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星期二

人反我也反这似乎是当今世界的朝流。从阿拉伯之春,到占领华尔街,香港的占中到泰国的黄色抗争、到最近台湾学生攻占立法院(国会)。直看得眼花了乱,摇头叹息。

而结果这些地方的人民,社会从这些运动得到了什么?而台湾最近的学生乱动,更是招来严厉的批评。不知就里的人也许会为他们鼓掌,而却不知这是一场由台独主义者民进党主导的选前操作。

所幸这潮流还没淹至马来西亚,但我要劝告马来西亚的民主人士特别是年青人及年青学生。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千万别有样学样,见到人反我也反,人家怎么反我也怎么反。下面是从一位在美国的同班同学在面书上的转贴文章。作者深入浅出的描述了台湾 “服质协议“的前因后果及台湾的现实情况。和大家分享:



孩子们,回家吧!
March 24, 2014 at 2:40pm

今早,国一的儿子问我什么是服贸?这些人为什么要反服贸?我想了想,用个他能够理解的比喻说给他听。

儿子,服贸就像是一场世界级的篮球比赛,如果加入了,你就会遇到很多来自于不同国家,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优秀球员,可是你现在又矮又小,跟他们比赛一定会输,所以就有些人说,那我们不要跟他们比,我们自己办校际杯就好了。

儿子想了想,那这不是很无聊吗?跟厉害的人打才会进步啊,现在打不赢就努力练习啊!

我摸摸儿子的头说,嗯,弟弟,这就是竞争,很现实,很辛苦,但如果你不想躲起来自己一个人玩,你就会遇到越来越多这种事,不只是打球,还有念书,包括你以后要追条件很好的女生,找很好的工作,你都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如果你不想躲,那就拚!拚了不一定会赢,但一定有机会。

我今天特意开车绕到立法院看看,很多路都因为抗争行动不通了,车窗摇下来点根烟,就听到旁边机车骑士的干谯声,「学生闲闲没事干,林背勾爱上班!」

给那些还在广场集结的孩子们,你们究竟清楚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吗?抗议?革命?如果想要革命,请你们先搞清楚革命会流血,必要时会破坏,但这些都是过程,到最后的目的是建设。请问你们想好该如何建设这个国家了吗?你们说要世代交替,但看到你们现在这种莽撞无厘头的胡闹行径,我看我们这些你们口中的权力世代,还非得活久一点,干久一点!

如果马英九给你们的回应你们不满意,你们不妨听听大叔的想法,我不打官腔,尽量用你们听得懂的话说给你们听。

首先,反服贸这件事,请你们先去了解一下服贸条款跟所谓的国际贸易是怎么一回事,并请加上台湾目前的经济产业现况思考一下。我知道你们很忙,所以大概不会花时间去看这些啰哩吧唆的长篇大论。那这样吧,翻翻你们衣服的领口,看看你们背包、鞋子、帽子上的标签,应该有超过八成是Made in China吧!还有你们现在用的手机、笔电、小平板等等,就算不是联想、华为、小米这些大陆品牌,其中许多的零组件与组装生产也都是in China。

对了,你们现在用来呼朋引伴的微信或是Line,一个是大陆腾讯出品,一个是韩资在日本的公司搞出来的。另外,现在从大陆淘宝或是京东商城进来台湾的包裹,平均每天有超过五万件,这五万件肯定不是我们这些LKK成就出来的,而多数是你们这些所谓国家未来希望的新生代追赶流行风潮下的成绩单。

除了商品跟服务外,那个每天让你们看都敏俊、千颂依、甄环的PPTV, PPS, 土豆, 搜狐这些视频软体,也都是你们现在畏如蛇蝎,万恶不赦的中国大陆产物。

此外,在场的部分同学,你的学费跟你平常用来唱歌把马子、治装打扮的零用钱,应该是你老子在水深火热的中国大陆用肝脏过滤酒精换来的人民币!

这就是台湾的现况,请问你们要反什么?反服贸?反陆资?反共产党?

