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0日星期四

不久前重新练吹笛子。吹了不久发现除笛音外还有另一个声音。细听之下才发觉原来是口腔内颊肌肉的振动。原来肌肉退化了。不是人老化而是久没讲话,口腔肌肉退化了。以前上课时每天要讲六小时的课。现在一天24小时讲不到十句。和哑巴差不多。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生平不爱说话,特别是说些无聊浪费时间的话,当然和人争辩更是少之又少,能引我争辩的人还是我看的起人才和你辩。以前上课我一讲可讲几个小时,但下课后也很少讲话。不过讲话耗元气,还是少说话养真气,少病长命些。

在佛门中有些行者觉悟后就实行禁语。当一个研究佛学者悟道后,就会发觉他平所感知的和实际有很大的差别。因此发言会变的慬慎。不遇合适的对像绝不对其说法。对问的人也不会随便回答。

相反的很多人读了几本佛书就开坛说法。舌灿莲花,大乘、小乘经典乱扯一通,尽显学富五车本色。吸引一大串粉向他叩头顶礼外,实在看不出对修行者有什么好处。

这就真如俗语所说:“满桶水不响,半桶水冬冬响”。

台湾已过世的广钦老和尚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行禁语,特别是越到晚年越少说话。我见过他两次。第一次见他,他远远见到我们就站起来来向着我们笑。论到我向他求开示时,他一言不语,只用他的手指在我额头上比划了一阵子,最后用剑指大力的点在我的额头上。



大四那年的寒假,我就是在广钦老和尚当年悟道的山洞“日月洞”里开始拜法华经。那时山洞由他的徒孙道一法师管理,是经由同仁堂第十三代传人乐居士介绍而认识的。一部法华经有六万九千三百八十四字,念一个字拜一次,总共花了四个月直到我毕业回马才拜完。

广钦老和尚行禁语,但并非完全不说话。如果有必要他还是会开口指点的。有一次有几位大学教授在他的一位信徒接引下向老和尚请示前程。有一位教授就问说,他要去外国就职,不知成不成。老和尚说时机还没到。果然,这教授虽然和所申请的美国大学的教务主任见过面,并请他等候消息。但那教务主任回国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而另一位农科教授则向老和尚诉说由于教书待遇低,家里人口多因此生活压力大,问老和尚有没有办法可以帮他。老和尚听了就叫他到外国去工作,待遇好就能改善生活。这位教授听了半信半疑,因为他从没想过要去外国工作。

这位教授回去后就翻阅国外杂志,看到了加拿大某农业机构征聘技术员。他心血来潮马上写信去应征。结果出乎意料之外的,加拿大方面很快的把他的聘书及全家人的机票寄来。

所以开悟了的佛学者就有这能力。但他所看到的真相却未必是平常人所能看到的。比如第一位教授一心想出国,而且现实的情形也显示他能出国,但最后结果他去不成。而第二位教授没想出国,却因老和尚的指点而得到一份待遇优渥的工作,改善了生活。而如果这两位教授都不相信老和尚所说,后果会如何呢?第一位教授可能会能伤心,很难遇或看不开。而第二位教授可能继续生活在困苦中。

这就是为什么得道的高人你很难遇见,即使遇见和你不当机 (说你不明白,教你不听从)那也是枉然。所以他们干脆不说话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