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1日星期五

乳臭民主

[ 怪味民主(1) ] [ 怪味民主(3) ]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是1848年匈牙利革命诗人裴多菲·山多尔(Petőfi Sándor),所说的话。这句话后来成了革命青年的流行语。



现在的人讲求民主、自由已到了无孔不入,不顾一切的境地。就连乳臭未干的小儿也要讲民主。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午夜一点左右,我正准备上床休息时突然接到“情报”:有学生去“浦夜店”。我于是马上开车赶到宿舍。一到宿舍就把所有住宿学生的手机全没收了。然后拨电给正在夜店玩的学生,编了个十万火急故事把他们给骗了回来。

半小时后两个家伙回来了。我也没骂他们, 只是问他们这么夜了到那儿去了?。其中一个知道自己错了, 急得快哭了。而另一个却老羞成怒的大声说:“我没人权、没自由吗?要我整天就锁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吗?”我一听气结了,半响说不出话来。他说的没错。他有自由去做任何事,吃、喝、嫖、赌、作奸犯科。我又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我有权管个屁!我于是说:“好了, 三更半夜别打搅别人休息,有话明天再说”。把手机还给其他学生然后就回家了。做老师做的这么“落”, 真他妈的前世不修!

这个学生说的没错, 而且都到了大专年龄了, 能管他什么?只是万一他出了什么问题;殴斗受伤、犯法被捉。当老师的及学院负责人准是第一个被抨击。另一方面, 学生离乡背景不远千里而来,受家长所讬付, 我又能不管吗?有人说“独中的校长不是人干的”。我说“现在的教师都不是人干的”。学生要人权, 家长要人权。一些老粗的还到学校揍老师。老师也要人权, 老师要有教人的权力!

还有一个故事。有一年有一批人来报名,其中有一个女生就说:“你不要骂我啊, 我不喜欢给人骂的。”结果开课那一天就给我骂了。那是因为她迟到, 而且迟到了整半个多小时。那个课是为了迁就他们其他科目的上课时间而特别安排给他们的。上课时间也是他们自己选的。为了她一个人让几十个人白白浪费了半小时,而她竟连道歉一听都没有,竟然大发脾气说要退学, 退费。我听了当场就把钱退回给她让她走了。

这位小姑娘也不知那里听来说我很会骂人。但她并不知道有两种人我是不骂的。第一种是很守规举,把交待的东西做好。就种学生疼都来不及那还会骂他。第二种是常常犯规, 缺课, 娄劝不听的、骂也改不了的。这种人骂了也白费气力, 骂他干嘛。我骂你是因为你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劝告了很多次还不能纠正才骂你。骂人是要动肝气的,肝火一起那晚准失眠,你还以为骂人很过瘾?她也还不知道许多在吉隆坡及飞象过河到香港、新加坡、上海发展的设计师、老板、主任都是给我这样骂上去的。妳要人权、自由, 不要人管,那就祝妳好运吧。

另一个学生更妙。他来报名时就对我說,他不要这个, 不要那个。他尤其不喜欢听历史的东西。我就对他说:“对不起, 我这里是教课程的,不是卖杂饭的,你到别处去吧”。你看连学习都要像上DIY店一样。要“自由”拼凑自己喜欢的。看来办学院就得像开杂货店,卖杂饭。要什么给什么,顾客至上, 以付合当今自由民主的潮流。这样才能生意兴隆,学子云来。

你说呢?!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