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连日来的新闻不是马华党争就是有关SPM考试科目的争论。2009年6月17日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宣布从2010年开始,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科目最多只限10科,而属于理科宗教源流的学生,则最多可考11科 。有关考试科目的课题就争论不休。

适当的限制最低考科数目, 以保証考试的最低水平是必要的。然而限制考生最高的考取科目的,等于抑制学生的能力,也等于抑制了教育程度的提升。长远说抑制了国家的竞争力及生产力。我 在念的大学时我的学校(台湾大学)就有辅系的政策。这个辅系就是让能力强的学生能考取多一个学位。但是修辅系的学生本系成绩必需达到一个规定的水平,才能 申请。

华教人士忧心忡忡,既担心华裔考生申请不到奖学金,又担心华裔生因而不选修华文科而造成华文水平低落,影嚮了华人文化的传承。连日来华社及华教诸领袖诸公,大家都围绕在争取多考两科和争取将华文科列入奖学金评估科目上。然而大家却忽略了问题的根源, 以至陷入政治陷井,重覆一次又一又次事倍工半的争取,让马华一次又一次的邀功。

正本清源,慕尤丁这个狗屁政策是源于年年都发生的公共服局奖学金问题。历经数任首相,公共服务局奖学金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越演越烈。每年都有上千考获12、13科1A的优秀生被拒门外。反之一些考获6科1A、4科2A者,却成功被录取。

单单今年马青就收到800宗海外奖学金上诉个案。而被拒于门外的大多是华人子弟。也由于公共服务局的超级不公平及不透明做法。每年都成为朝野火并的课题。

还未走脱308政治大海啸的惊悸。又遭遇了一连串的补选失败。要应付日薄西山的民意,又放不下那巫统家族的傲慢、野蛮的遗传。慕尤丁这个乱世诸候一上任就接到这烫手山芋。六神无主的提出这狗屁不通的政策。企图为不公平的政策掩护。

华社要彻底摆脱被动的局面, 彻底的解决问题。就必需对症下药,第一要教育部长收回限考科目的政策。第二要政府履行承诺,真正以SPM成绩来遴选,发放奖学金。其实这不只是一个关乎族 群的利益,而是关乎国家兴衰的施政。这是问题的根源,为什么还要被牵着鼻子, 跟着狗屁兜兜转转呢?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