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马来西亚自2008年第十二届全国大选(人称 308政治大海啸)后。执政联盟“国阵”一夜之间失去长据的三分二国会议席优势。更失去五个州的执政权,其中包括贡献一大半国家经济的雪兰州莪州及槟榔屿 州。经此剧变,朝、野皆措手不及。政坛一片兵荒马乱。

在野党在大选后迅速结盟组成“人民联盟”。在四个新攫获的州组成联合政府。但是由于 经验不足, 内部协调不良,及议员素质不佳。特别是来自公正党的议员,很多都是临时上阵滥竽充数之辈。结果霹雳州一个行动党及两个公正党议员,在执政集团威逼利诱下变 节。导至执政不及一周年的民联政府被强行驱出州议会而倒台。

继而发生回、巫密谈风波,脆弱的民联结盟濒临破裂。反贪会对民联雪州议员的疯 狂调查,导至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助理赵明福离奇死于反贪会,案件至今未结。到最近公正党的退党潮。在野党联盟饱受内忧外患的打击。直叫人看的心惊胆战。所幸 民联所执政的州属特别是雪、霹及槟州的政绩备受选民称赞;虽然只是短短两年时间。在舆论的支持及内部迅速检讨整合之下,民联终于稳住了阵脚。

而 执政的国阵集团虽然以简单多数票执政, 依旧掌控军政大权及国家资源。但日子更不好过。国阵集团本来就是一个利益组合, 也就是坊间所说的朋党政治。国家经济本就因朋党政治而贪污腐败、管理不当、挥霍无度,进而导至竞争力落后、外资却步而日渐拮据。再加上两个经济大州落入反 对党手中,不能再像以前般上下其手。各成员党、派系、朋党为争夺资源而 卡位,相互倾轧,内斗不断。第一个倒霉的就前首相阿都拉,308过后不久就惨遭逼宫下台。


国阵的政治目的本就是以权谋私。失去政权就失去 一切。于是保政权高于一切。但是他们的领导人长期浸淫在腐败霸道的政治环境中, 像被宠坏了的富家子。面对308剧变却显的六神无主。以至荒不择路、饥不择食、口不择言、不择手段。

荒不择路

他们未了能面对失去选票的事实及原因。逼不及待的要重夺新回政 权。于是不择手段,以栽赃嫁祸,威逼利诱来使民联议员变节。霹雳州民联政府成了第一个牺牲品,两个公正党议员先被布局, 最后变节倒戈相向, 跟着副议长的行动党员也因内部积怨而倒戈。这次政变中央政府动用警察,官僚、皇室、司法机关。由于手法粗暴,国阵虽然强行抢得议会控制权,却也付出了惨重 代价 ﹣引发更大的民愤, 为下一届大选埋下毁灭性炸药。更成为国际笑柄。

霹雳州夺权的快感让他们对雪州及其失去州属蠢蠢欲动。接着黑手 伸向槟城,槟州第二副首长法鲁斯(Mohammad Fairus Khairuddin)被反贪会订上。本来在州议会表现欠佳的法鲁斯在内外压力下于2009年3月21日辞去副首长职。同年4月16日宣布辞去本地南区国 会议员。结果公正党派出取代法鲁斯的曼梳在5用31日的补选中以5558张多数票胜出。国阵胆怯弃选。偷鸡不着失把米。

在槟城失败后又把 黑手伸向了雪州。假反贪会之手对民联议员展开疯狂的调查, 期望能像台湾逮陈水扁般逮到民联议员贪污的痛脚。几个行政议员的助理被带到反贪会,在不准律师倍同下进行长达十数小时,疯狂的疲劳讯问。行政议员欧阳捍华 的助理赵明福以証人身份被带到反贪进行彻夜讯问,第二天被人发现在反贪会离奇堕楼身亡。原本预定当天和女友注册结婚的赵明福,从此与家人及尚在腹中未曾面 世的儿子阴阳两隔。

国阵一面暴力打击反对党, 一面为自己涂脂抹粉。搞了一个莫名其妙,只有口号没有论述的“一个大马”企图蒙骗少数民族,让人以为纳吉国阵政府将要改变种族性政策。另一方面却纵容巫统 的喉舌大肆宣染、炒作马来人至上,反对党出卖马来人利益的言论。完完全全是五十年不变的两头蛇手法。完全无视(1) 国民教育已大大提高 (2) 各族懂双语的人也增多了 (3) 世界已进入互联网时代。这种下三滥手法一下就被国人看穿。最近的乌雪补选国阵只得三分之一弱的华人选票即是最好的証明。

再 来又搞了个部门积效KPI计划, 派了两位部长级人物主事。然而未见其效, 先献其丑。给备受争议的总警长评了个113%的超标分数。招至朝野一片嘲笑。

在乌鲁雪兰补选前的国阵造势活动中又摆了个大乌龙。所设计的“重夺 雪州政权”的标志变成“停止国阵在十三届大选重夺雪州政权”。图中STOP本为 Selangor Take Over Plan 的缩写。但做成标志后文字排列变成了STOP BN Slangor Take over plan PRU13。给在野党民联检了个大便宜。

