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9日星期四

在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世界里,为了群体的生存和兴盛而有了组织, 而有了领袖。在动物界里牠们选出了最强壮的来当领袖。而在人类世界,人们推举最有才能及最能服务群体的人来当领袖, 就是选“贤与能”。

明君

中国最早期的尧、舜、禹帝就是这样产生。这种制度为禅让。在禹传位给儿子后,禅让制度终结,才有了以后几千年的世袭制度。然而以后的几千年帝制政治中,尧、舜、禹、的精神,成为了帝王指标(做到做不到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各朝的开国皇帝及明君,无不以“社稷苍生”安居乐业为施政之纲领,及个人功绩的参考点。

帝制所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权力过大。帝王不止有任免官员的权力,也握有生杀大权。所谓 “君要臣死, 不死不忠”。然而这只是一般人的见解。你若深入探讨就会发现并不是这么简单。做皇帝, 尤其是当一个像中国这么大的大国皇帝,也不是能为所欲为的。唐太宗李世明和魏征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众所周知,魏征是一个谏臣。谏臣的功能就是监督皇帝,一旦发现皇帝要做,或做了不该做的事, 就要提出阻止和劝告。做谏臣第一个条件是要不怕死, 第二要饱读诗书、史籍。人格修养自然不用说了。这是唐太宗和魏征的一个小故事:

『唐太宗李世明有个嗜好就是养鹞鹰。有一天李世明正在耍弄一只心爱的小鹞鹰。远远看见魏征向他走过来, 怕魏征又唠叨,急忙把小鹞鹰藏在衣袖中。等到和魏征谈完,魏征走了, 把小鹞鹰掏出来时, 发现小鹞鹰已经死了。 』

唐太宗能大度纳谏,任人唯贤, 知人善用,广开言路。是以开创了名留千秋的大唐盛世。在魏征死后,他为魏征写下的悼词成了千古名言。

“夫以铜为镜, 可以正衣冠; 以古为镜, 可以知兴替; 以人为镜, 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 遂亡一镜矣。”

唐太宗对长孙无忌说:“魏征每次向我进谏时,只要我没接受他的意见,他总是不答应,不知是何缘故?”未等长孙无忌答话,魏征接过话头说:“陛下做事不对,我才进谏。如果陛下不听我的劝告,我又立即顺从陛下的意见,那就只有依照陛下的旨意行事,岂不违背了我进谏的初衷了吗?”

太宗说:“你当时应承一下,顾全我的体面,退朝之后,再单独向我进谏,难道不行吗?”魏征解释道:“从前,舜告诫群臣,不要当面顺从我,背后又另讲一套,这不是臣下忠君的表现,而是阳奉阴违的奸佞行为。对于您的看法,微臣不敢苟同。”太宗非常赞赏魏征的意见。

昏君

历史上的明君并不多。昏、暴君却层出不穷,古今皆有。而昏庸、暴戾的君王都是同样的下场 ﹣国破人亡。随手拈来便有好几个。

秦、随二代而亡

隋炀帝虽有雄才,可惜却好大喜功, 穷兵黩武。他父亲隋文帝在世时,国家储备已达可供五十年用之巨。这样的基业却被他在十几内就花光了。最后落的被叛军绞杀于江都行宫的下场。



夏朝的最后一个君王,文武双全。可以徒手把铁钩拉直。但却因骄奢淫逸, 生活腐化, 而使四方诸侯叛变。最终被商汤所灭,死于南巢。

秦二世

在秦始皇嬴政未平定诸国建立秦朝前, 他的先祖秦孝公就已广纳人才(客卿:类现代顾问)。经历百年才为秦始皇磸下后来统一天下的基业。影向后世甚深的“商鞅变法”便是由秦孝公所招纳的魏国人商鞅所造。商鞅为秦孝公策划了管理法规, 在十年间使到秦国“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让秦国脱胎换骨, 成为战国时最强大的国家, 最终统一了天下。

然而到了秦始皇的儿子,秦二世嬴胡亥,就迅速败亡了。其实秦本来也不会这么快灭亡的。秦始皇本将王位传于长子扶苏, 但诏书却被太监赵高所扣押。赵高说服当时的宰相李斯,才把嬴胡亥扶上台。嬴胡亥是个庸才草包。宦官赵高及糊涂宰相李斯是为了个人的私利才把他扶上台。结果李斯反而落得个谋反罪,被嬴胡亥下令腰斩于咸阳市。

昏庸的君王加上佞臣,终至朝网大乱,民不聊生。民众以揭竿起义终结了秦朝的统治。


君非君

当今世上还保有君王统治的已经不多了。而还保有君王的国家也多以君主立宪制(constitutional monarchy) 的形式存在。其目的在于限制君王的权力。 根据大英百科的解说是:

君主同意与一个依宪法组织的政府分享权力的一种政府体制。君王可能仍为实际上的国家领袖。或仅为像征式的领袖。宪法将其他的政府权力分配给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

剑桥百科的解说是:

君主按照代表国王或女王治理国家的政府各大臣的意见行动。因而君主的政治权力大部份是形式上的,其作用也大部份是礼仪性质的,但是在发生政治危机或议会政治处于真空状态时, 君主的影向力便会强大。

目前世界上君主立宪国家有比利时、柬埔寨、约旦、荷兰、挪威、西班牙、瑞典、泰国和马来西亚。

简而言之,君主立宪的国家,国王也不能高于宪法。君主只是像征式的国家领导人, 不能再像以前的君王般来随意使唤人民,号令群臣了。

是皇上也好、大帝、苏丹、总统、总理、首相、国家主席也好, 都是领袖人物的称呼。是人民所寄望者。他们能赢得万民的景仰, 流芳百世;也会被人民唾弃和推翻,并不是偶然或必然的, 全在于他们是否扮演好他们的角色。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千古不移的定律”


﹣﹣﹣写于马来西亚霹州政权被强夺及新旧首相交替之际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