务实一点,台湾现在就是没有独立生存的本事跟空间!你要反什么?

这些是现实,不争的事实,但这不是马英九造成的,也不是国民党害的,是你我为了生活、为了求生存,在自由经济供需情况下,经过长时的演变所形成的社会经济现象。

讲得直接一点,现在是我们去求人家让我们加入,在谈判桌前,我们一点讨价还价的筹码都没有。

讲到这,就顺带提一下你们的主张之一:逐条审查。

现在我们跟大陆谈服贸,先天姿态上就矮了一截,敌强我弱就是事实。呿,但你总不能要马英九在记者会上这样说吧!这事实就是你我心知肚明,你不爽,我也不爽,但能怎样?你要国格,但谁不想要,但有几斤实力说几分话才是成熟的做法!上星期美国第一夫人蜜雪儿去访北京,你以为她去干嘛!敦睦邦交?屁!我跟你赌,大概再过一阵子美国又要发债了,但发国债要有人买单啊,举目望去,不也得叫中国那些你看不顺眼的土豪暴发户多少认一点!现在网路上流传一个笑话,大家轻松一下:蜜雪儿回到美国白宫,拿出 “厚德载物” 的题词给丈夫奥巴马看,并用刚学会的汉语念给奥巴马听:“好多债务……” 老奥问媳妇是怎么回的,蜜雪儿害羞地说: “我回了个 ‘永’ 字……永远不还的永”

我们台湾人屌,但我们能有鬼佬屌!?

「照单全收」我相信不是马英九他愿意的,他这家伙也许不够聪明,但也没笨到挖个洞让自己跳,让在野党抓到一个可以借题发挥的大辫子!

你们大概还没机会上过谈判桌吧,尤其是那种强弱悬殊的谈判。这时候你怎么可能只挑自己要的?不行!对方就是一窟窿塞给你,take it or leave it?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去计算payoff,只要利大于弊,盈大于亏,鼻子摸摸,LP掐住,然后说声谢谢。

丧权辱国?也许是吧!但请你们仔细想想,现在权在哪?何丧之有!

回到这逐条审查这议题,怎样,你要马英九说实话吗?别闹了,再怎样他还是一国元首,点到为止。他真要在记者会上承认他也是逼不得已,这才是贻笑国际的丧权辱国!

这道理民进党不是不懂,但就是借题发挥,要选举了,此时不搞你更待何时!台湾这二十年来的选举花样从没新意:标签法、二分法、统独、省籍,总之只要对立操作,就一定可以拿到部分的选票。所以先把立场搞清楚,把票桩固定好,至于是非对错从来不在思考的范围内。用个最简单的例子,盖马路、拆违建,总有人受益,有人吃亏,本来国家政策该取的是利益最大值,但选举一来,政党取的是选票最大值,这时我只要一正一反,选好边,至少会有一部分的选票落袋。

然而单纯反对,又会被对手冠上个为反对而反对的不智之名,所以师出必有名,就说说故事来彰显立场的正当性。

以服贸这件事来说,故事的剧情就是:
  • 陆资入侵,台湾不保,你们这些愚蠢偏中的台湾人有朝一日都会沦为阶下囚。
  • 服贸条款基本是财团条款,保护大财团,牺牲小百姓。
这二点诉求其实很容易就能让人恐惧、愤慨,简单的达到二分的目的。

我不能说在野党这些假设全是虚构,的确,陆资大举进入台湾,对于所谓的纯正本土企业一定会有影响,但我是生意人,我的老板就是不同种类可以转换的货币,而不是哪国人。网路上最近再传一篇号称南部中小企业主的所撰写的文章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5499937.A.926.html,里面提到有天台湾企业会被陆资企业消灭,老板全换成是大陆人。若果是,那么我们也只能怨叹自己技不如人,打不赢就得认输。但这中间就有个很吊诡的观念,为什么你的亲朋好友在花旗、思科、IBM上班就是光宗耀祖,在人民银行、华为、联想上班就是欺师灭祖?