财 政部为了突显政府走向透明化。把各部门的采购合约放上网。然而却没有详细核检。很快就被人捉包。行动
国会议员潘俭伟第一时间揭发了几宗乌龙账。

  • §国防部把 一份总值64亿7000万令吉的军粮合约颁给一家本地公司, 数额 之巨近乎可购买4艘潜水艇的。(财政部官员后来承认有关数据出错,并做出纠正。)
  • §国防部把一项2750万令吉的合 约,交给一家Syarikat Visi Footwear有限公司, 以为国防部的公务员提供女装皮鞋。
  • § 贸消部在采购网上载了唯 一的合约资料。该项合约总值36亿令吉, 用来提升该部资讯及通讯工艺的保安服务。”
  • §根据财政部发出的采购指南发现, 全国所有政府机关只能向指定的数家商家购买必需品,从大至家私、床褥或枕头, 到小至皮鞋和润滑剂。
  • §只能向3家公司即 Syarikat Visi Footwear有限公 司、Pearl Crown Trading 及Maranocorp Industries有限公司购买鞋子。
  • §为乌鲁登嘉楼的Kuala Jenederis国中兴建200人的宿舍竟然耗资7792万令吉巨款 。
  • §23岁承包商半年内竟获5千万工程.
从这些上网资料他也发现,马来西亚中央政府是最大的经济消费者, 占了2009年总消费的21.7%,或 951亿令吉。 也是最大的投资者,占了2009年总投资的55.5%, 或821亿令吉。

还有 选委会一面倒的违法操作.....等等。突显了执政集团的狼狈不堪。

口不择言

这 边厢纳吉煞有介事的推销他的“一个大马”。企图淡化集团的种族色彩。那边厢他的团伙却一再口不择言为他“倒米”拆他的台。

2010年2月 2日星期二, 纳吉的特别事务官拿督纳西尔, 在马六甲推介“一 个马来西亚”精神的研讨会上, 口出狂言说华裔妇女是移民来马来西亚当妓女,而印裔则是来当乞丐的。此言一出,招至朝野狂轰。纳吉被迫出面道歉, 而纳西尔也被迫辞官。

2010 年4月7日巫统雪州署理主席诺奥玛在雪州国阵大会上,引述前马华总会长陈修信在1969年4月30日 的话, 即“马来人透过巫统, 大方的开放我国的公民权条例......” 及前国大党主席善班丹在1965年6 月1日,赞扬马来人给予印裔公民权。 而且大会只播国歌及巫统党歌, 及只邀请巫统领袖发言。参与的国阵成员马华公会领袖为此集体离席抗议。事后诺奥玛虽然作出道歉, 然而只招来华文媒体发表道歉而没其他语文媒体在场。

历 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然而巫统却选择遗忘及歪曲历史。否定了在这片国土上, 各族为抗日、抗英殖民,建国所共同付出的血和泪。突显巫统种族主义,霸道精神, 在308政治大海啸两年后依然丝亳未变。

2010年4月 12日。副首相慕尤丁表示, 内阁最近所设立的跨宗教委员会(inter-faith panel)只是“小角色”(small-fry), 并没有权力影响政策,也不是一个有法律地位的委员会。此言一出又招来各界狂轰。原有的四大宗教理事宣布不出席跨宗教委员会的会议。
.........
.........

这 些言语就如一巴掌一巴掌的括向纳吉。也很清楚的告诉大家,以巫统为首的国阵, 五十年如一日, 以操弄种族、宗教为掌政手段的本质不变也不可能变。他们根本就是民族问题及宗教问题的始作俑者。

饥不择食

人要有一定的操守, 道德,才能立业立足于社会。政治人物为领导人物, 理应更具道德。民联三党理念尽管不尽相同。但都知道要得到人民的委托就必需和巫统背道而驰,去除巫统所为人民唾弃的朋党政治。实施选贤与能、公正、廉明的 政治。

最近退党的公正党议员大都是前巫统失意党员。身上流着和巫统一样政治血液。种族宗教自大、朋党式坐地分赃的思想一分也没减少。以为 政权在握就可为所欲为,当愿望落空时就满腹怨言。思想无法跟上党的进化。这些议员表现平庸,又怀着巫统血液, 给民联执政带来不少麻烦,对公正党和民联实在是一种负资产。

然而国阵一方面不遗余力的挖掘反对党议员的痛脚、隐私,妖魔化民联。另一方面 却对变节的民联议员礼遇有加,欣喜若狂,就如饿狗抢屎般饥不择食。国阵和这些变节的议员都很蠢。变节的议员以为可以出一口鸟气,能从此飞黄腾达。却不知政 治生命就此完结。而国阵收编这些不受选民欢迎的庸碌之辈,也只能加重那“一丘之貉”的负面形像。但他们是除了政权就不顾一切的那类蠢蛋, 那管这些。

结语

民联已经站稳了阵, 但依然脆弱,有待加强。但是只要秉持正道与巫统背道而驰,仅记“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人民是会撑住你们的。

而国阵看似强大, 却已是日薄西山。陷于六神无主、荒不择路、饥不择食、口不择言的癫狂状态。蒙主宠召指日可待。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