在以上几个无人干扰的条件下达成的。而“训”老师的狐狸尾巴已经露了出来。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如果我不当机立断,脱离那小小的荣誉光环, 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法圆我大学之梦。搞不好还被人暗算的体无完肤,死无葬身之地。

之后“训”老师又传出和铜乐队女生搞婚外情, 又是闹的满校风雨。而“训”老师的太太是个醋罈子泼辣无比。用尽一切手断要迫使该位女生离校。当时我们都很同情这位女生,她家境并不富裕, 也是因成绩优良而被学校聘用。校长和我都对她进行了开导,希望她走回正途好好工作下去。而“训”太太知道后竟然对我大发雷霆嗅骂了我一顿。

由于“训”老师的人格缺陷,在学生中不只矗立不起威望, 反而招至学生的反抗。因此他妄图控制乐团的美梦始终没有实现。我几年前偶然在报张上看到一段小小的讣告后,才知道“训”老师已经病死了, 死时才五十余藏。


结语

写完这几篇长文,心中说不尽的惆怅。从“口舌的威力”到“塞翁失马”的几篇长文是我的亲身经历。有很多是连我自己家人、朋友、同学都不知道的。只是最近连连的华教风波,才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我的中学母校就是在像“训”老师这样的人物长期操弄下,分崩离析。其实他也还不是正角色。真正搞垮学校的是他的上司;当时的训导主任。也即是设计操弄我学业成绩的那位华文老师。如果真要把内情写出来那简直可以写成一部小说。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 成功与失败都是因缘际会而成,也就是佛家所讲的业报。俗语说:“运至铁成金,运去金成铁”一个人的成功有着许多条件与因素, 并非一个人的努力和能力所能成就的。一个人的失败也有它的众多因素,也并非一定是他懒惰或无能。然而这个世界却有许多笨蛋老在放马后炮, 著书立说,分析这个如何失败,那个如何成功。

我们的国家, 华教也正是存在着许多眼光浅短,利欲燻心的小人,才会在各方面停滞不振, 风波不断。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