谈到这,又回到无解的民族意识跟爱国情操,我转贴一位学长(目前任职于一海外基金经理人,对于经济比我有更深的体悟)对于该文的评论如下:

「我是很难得100%同意一篇文章里的论点,这篇有90% 剩下的10%是...

在文章当中,台湾企业被吞光的大前提是我们的企业太"容易"被买了 不是指台湾企业主太没有"台湾意识",我能力有限无法讨论这么形而上又无法量化的台湾情怀,我指的是资本额、营业额太小这件事情

我不断地重复提到一个概念,台湾广植的中小企业,是福也是祸。 规模小但数量很多,保持多样性;除非遭遇系统性风险,不然一次死掉一片的机会很低;但规模小资本投资就容易不足,知识经济起飞了,各国大型企业垂直整合,研发预算坐火箭往上喷,更有甚者挟着国家资本主义兴起到处并购,除了产出新产品之外,还对旧的制程还压低成本,请问你多样性中小企业要如何因应? 目前台湾中小企业就是遭遇了这种系统性风险...政府透过工研院支持上游整合,下游哭;反之则上游叫。上下游一起?战线太长又顾此失彼…

文化多样性很好,使得台湾的捷运上除了国语外,还有闽南、客家跟英语(奇怪为什么不是游客最多的日语跟广东话?);商业多样性不是那么好,我们这个产业的"银行"客户在台湾有70几间大小银行,最大的行库的市占率就10%上下。过度竞争之下,你在台湾,一个只有重庆市面积一半大的地方,只能搞到10%的市占率,怪不得中国的四大行一来你就被收买了。

我们面临的状况就是对方部分的产业结构有垄断、有寡占的,你开放了几条大鱼跑到一个完全竞争的生态系当中,自然就不存在多样性,所有在地的企业全被吞了。

而我们真的还要坚守这个"多样性"至上的信条吗?保持现有的均衡就能够挺过所有困境吗?就算对方这次被挡下来,不来了...你70艘大小渔船怎么出海跟四艘航母竞争?年久失修,这些渔船还只能在近海捕鱼;近海渔源都枯竭了你还是会死。

公堂之上假设一下并不犯法,如果有天某中资买下了某美系银行,而某美系银行恰好在台湾市占最大,开始并吞本地中小银行,那台湾人又该如何自处?把该银行赶出去?还是从现在开始闭着眼睛想说这件事不会发生?如果会发生,那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事情?如果你天真的想说这样很好,让台湾企业家之间互相并购似乎可行,那又犯傻了...一堆中小企业的存在,虽然能活到现在的都是能够获利的,但是基本上是没有太多余裕可以去主动挑起并购战的...政府一旦介入居中协调,准备又被套上黑箱作业、利益交换的大帽,谁要做?

实在不晓得这整个结构有什么破口可以改变。但老掉牙的故事是,一百双筷子分别折一百次每支都断;但一次折一百支会断吗?」

所以你要谈爱国,要谈本土自主性,要谈台湾意识,我没意见,这是政治问题。然而把政治问题用错误的经济论述来包裹,我不认同。

再来很多人谈到大陆人来,台湾劳工会流离失所这类让人心惊的言论!我听了只想笑!切,先不谈服贸通过后大陆人能不能来台打工这件事(可以来,但门槛不低),你们知不知道现在深圳电子厂的产线作业员一个月能领多少?加上加班费大概有3000~4000RMB,而且每年春节后还招不到工。那你觉得他们会想来台湾吗?再告诉你们一件台商跟政府都不会主动说清楚讲明白的一件事:台商回流。你以为那些打包回来的台商真的是爱台湾喔?!屁,说穿了,就是资金往劳动成本、管理成本低的地区移动。简单说,台湾目前的工作环境与所得,对大陆劳工来说未必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白领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的薪资所得差人家老大一截。所以你们完全搞错状况,再不争气一点,更有可能的现象是一群台湾劳工排队在大陆工厂前面等招工,而不是大陆人来跟你抢工作。

