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星期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塞翁失马(中) 塞翁失马(下) 塞翁失马(完)


塞翁失马这个故事, 我相信有唸过华文小学的人应该都耳熟能详。这个故事的偶意就是要人们理解,不论顺境, 逆境都是暂时的现像。套一句佛家的话就是因缘际会, 业报现前。

山穷水尽疑无路,枊暗花明又一村。逆境中暗藏生机, 只要不存执着。终有重见光明之时。而在顺景中也不必沾沾自, 目空一切。那一天运尽时也会从七重天掉入十八层地狱。

最近在“华坛”闹的沸沸扬扬,最终演变成打人的不幸事件。其实起因也不过是一个“院长”的职位吧了。主角一方就是不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才会有这一连串纠葛不清的事件发生。他:


  • 学惯中西,
  • 具有英国博士衔头,
  • 饱受师生家长爱戴。
  • 具有一呼百应的纠众魅力。

有这么大的本钱, 为甚还要栈恋这么一间小小的学院长职位。人家都不要你了还讲这么多干嘛。你真有本事何不自己搞个事业, 把那“不爽的人”气个七荤八素。真搞不懂书都唸到屁股去了。如今搞到挥拳相向,虽不是他亲手干的,但火源从他那出却是难脱干系。

在人生的道路上像这样“塞翁失马”的事件我本身就经历不少。但我和别人不同。问题发生时我会据理力争但不会死争。在所有合理的程序都走完后,问题还不能解决, 我的唯一选择就是离开, 而且是永不回头的那种。

当年重回校园在吧生唸书那一段时间。学校刚好换校长。校长是一位退休的小学副校长, 也是某位有力董事的球友。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校长一进校就搞不好人际关系。许多资深教员, 特别是理科教员先后离职。其中有几位还是深受学生爱戴的。而校长就找了位毕业于台湾某大学化工系;他老朋友的儿子,来教化学及物理。后来发生的学潮就起源于此。

当年正是独中的低潮期, 学校的人数都很少。市道经济情况也不好。到了高中阶段,每级只剩下文、理各一班。而理科班都被认为是精英班。学生程度较好, 学校要求也高。

新老师到任后教学法与前任老师大不相同。学生都不能适应。而高三的学生更是为校外的考试而担心, 焦虑不已。一时群情激愤,每班被他教的学生莫不大吐苦水。而当时我对这位老师深为同情,于是劝告同学们忍耐。我提出的三个理由是:

(一)老师已经承认他没有教学经验,应该给他机会。而且独中待遇薄师资难找。
(二)学习要靠自已, 不能只靠老师。
(三)没有老师指导当然也不行,那么我们自己找老师补习吧。

我这三个道理成功说服了他们, 把不满的情绪暂压了下来。而我也被学校记了个大功。那知道那校长和教师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不好好检讨, 改进。反而投诉学生到校外补习, 上课不用心听课。又向补习老师的岳父(是校董)施压,那老师本是同情学生而替我们补习, 也挣不了几个钱。如此一压也就不愿再授课了。

这下可好了,学生的情绪又再撩了起来。可是在层层压力大家也无可奈何。而那老师不只没有改进, 反而越教越糟。还搞到实验室爆炸了几次。和高三女生搞婚外情。而学生向学校投诉都被校长大堆大堆的道理给推了回来。后来还投诉到董事部,但都没结果。

第二学期的某一天早上朝会时, 就听到了许多同学在议论纷纷,在谈论等下要考的物理。原来那位老师要用他大学的方法来考学生, 要考没教过的。同学们越讲越火, 也不知那个说:“都还未学过怎么考, 不要考了”。结果一呼百应, 大家都说就这么办。

朝会完了就是物理课。老师进来派完考卷后就坐在讲台上监考。而台下的同学则拿了考卷在看, 没人动笔作答。这时那老师开始发毛了,离开课室去向校长报告。不久后来了生物老师,这生物老师倒是很受学生敬重。他来到也没说什么, 只是问为什么不作答。同学们都异口同声说:不会。生物老师说:就算不会也在考卷上写个名字, 就当交白卷。那堂课就在全班交白卷下结束了。

事情发生后, 校长就紧张起来, 到处找抓带头人。这件事本来就没人发动,因此不论他如何找都找不到。于是他就心生一计, 设计了一张问卷。然后把我们这班学生分成五、六处作答。问卷问题不外就是:“是谁叫你这样做的?”,“你知不知道是谁指使这次罢考的。”兜兜转转的就是企图要找出领头羊。最后一道问题就问: “在学校没有处罚你之前, 你有什么要向学校说的”。结果有五个同学包括我在内, 就不约而同的写下相似的答案说:“这件事根本没人事先策动, 而事情发展到今天这般地步, 校方应该正视同学的投诉而找出解决方法。”

结果几天后我们五位同学就被“抓”去问话,要我们写悔过书,要我们承担整件事的责任。这时我们真的气炸了。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事情的责任在校方,我们这样写无非希望校方注意问题的征结,事情赶快结束以免耽误学业。结果我们当场拒绝了。

事情传出后全校师生群情腾沸,没有一个不骂校长的。结果家长、校友代表也出都面了。而校长唯一的说辞就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定要我们写悔过书。而我们也坚决不写。事情一直疆持了约两个月,同学们全无心上课。后来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校方不外乎要点面子。于是提出悔过书绝不能写,但我们愿意退一步,写道歉信代表全体同学为这次的事件所引起的种种不便,向校方道歉作为了结。并且由家长代表作保,校方需应承不得对任何同学施以任何惩罚。

建议提出后家长、同学们、校长都同意了。于是在家长的提点下, 我们写了“道歉信”并由家长交给了校长。大家原以为事情就此了结。顺带一提的是我们这五个同学有两个是班长,一个是模范生。

那知过了两天,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有同学在布告栏上发现我们五个人每人被校方记了个大过。消息一传开连家长都气炸了。一校之长竟这么无口齿, 连家长都坑了。家长代表跑到学校拍着桌子当面痛斥校长,而那校长依然是那套“国有国法, 家有家规....”。我也亳不留情的痛骂了校长一顿。

那陈子我真得很消沉,被记大过,以后还有学校肯收我? 我的计划全泡汤了。想想面皮已经撕破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后来当班长的那位同学提议, 不如转学去槟城。她姐姐也在槟城求学。就这样我们五个同转到了槟城继续学业。而其他同学则转到吧生另一间独中。

其他同学转学却并不顺利。当时那间独中也刚好换了位女校长,在“华教团结”的口号压力下, 刚开始她也不敢收。后来我亲自去见她, 我告诉她说:“同学们转学是不得已。同学们都作好了准备,如果没有学校肯收留, 他们也准备放弃学业到社会就业。唸完中学也不代表什么。只是完成人生的一个过程。同学都是受害者,希望妳站在教育工作者的立场上好好考虑。”结果最后她还是收了。然而据后来一些同学透露, 该校的老师并没有善待他们,这是我感到很遗憾的。

你看好人被人欺, 好马被人骑。我帮了那不成器的老师大忙, 他们却恩将仇报。为了自己尊严和权利, 可以牺牲学生的前途,可以蒙骗家长,可以出卖教育工作者的人格。

然而天是有眼的。经此一劫我��到槟城后运气却转好了。我不止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获得全州的数理比赛总冠军。也获得最好的大学录取, 进入心中理想的学系, 还获得了每年八百元的助学金。而且每件事的发生都非常顺利与自然。

你看这不是典型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吗?如果我像别人一样非要取得绝对的公道。我想以上的东西我一样也得不到。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