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8日星期三

物腐虫生

塞翁失马(上) 塞翁失马(中) 塞翁失马(完)


“物腐虫生”这句成语出自宋朝,苏轼(东坡)《范增论》:“物必先腐也, 而后虫生之。” 范增是秦未时的抗秦英雄。史上有名的鸿门宴就是出自他手。楚霸王项羽本来有机会在鸿门宴上杀掉刘邦。然而优柔寡断的项羽却让刘邦逃跑了。

而刘邦逃脱后, 知道范增的厉害。就一方面造谣中伤范增, 另一方面挑拨离间项羽和范增的感情。项羽有勇无谋, 结果中计而疏远范增, 最终为刘邦所灭。范增的谋略和项羽的勇武本是最佳的搭配,独霸天下指日可待,却因内部的茅盾而破灭。。”

然而千年的历史经验却未被后人所重视。不断重覆着同样的悲据。我在槟城的中学母校就是一个例子;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三千余名学生的名校, 沦落至只剩四十余名学生, 濒临倒闭的学校。

在商业场合为了利益斗个你死我活不足为奇。但实在很难想在一间传授优秀中华文化的华文学府里,竟也自个儿斗个稀里糊涂。


乐团之争

我加入华乐团后担任第一二胡手和板胡手。第二年就被选为团长。当时学校有三支乐队,铜乐队、手风琴队和华乐队。乐队的主要顾问是当时槟城一位颇有名气的音乐家。华乐的指导是聘请的兼职老师。手风琴队比较特属,主要成员是来自印尼的华裔学生组成,由学长传学弟、妹,没有特别的老师指导。另一名则是学校的训导员(以下称“训”老师),本是铜乐队员,毕业后留校任职训导员并督导铜乐团。

解散前的華樂團排陣

裂解之因一

华乐团当时成立不久,还算很新。团员中又分帮立派,主要是“小左”及“小右”两派。“小左”的团员都是校外一个文艺团体的成员,“小右”的团员则与一个佛教团体有关。而“小右”派和校外的老师较密切。而且掌握了执委会。我接掌乐团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就是乐团的弦线、二胡马、松香...等乐器配件消耗很不正常。有人告诉我说是“小右”派拿到外面的团体去用了。当时我也没掌握到十足的証据,也很难采取什么行动。于是就比较严格的控制这些器材的发放。

然而就这样触怒了“小右”派。于是经常和我搞对抗, 在指导老师面前挑拨离间。说我企图取代他的位子等等...。那位华乐指导还兼任其他学校教职, 因此常常迟到。我通常都在他还没到达前就把乐队每一件乐器都调好音。调好后为了不浪费时间就指挥他们练了起。而指导老师因此更不满, 说我乱乱教。

其实我在前几篇文章已经谈过,我参加乐团是为了躲懒,更不想做什么团长。既然有同学不高兴那就不做吧。于是我就把副团长的一位女生找来,我说我也不相当这个团长了,但是我自己提出辞职学校一定不答应。我说:这样吧!你们写一封信去向学校告我,还教他们怎样写。几天后“训老师”找我去,一见面就假惺惺的来问我为什么搞到这样啊?,一付为难的样子。我当时就说:那我辞职吧。他假装想了想就说:“那好。你练习也不必出席了,分数照给你”。

就这样我离开了乐团。学期结束后我依然得到很高的课外活动分数。而我也因当机立断放下这负担而有更多时间用在我的功课上,全力准备校外的比赛。所以后来获得更高的荣耀。你看这不又是一个典型的“塞翁失马”例子吗?


裂解之因二

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位“训”老师,他也就是华乐团裂解的幕后黑手。他在学生中的声望本就不是很好。即使铜乐队的许多学生也不服他。他野心很大,极攻心计。一直妄图把所有乐队控制在自己手中。然而手风琴队他管不了,铜乐队的基础很稳固,也只能表面管管而已。华乐他一窍不通, 但是华乐队比较新、比较弱, 队中没有比较有份量的学生,再加上内斗。因此他打算逼走校外的指导,解散这些不听话的学生,再培养自己的亲信以达到控制的目的。他轻易的让我离开其实是他的如意算盘。

裂解之因三

第三个因素是权利之争。有一批教师对校长之职有所图谋。千方百计要取而代之。乐团是学校高度重视的团体,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经常受邀出席各种庆典演奏, 为学校争得不少经费和形像分数。因此学校对乐团的设备拨款非常大方, 可说是有求必应。因此这批人千方百计的设法扯乐团后腿, 他们认为只要乐团一倒, 校长也一定倒。因此掌乐团的老师都会有意无意间遭他们攻击。严格一点说, 凡是做出好成绩的老师都是他们要干的对像。

我退出乐队后“训”老师企图进入掌控。但结果无功收场。当年年底,华乐团团员毕业的毕业,退出的退出, 只剩下几个初一新生。算是正式瓦解了。


待续..........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