好啦,就算是抢工作机会吧,可没人阻止你去对面开美容院、小吃店啊!你来我就去,who 怕who?那个高凌风不是也在厦门开间月营收可以100万的冰店吗?如果属实,台湾现在有多少卖冰的月营收可以到100万?坦白说,真有本事的大陆人,在内地市场就够噱了,不管是开酒店还是理容院,台湾弹丸市场,算算投资报酬率,要来他们还得三思。

我昨天不小心瞄到新闻,除了出版印刷业、一般小型服务业,又扯出了按摩业。我就讲个实际例子吧,台湾现在比较像样的按摩院,像是泰晶殿、六星级,平均价格二小时二千元台币,大陆现在一线城市良子系列的按摩院,二小时500RMB!我十多年前跑大陆时,还有那种50RMB的,现在还是回台北按好了!现在那些留在大陆的台干,这几年慢慢发现,房住不起,酒喝不起,奶包不起……有那个不觉得自己很穷的?!

我说完这些,大概已经快被戴上小红帽了。切,崖系台湾客家人,我很爱台湾,也以台湾人为荣,所以忧心。

但我们争气的企业跟小型服务业还是有,前些时日走一趟北京南锣鼓巷跟王府井大街,台湾小吃摊跟餐厅遍地开花啊!台湾人没有不行,只是有没有guts!你有俏江南,我们也有王品;你有景德镇,我们也有法蓝瓷;生意,战了才知道!

所以你们在怕啥?政客不会跟你讲实话,那是因为你害怕了他才会有选票。

孩子们,回家吧!

其实你们深层的怨念,我们理解。服贸只是一个出气口。

根本的环节还是来自于你们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目前台湾经济的萎靡。22K像是一个魔术数字,禁锢着你们内心,看着不断上涨的物价、房价,你们担忧未来何去何从?这是个大哉问,你可以问政府,但更重要的是问你自己!你想要什么?想要多少?然后你愿意干什么?能干什么?而你现在在做的事,除了爽之外,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马英九、江宜桦还是一些政治人物也许可以被你们逼下台,国会也可以解散,但结果呢?社会经济的问题绝对不是这些人引起的,他们也许有点责任,但客观来说你要一个当六年总统的人承担起积累数十年的后果,是不是也太不符合比例原则了。

孩子们,加油吧!

你不需恐惧,但须戒慎,你必须要明白竞争力是练出来、拚出来的实力,而不是比叫嚣的嗓门。你们现在的冲撞,让我们见识到你们的勇气,但世界真的不是那些政客所告诉你们的那样。你可以反马英九,可以反国民党,那年底选举不要投给他们吧!有在看我FB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还满堵烂马英九的。但我们必须就事论事,必须要有足够的智慧分辨是非,在是非之前,没有颜色。

服贸怎么过,全盘过,逐条过,都改变不了台湾必须要与世界接轨,台湾人才要与世界人才竞争的结果,我们台湾人真的不需要妄自菲薄,未战先言败。孩子们,你们要领22K或是220K,政府其实帮不了你,但你可以帮你自己;政府不会帮你找出路,但我们有脚可以走出自己的路!

孩子们,回家吧!

加油,一起。

补充资料:

●带头冲行政院的叫魏扬,清华大学社会所学生;
●带头冲立法院的叫陈为廷,清华大学社会所学生;
●占领立法院后的学生发言人叫黄郁芬,清华大学社会所学生
●陈为廷2012总统大选任民进党蔡英文杨长镇苗栗联合竞选总部青年后援会会长
●林飞帆蔡英文宜兰竞选总部青年军

●率先响应罢课的是清华大学社会所姚人多所长

姚人多教授是谁?六年前蔡英文退下公职,就是李远哲、姚人多教授拜托蔡英文出来选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落选了,那篇动人的落选演说就是姚人多写的.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