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昨天“当今大马“刊登了41个团,声援台湾反服贸占领行动,并抨击马英九暴力清场。一看之下这41个团体中学生及青年团体竟占了大多数。

这41个团体举动显示出我国的青年、学生是那么的无知、肤浅、是非不分。有样学样,人反他也反,为反对而反对。这实在不是国家之福。也实在担忧港、台式的 “乱民主” 在马来西亚生长。

在这件事件上,所有反对者最大的理由就是说台湾执政当局黑箱作业。

说真的,我在台湾留学时还是处于军法统治时期。但我所见,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在一些公共课题的处理比我们现在的马来西亚政府还要开明。

例如有一年台湾要发大钞。新台币原来只有最大的百元钞票,当时约值马币值6元。因为经济发展需要,政府想发行五百元及一千元大钞。但恐怕引起人民误解为货币贬值,因此在正式推行前就在电视台举办了许多说明,举例了全世界各国的钞票发行情况、样板。安定民心后才正式发行大钞。

所以说若以现在台湾开放的程度及对大陆的敏感。国民党给天作胆也不可能在这影响民生的重大课题上黑箱作业。

这41的团所提出的理由根本就是以他们所愿认知,从传媒上所抄袭下来。并没有对事情的本质作过深入的了解及认证。他们的错误是:

(1) 41个团体说明,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运动(简称“服贸”),始于台湾政府对审议服贸协议过程黑箱草率。

据我所知,

(A):服务贸易协议是早期已经立法院通过的两岸ECFA的延续部份,不是新法令,也未涉及法令的修改。这只是行政院通知立法院的程序。如果要逐条审,等于必需重新谈判。有损国家信用。

(B):在台湾行政院审查前,有关当局已经举办过3场立法专案报告,20场公听会及144场产业说明会。

那些胡搞的台湾学生强辞夺理说他们不知道,没有参加过公听会。

我也相信主办当局不会邀请公众参与,只邀请相关行业的人参与,这有错吗?比如要制定一项有关农业的法令,只邀请相关的专家,农户及相关经营者参加而不会邀请不相关的人参加听证一样是绝对合理的。

如果像这些人所说,那么每一项法规的制定都要公开听证,那要耗多少时间,多少金钱。白痴才会那么做。

(2) 国民党立委张庆忠以违法方式,略过应有的审议程序。

据我所知,协议送立法院审查已经一段时间,问题是民进党以各种理由不断拖延协议的审查。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代议士,可以这么这样不负责任吗?通过也好,反对也好,通过表决就是了,为什么要把一个简单议案 (请注意这不是一个新法令)不断拖延?

民主的法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国民党在这届立法议会里占多数议席,按照民主法则,只要提出表决那就得了。但为了尊重民意及在野党,他们都会在表决前和各党协商,而不仓促表决。然而民进党却常常借这种 “尊重”来干扰议会的议程。只要自己不喜欢的,就会千方百计的加以阻止包括霸占主席台、封锁立法院、殴打议员。

按照台湾立法院常规,送审议案若搁置超过若干时间不审,就会自动跳出审议直接送交表决。就如马来西亚的国会通过的议案必需最高元首签署才能生效一般;但若元首在送呈后若干时间仍未签署则视为自动生效。

所以若说张庆忠法方式,略过应有的审议程序。是强辞夺理的说辞。

(3) “于是,台湾学生及市民以和平占领方式,抗议立委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地破坏程序公义和议会民主。

真的是如此吗?是谁破坏了“程序公义和议会民主”,是谁破坏了 “和平”?看看下面的照片,你自己说吧!41个团体的负责人对服质协议不明白?那这些公开的网络照片你怎么说,你们是瞎了?还是像我们的部长、政客一样选择性看不见,不认同,不知道?

还是你们和这些学生一样的野,常常怀有发泄不满的情绪?












所以,由于对以上的无知,所以有了以下不实的指控。

(4) “令人遗憾的是,马政府不但没有正面响应问题核心,还抹黑行动参与者、拒绝对话,甚至在3月24日凌晨,采取暴力清场,导致学生被打伤至头破血流、中立的医护人员被打伤,过程中多人受伤送院。”

是谁不面对核心问题?是谁抺黑谁?是谁采先采取暴力?法律允许谁破坏公物?抗议还是阻碍国家行政?对于蛮不讲理,破坏公务,侵占公物,防碍公务的人,不应用武力解除吗?那要用什么?请巫师来?

这41个团体知不知道以上这些事实呢?若是不知道,就胡乱批评,胡乱支持,这说明了什么呢?你自己回答吧!若你已知道而不承认,那你是强辞夺理,霸道。

这41个团体应该彻回这样的聲明,并向全马青年、学生道歉。别再丢马来西亚民主运动及青年、学生的脸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