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看了最近行动党 (DAP) 开刀铡了老将郑文福的事, 不禁令我想起一件陈年往事。

当年大学毕业后在偶然的机会下进入了一间电子电器商当维修部主管。我是第一位大学资格的技术人员,公司所给的待偶也相当不错。我的职务是管理一组维修技术员(约十位)。

那个时候正值微电脑及微处理机刚刚兴起的年代。许多电器开始用微处器 (Micro processor) 来设计。尤其是商务电器如复印机、收银机、电子打字机、计算器...等等。很多技术员都无法应付。当时该公司已经累积了许多无法检修的机器,
有些甚至超过一年;只好以一对一 的方式把机器借给顾客用。部门经理天天给老板, 顾客追到脱裤。

而我负责的部门正是商务电器。我曾修学微处理机。未上大学前也是电子嗜好者。所以这份工作对我一点也不难。三个月不到我就把全部待修的机器全部清理掉。而且出现了一个公司从未出现的情况, 就是技术员可以清閒到坐下来看书,把整个工作室清理的干干淨淨。

其实也不是我技术特别好,而是技术员过去的工作方式及态度不正确。(1) 技术员学术基础不佳,对微处理的工作模式不了解,常常不知如从何处下手捉毛病, 而花了很多时间。(2) 常常只检修顾客投诉的部份,没有彻底检修。(3) 没有清理机器内部。有些电器是安装在餐舘的,受油#烟、老鼠、蟑螂大小便污染。容易造成电路板短路或漏电, 修完后没清理。因此送还顾客的电器不久又回厂。所以才导致送修电器堆积如山。

有一次, 又是清閒时刻,没有机入厂也没有外 call,就和几个技术员清理工作室。结果在一个桌子底下找到一台大型收银机,已经拆开了。我就把它抬了出来检修,没半天就修好了,然后就摆在桌上测 试。不久有个销售员进来维修室,一看那台机就叫了起来说:“哎!那不是一年前修来修去修不好的,现在好了?”。原来这台机是我的经理经手修的, 但修了很久都修不好, 就把它扔进台底,时间一久竟没人记得了。这一下子我更红了。老板还封我一个 “收银机专家” 的称号。因为我部门检修最多收银机。

然而 “人怕出名,猪怕肥”。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我的经理。他也是技术员出身, 中学学历,是个喜欢斗争的人,打打杀杀了十多年才爬到这个位子。一下子被我这个学历比他高的人出了风头,他心理是什么滋味, 大家猜也可以猜的到。但一时却无我奈何。但找我小辫子的动作从没停过,有些同事也提醒我说,我的经理是条蛇,很多人都被他整过。当时听了也没放在心上。我想即使他想整我,我又能怎样?我只是个小小主管, 资历也浅。

有一天早上一大早,我的经理还没到。另一高级位经理,是公司里第三把交椅的人物。 把我叫了过去解决一个新产品“掌上电脑”的编程问题,当时公司里只有我懂的编程。也有少数在学习中。解决了问题我就回去维修部。一进门就被我的经理叫过去, 劈头就问:

“一大早你跑去那里来!”

我说:“某经理让我过去,他的袐书不是和你说了吗?”。

他又问:“为什么你没和我讲。”

我说:“那时你还没到, 我跟谁说去?”

他又问:“你是做什么的?你跑去搞什么编程?” 越说越离谱。

我无言以对, 只好站着听训了。

当天我想越“肚懒”,就在下午时分,我就走到他房间前说:“Mr. L 我要去小便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走了。这件事一传出,顿时全公司笑翻了天。

此后,像这种不三不四的事不停发生,甚至制造谣言说我要抢他的位置。但不管他怎么做,却没能动摇我的地位。但心情的确很不愉快。当初面对这样的人实在很愤 怒,后来想想反而可怜他。低学历, 不能自我提升,在公司几乎过了大半生日子。打生打死,人近中年才得到这样的地位。用尽一切方法来保住已拥有的;虽是小人情怀,也是人之常情。然而在公来 说,公司将因为这些小人而失去许多人才,限制了公司发展的能量。

我在这间公司待了两年多,我走后这间公司也给日本人收购了。另一篇文章 “富不过三代”我们再谈。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