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6日星期二

口舌的威力(1)

口舌的威力(2) 口舌的威力(3)

口舌如剑,这是比喻言语的杀伤力好像刀剑一般。而我认为以威力来说比较好。不当的语言固然带来的伤害, 轻则带来身心、名誉的损害。重则掀起战争。然而有时不当的语言也会带来意外的好事。而如果恰当,适时的语言更会有起死回生,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话说当年唸到高中一。由于不堪父亲的“折磨”。决定自食其力, 辍学出来工作。只有高一的学历, 能作什么。只能作一些劳力的工作。先后当过印刷学徒、种菜、捕鱼及建筑工。你看我这身材,做这种高体力, 高危险的工作。除了要承受肉体的劳磨, 还要忍受工友的冷嘲热讽,其中之苦实在难以言说。

下面这栋大楼是我在建筑工地工作的最后一站。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这大楼现在看样子已经归 MAY Bank所有了。而他的最前身是“景顺金融”。


它的对面现在是瑞园酒店

吉隆坡瑞园酒店

当年我到这个工地工作时,它已建至第十楼。承包工作的是我中学时的一个学长。我除了一般的工作外也替他监工。当时的日薪是十三元一天,没有公积金,没有保险更不用说医药照顾了。

在这个工地工作了一个月后我病倒了, 这一病了差不多病了一个月。那时电话不普遍,更不像现在人手一具手提电话。因此也没法通知他。而我没上班整个月也不见他来找我。

等到我再次上班时。他一见我竟然破口大骂说:“死去那里,不上班也不说一声。”这位学长当年也是急公好义的左派学运份子。今天怎么这么无情, 不讲道理。一时百感交集,多年来所受的委曲与辛酸一齐湧上心头。

这一骂有如当头棒。也幸亏这一骂把我送进了大学。

回家后我不停的思考。我想我还这么年青,人生的路还有这么长。难道要一辈子这样子走下吗?再这么下去人生还有什么前途。左右思量了一个星期。我做出了决定﹣唸大学去。于是回去向我学长辞职。

当我和家人提出重回学校时, 除了我父亲及大哥,全都赞同。而我父亲从我重回学校到大学毕业竟然没有支持过我任何费用。只是在我上飞机的前一天当着家人面前把一个红包丢在桌上, 说是店里给的,然而我始终并没有拿这红包。

其实当我作出这个决定时, 我几乎没去考虑其他问题。例如以高一的学历肯定没有大学可以去, 只有再回中学去完成高中课程。
  • 离开学校六、七年, 还有学校肯收吗?
  • 课程的调整, 能赶的上吗?
  • 即使中学毕了业一定能被大学录取吗?
然而内心的那股动力完全不让我去思考这个问题。结果后来以上这些问题都一一出现了。所幸上天保佑这些问题最后也都克服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