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6日星期五

口舌的威力(2)

口舌的威力( 1) 口舌的威力(3)

在决定重回校园后, 本来想直接到国外升学,而且很想到日本。但是不是限于条件不合就是找不到担保人。当时虽然有一些学长在日本留学多年。但由于各种原因, 他们都帮不上忙。而且费用相当高。于是决定先在本地把高中唸完再作打算。

进公立学校那是不用想了, 因为这是马来西亚, 我又是华人。我本来就是独中生, 于是转向独中打主意, 但是又不想再回到我以前辍学的学校。当时我听说宽柔独中办的不错, 于是打电话去问。但是他们说他们不接受电话报名, 要我亲自去。于是我就骑了摩多车从吉隆坡到新山去报名。还记得当天早上下着倾盆大雨,我清晨冒着雨南下, 一直走到芙蓉雨才停了下来。

中午时分我到达宽柔中学。见到了校长, 说明来意。大概他看我一脸菜色,一身落魄样。马上开口说不收超龄生。我一听就“肚懒”了;就问他说:为什么昨天我打电话来问不说清楚?我已经在电话中说明了我是超龄生。他听了也没解释, 就拿出一份文件试图说明这是该校的政策。其实学校有权收他们想要的学生,我没什么好说的。但不该让我几百里的白跑一趟。最后只好“懒懒”的回家了。

我不想在吉隆坡唸书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受到父亲的干扰。最后在吧生一间独中落了户。可是好景不常,只唸了两个学期就暴发了小学潮。我差点就当了祭品, 前途无亮。事件发生后,我对这间学校已经心灰意冷。决定转学,当时班上有位同学的姐姐在槟城唸先修班。于是提议转学到槟城去,当时全班同学和我的感情很好, 见我们要走了, 都很伤心。也都不愿再留下来。但是不是每个家长都有能力及让他们去。 只有五位同学能和我上槟城。因此其他同学只好转去另一间学校。就这样,这个学校的一个精华班, 就因为校长的昏庸、不诚信而散了。

说到这里我要打个岔。对最近闹的满城风雨的两件“华教事件”。实在感触良多。冰冻三尺, 非一日之寒。在“民族教育”的大帽子下面,到底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件被盖住?为民族教育真正牺牲、受害者。又何止林连玉、陆庭俞、沈幕羽。为什么几十年来在民族教育的神坛上就只有这三个神主牌。身为独中人, 我曾经见証了最卑鄙、肮脏的斗争。最无耻、无能的管理人。许多人相信和我一样,对于华教事业的心情正如曹操吃鸡筋一般无奈。

在安顿好其他不能去槟城的同学后。并约好每年都要相聚。我们五个人就在第三学期落户槟城一间著名独中。在这里我的运气真正开了。我们这五个人,最后有两个进入大学。一个进了职业学校, 并成了一间美国电子厂的技术人员。一个成了家族事业的管工。一个为爱情疯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