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今天(16 AUG. 2009)南洋商报A6版, 有两个大标题的新闻。第一个就是反贪会因面对庞大的压力, 有意暂停对政治人物的调查。




反贪污委员会调查主任拿督苏基里已提出建议,立即暂停查办所有涉及政治人物的贪污和金钱政治案件。

而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阿布卡欣则说:“我们要打击贪污, 然而, 若国会议员们开始对我们发出不实的攻击.....我们要如何有效执行工作。

乍看之下,反贪污委员会好像受了莫大的委曲似的。但是如果大家回顾过去所发生的种种事件。那么反贪污委员会今天所受的所谓“压力”是咎由自取。国会议员是民选的立法 者。反贪会及所有执法单位都必需依法而行。而今天,即使是在野党国会议员有很多都是法律、经济及曾是挂牌公司CEO的专业人士。反对党领袖安华更是前任副首相, 且被英、美等先进国称为最好的财政部长。他们会无的放矢吗?

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阿布卡欣说的很含糊,国会议员对反贪会发出什么不实的攻击?你说他们不对, 那么你必需証明反贪会所作是对的﹣即依法执法的。
老实说, 不只马来西亚本土人民, 连外国投资都被贪污吓坏了。如果反贪委会果真认真办案,透明办案,公正合理依法办案,那全马人民, 除了那些窃国贼,一定不分种族,当你们是偶像。那还会有人骂你们?

明察细思

“巴生港口自贸区”事件

远的不说就拿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巴生港口自贸区” 事件;如果不是执政集团的马华公会会长(也是现任交通部长) 的翁诗杰,不堪国会反对党的穷追猛打;如果不是去年308政治海啸造成马华公会的政治生命奄奄 一息,又如果不是他当上交通部长,发现在他部门管辖之下的“巴生港口自贸区”这枚不定时炸弹将会毁掉他及马华公会的政治生命。“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绝不可能浮出水面。

对于“巴生港口自贸区”事件反对党在过去数年已经向反贪污机构举报了四次,但反贪会从未采取行动。从普道永华受委讬调查这起这起事件到公布结果,
被指控者和翁诗杰展開鋒火連天的戰斗已經好幾個月了。连调查报告都做好了。但大家有看到反贪局做过些什么吗?有对公众交待过什么吗?反之雪州州务大臣卡立捐给穷人四十头牛, 反贪委员会主席就高调向传媒宣布,“掌握了雪州州务大臣卡立的贪污証据”。几十亿马币的弊案和几万元,一个是涉及执政集团成员, 一个是反对党的州务大臣。看官你心里有数了。

赵明福事件

行雪州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以証人身份到雪州反贪会录口供, 從傍晚六时左右一直讯问到凌晨三点,之后第二天中午被人发现离奇堕楼身亡。而不论反贪会或是警方都不约而同;在还未开始调查取証,就定调赵明福是自杀身亡。就连化 验, 取証人员也未从他杀等其他面的考虑来取証化验。你说他们不专业, 还是有持无恐?过去、现在的安华案件,蒙古女郎碎尸案.....。反正大家“心里明白”就是了。

其他剪报集

陈文华事件

另一位民联市议员陈文华也投诉被反贪污委员会的官员污辱、恐吓及折磨。他说: 官员指示他立正“罚站”4小时,并在这4小时内不断软硬兼施的盘诘他。此外,官员也出言侮辱他和家人,还扬言会扣捕他的妻子,更作状要殴打他。陈文华还 说:他在周三(7月15日)晚10点被带去问话,结果一问就到4点,他当时开口询问官员是否可以喝水,官员这才答应他。不过,他也只是被允许喝水,没有官员为他送上食物或干粮让他充饥。“一直到隔天早上10点,他们才给我食物。

赵明福和陈文华都是不准律师在旁, 被长时间疲劳审问的“証人”


黄传好事件

雪州行政议员助理黄传好因抗拒不明身份人士拘捕而被推倒受伤入院。据说当时反贪官员已和刘天球、黄传好及律师达成协议,前往警局备案然后才随官员至反贪办事处接受讯问。那知下楼时却出现三名身份不明人士, 要用手铐铐他。他说反贪官员先是告诉他是以証人身份受讯,却突然要逮捕他,而逮捕令上却没有说明罪状。事后当刘天球向先前五位参与会谈的反贪官员询问那三名人士的名字时, 这些官员竟也不认识他们。

一个人未被法官定罪前,依然是清白的。这是普世的基本人权。逮捕一个五十余岁的文人竟然要动用十一名官员,逮捕令上更没有说明被逮人的罪状。这叫什么.....?

以上只是最近一连串被人们形容为针对雪州民联议员的几起突出事件。


五律师被扣案

今天人权委员会开审五律师被扣” 案。这五名律师是在2009年5月7日前往十五碑警察局会见在一项集会中被捕的人时被扣留。连律师办案也被扣,执法者到底懂不懂法律? 他们控诉,警方在扣留期间作出多项违反人权行为。4名被捕的集会者在供证时,分别揭露他们被逮捕后,曾被警方以种族性言论辱骂、被警员掌掴、不被允许喝水、上厕所和咨询律师等内情


蕉赖皇冠城封路风波暴力事件

2008年5月27日青年曾俊豪与友人一行四人,驾车从皇冠城住家驾车途经封路路口,被数十名镇暴警员强行击破车窗, 拖出车外殴打至昏迷。过后还被警方控告企图谋杀罪。后来改控“鲁莽驾驶”。打了人还要告人,贼喊捉贼 , 执法者如恶霸,还要法律干吗?对这起警方暴力事件,朝野震怒,连在朝的马华公会也答应代他们状告大马警方及政府

反贪污局摇身一变成为反贪委员会, 除了权力扩大外,本质并未改变。唯一的改变就是变得像野兽一样愚蠢、凶恶、无良。像最近针对雪州民联议员疯狂的调查, 对动则千万, 数十亿马币的弊案却视若无睹。就是最好的証明。

三千警力封城

2009年8月2日马来西亚警方动用三千警力(相信不止),对吉隆坡进行封城。目的只是要阻止一项由民间非政府组织及反对党发起的反内安法令(ISA)十万人大遊行。结果造成吉
隆坡与隣近地交通严重阻塞。在当天的活动中, 警方共逮捕了589人及发射了200余枚催泪弹。

示威抗议本就是不足为奇的事,香港为了反对一条法令的定立, 有五十万人上街遊行。在台北百万人通宵示威要赶总统下台,最后不都统统平和落幕了吗?而马来西亚警方为了阻止一场只是几万人的和平示威,出尽了吃奶之力。
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出尽洋相。连维持一个和平遊行秩序的能力和胆量都没有;因此你可以理解为什么反贪委员要逮捕一个50余岁, 手无寸铁的中年人,竟要动用十一人。前阵子逮捕反对党领袖安华时还要十余辆警车加数十名蒙面特种部队。看官, 你说他们要捉几个持械刧匪会不会用上坦克呢?

难怪连最高领导的首相夫人也公开说:马来西亚的犯罪率已上升了90﹪。

如果执法人员如反对党资深议员林吉祥所说,像流氓一样,不尊重法律人权,不能令大众心服口服的查案, 不能透明的辧案, 只沦为政治老板的工具。那实在看不出反贪会的存在有何意义?各种口号和辩辞只是一堆成为国际笑话的废话。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